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2015-11-14 10:30:05 1477229

消失中的森林(树木篇):泥石流揭伐木问题被漠视.大马森林消失量冠全球

全国
广告



加叻大道的泥石流意外,使到非法伐木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工程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指出,由于有树桐被洪水冲入大道,相信森林深处有伐木活动。另一方面,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却否认该处有伐木活动。这场意外冲下来的泥泞,清理数天后路段即可恢复通车。然而在一些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砍伐却是夜以继日的进行着,政府要花多长的时间,才愿意正视不断消失的森林呢?美调查报告:短短12年马失掉一个丹麦国森林2013年,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研究员与谷歌、美国航空航天局、伍兹霍尔研究中心和美国地质调查局等发布一项调查指出,在2000至2012年间,马来西亚的森林损失面积冠全世界。在这段期间,马来西亚森林消失的面积达4万7千278平方公里,这块面积比丹麦国土(4万3千零94平方公里)还要大,而其中2万5千978平方公里充作为橡胶、油棕种植园及其他农作物种植地。大肆开垦森林快速消失我国的森林以惊人的速度消失,这主要是土地用途变化的结果,永久森林保留区或非永久森林被大肆开垦,改作为种植与农业用地,造成森林面积因而相对减少了。森林面积减少,土地无天然遮屏,抵御自然风险的能力大大减低,造成泥石流、土崩、水土流失及山洪爆发等。资源管理谘询公司技术总监林泽伟受访时指出,全马到处都在砍伐森林,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的,这也导致目前全国只剩下少过50%的天然森林;而在西马半岛,只有少过40%的天然森林。丹森林被侵蚀改种橡胶他表示,森林砍伐的主要原因是棕油和橡胶种植园等对土地的需求。林泽伟举例一些地方如布城,已经完全没有森林了。他说,即使是吉兰丹,这个原本拥有60%森林的州属,森林地也一点点被侵蚀,转变为橡胶种植地。“除了非永久森林保留区被开垦为农作地,丹州政府甚至允许以橡胶种植来取代森林保留区。这是令人感到担忧的。”他提到,这也是目前我国大部份州政府管理森林的模式,允许砍伐自然森林,并以种植橡胶园来取而代之。“这不是森林永续的方式。一旦森林被破坏,一些树木如柳安木、橡果木、菠萝格木及拉敏木等,也有被砍完的一天。专家:州政府获赋权森林局没权管伐木林泽伟拥有森林学的学士与硕士学位,目前在诺丁汉大学大马分校修博士学位。他的研究项目包括整个马来亚半岛、沙巴和砂拉越的森林,另外也有参与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的一些森林研究项目,主要的研究范围是红树林,泥炭沼泽地和高原森林。他说,在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之下,州政府被赋予管理森林的责任;而西马半岛森林局只是负责协调和研究。这也意味着,西马半岛森林局不能干预州政府决定开发森林的决定。当州政府为了发展牺牲森林,森林局却无法插手,这使得保育森林的工作相当艰难,也陷入了该管的不管,要管的管不着的两难。他说,大量砍伐森林会造成森林的植物和动物的品种多元性逐渐减少、水土流失导致水源污染及洪水泛滥以及气候变化。中央森林脊柱胎死腹中林泽伟提及,我国确实有一些不错的保育森林计划,比如说由全国物理计划(Rancangan FizikalNegara)在2012年提出的“中央森林脊柱计划”。中央森林脊柱计划(Central Forest Spine)是把半岛受破坏的原始森林再复合,创建整体一贯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这项计划能不只是保护野生动物,创建生物多样化,更重要的是,树木能制造人类所需的氧气,同时吸收二氧化碳,减少温室效应,并提供人们干净水源。这是跨州属的计划,而森林土地是州政府的权限,许多州政府不愿牺牲发展计划,继续开发森林土地,为此这项计划胎死腹中。州政府批地森林局代罪过去当金马仑及吉兰丹发生严重水患时,都会归咎于周边地区的非法伐木活动。大马半岛森林局总监拿督斯里阿都拉曼举例说,地方规划是县长的职责,当金马仑过度开发成为种植地,发生严重水患时,往往矛头都指向森林局管理不当。非法开垦地属州政府他说,金马仑发生水患是非法开发耕种地,而这些地是属于州政府的,那么该问的是谁批准土地开发?阿都拉曼指出,很多人不理解森林局的职责,往往只要事发(伐木、乱葬岗)地点在森林,就把责任推给森林局,认为他们没有尽到责任。在1984年国家森林法下,永久森林保留地是由森林局管理;另一类则是非永久森林保留地(私人土地及政府森林地),则不受森林局管理。他进一步说明,联邦宪法赋予州政府森林和土地的拥有权,因此州政府有权发展和管理他们的土地和森林。他指出,森林局的职责仅是提供技术顾问、训练森林巡逻员、管理森林资源及森林展览。“如果州政府决定开发非永久森林保留区作为商业发展或规划农作地等,森林局是无法阻止他们的。”拟用无人机监测伐木森林局总监阿都拉曼披露,在西马半岛的永久森林保留地如玻璃市、槟城、马六甲和吉隆坡都没有涉及伐木活动,其他州属如柔佛、森美兰、吉兰丹、彭亨、登嘉楼、吉打及雪兰莪则有在永久森林保留区砍伐。多州仍有伐木活动“不管是否永久森林保留区都可以砍伐,分别在于永久森林保留区是选择性砍伐,只可以砍足龄的树木;而非永久森林保留区则可以砍光树木,作为开辟道路、园丘和学校。阿都拉曼指出,偷盗树木一般是在非永久森林保护区,一些有申请执照,一些则是非法砍伐,这些有组织性的盗木者不怕被罚款,因为树桐有价,所以他们故态复萌,继续冒险盗木。他说,现有的巡逻靠人力,森林巡察员的配备十分简单,这对监管广阔的森林而言,是相对困难的。他披露,目前该局已提呈建议,以购买无人飞机监测森林活动,同时拍下不法之徒在森林干下的行为,包括盗木、盗猎、破坏及盖房子等。边界森林区归军警管阿都拉曼指出,吉打、玻璃市、霹雳、吉兰丹和柔佛都有永久森林保留区位于国家边界。这些边界地带虽是永久森林保留区,但却是处于国家安全地带,由警察或军人来管治。他举例,像北部发生的乱葬岗事件,森林局的巡逻员不能进入禁区,若要进去禁区,必须得到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允许。森林局没枪械难管边界阿都拉曼说,不管是人口贩卖或动物走私都是集团性操纵,森林局官员只有一把刀自卫,对方却可能拥有枪械。森林局可以增加官员管理边界森林,但是他们没有给配备如何去管理边界?“有人滥用森林充作为临时安顿偷渡客的帐篷,关键在于政府必须划分界线,现在从吉打黑木山至勿洞或是哥乐,只是一望无际的荒野,而不是像马新边界那样分清界线。他建议在边界森林建围墙,划分国界。无论如何,此举也间接影响动物的生态,因为它阻碍了动物的活动范围。若有心利用森林偷溜进来,纵有一道墙,也可以翻越,又或是钻地道,防不胜防。
作者 : admin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5-11-14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