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2016-05-25 11:24:50 1532390

禽畜水产吃得安心·靠业者守法政府监管

全国
广告



抗生素在养殖业中被称为“生长促进剂”,在美国,估计有近70%的抗生素是用在养殖业。

在我国,马大研究显示,红树林河口有34%大肠杆菌是“多重抗药性细菌”并指出是由於农村排放物丶缺乏完善排水系统丶水产养殖和上游农场所制造的细菌和抗生素所导致。

我国养殖业在使用抗生素上,是否受到有效管制?食用肉类中,是否存在抗生素药物残留丶抗药性细菌转移到人体的食安问题?我们是否应效仿欧盟国家,禁止食品动物使用抗生素?

黄俊仪:抗生素饲料须注册
“使用参照美国标准”

马来西亚禽畜业联合总会会长黄俊仪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指出,农业部和卫生局已於去年7月注册所有可用於畜牧业(饲料丶水丶注射)的抗生素。

饲料中用作成长促进剂的抗生素,都是参照美国等先进国的标准。而根据相关标准只有“传统抗生素”获准使用,而非用人类以对付耐药性细菌的“新型抗生素”。此外所有饲料厂也需遵循2009年饲料法令向农业局注册,并申报成份。

“但若农场中的禽畜生病,需经兽医解剖并提呈报告,证明该批禽畜需使用特殊饲料,才可向饲料供应商购买含受注册抗生素的药用饲料。

这些饲料除了申报成份,包装上还注明是`药用饲料’。”

他指出,药用饲料中添加的抗生素,也是受管制的“传统抗生素”,因此可避免滥用抗生素和“超级细菌”的问题。

“行内的业者也遵守宰杀7天前就停药的行规,以确保肉类不会有药物残留。每个屠宰场,每天都有两名兽医局官员对肉类抽样检查,在这样的管理制度下,业者都会为了避免肉类残留药物,而严格遵守停药行规。”

他也透露国内有超过10家大型屠宰场,一些大型农场有自己的屠宰场,其他的则将禽畜送到大型屠宰场进行处理,无论如何屠宰场都需注册,受兽医局官员监管。

肉蛋类药物使用受管制
违禁超标少於0.2%

黄俊仪说,根据记录,10年来卫生部和农业局对4万多个肉类和蛋类进行抽样检验,少於0.2%样本的违禁成份超标,显示我国肉类丶蛋类的药物使用安全丶受管制。

他坦言,饲料法令落实前,农场确实大量使用抗生素,而在饲料法令於2010年正式落实後,畜牧业者也确实曾面对问题,少了抗生素禽畜容易生病的困局,然而业者在这样的冲击下,改变了农场管理方式,如提升农场卫生丶在幼禽送抵时,马上让兽医进行解剖,若发现细菌马上杀菌等,以确保其後续成长的健康。

落实饲料法一大跃进

“饲料法令的落实对我国禽畜业是一大跃进,全面改变了农场管理方式,除了提升环境卫生,也降低了成本,不需要像过去那样购买大批含抗生素的饲料。”

虽然国内外皆有舆论,怀疑人类食用被喂食抗生素的禽畜,导致“超级细菌”的产生并转移到人体。但黄俊仪说,这说法并未被证实,也没有任何个案证实是由食用肉类所造成。

“当禽畜病发到第二丶第三期,就需用更多丶更强的抗生素才有效。

这让人质疑,是否该盲目追求所谓的`零抗生素’。因为实践中的`零抗生素’并非所想像般完全不用抗生素,而只是不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但禽畜若生病,依然用抗生素治疗。”

对此,兽医局总监拿督卡玛鲁丁较早前也回应说,动物和人类一样会生病,因此也需要抗生素来复原。惟他强调,当局会监督养殖业者正确使用抗生素,以确保市场流通的肉类安全食用。

“抗生素必须用之有道,以家禽为例,推出市场前一周,业者并不会使用抗生素。而兽医局也会检查鸡只是否有残留抗生素。”

郑亚吉:畜牧业者关注成本
“抗生素用量拿捏精准”

大马兽医协会副主席兼大马动物保健商总会秘书长拿督郑亚吉兽医指出,基因改造的结果造成物种的免疫力丶抵抗力变得相对脆弱。

“再加上鸡只生活在密集空间,肯定有细菌,因此需要一定分量丶微量的抗生素来维持小鸡的健康,而这受管制分量的抗生素被称为`成长促进剂’预防生病。”

他说,民众不用担心畜牧业会发生抗生素使用过量的问题,因为除了食品法令丶饲料法令,和兽医局的检验外,业者其实对成本更是拿捏得“斤斤计较”。

“在畜牧业,每一个分量的多於和浪费,都严重影响成本,因为养鸡是成千上万只在养,浪费在一只鸡身上多馀的成本,代表同时也浪费在成千上万只鸡身上,所以业者对於饲料的成份拿捏非常精准,由专业人员把关,避免多馀的营养或抗生素。”

大型农场都有化验室,进行细菌对抗生素的敏感度测试,若细菌对某抗生素有抗药性,就必须向兽医局报告,并且换另一种抗生素才让鸡只使用。

不会引发超级细菌

记者询及,转换不同抗生素,会不会训练鸡只体内的细菌成为超级细菌?

他说,食用动物和人类不同,人类一般上活几十年,才会在经年累月,重复错误使用抗生素下,可能产生对多种抗生素有抗药性的“多重抗药菌”。

“食用动物尤其是鸡的寿命才一个月多,细菌根本没有机会跟着一起成长。”

他说,饲料法令的管制下,抗生素受到严格把关,另外药商在售卖抗生素和各种动物所需的营养保健品时,都会记录买家丶购买分量等,以确保万一出现问题,能找到问题的来源,进行责任追究,这对消费者来说都是层层把关和保障,可放心食用国内的肉类。

他说,即便在饲料法令下允许使用抗生素,但并不代表所有农场都喂食添加了抗生素的饲料,这取决於农场业者对不同批次小鸡素质的信心。若有把握,对成本拿捏准确的业者,一般不选择含抗生素的饲料。

美验出含违禁抗生素
含药虾类非产自马

今年4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检验出大马半岛出口的虾含违禁抗生素成份,同时美国也将西马生产的虾列入“进口警戒”名单。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生产的水产亮起药物残留红灯?食用者的健康是否也备受威胁?

从事水产养殖业30年,不愿具名的业者向星洲日报指出,被FDA检验出有抗生素药物残留的虾,并非真正产自马来西亚。

“大马有很多不法业者,从国外转运虾,将中国丶越南等国生产的虾,挂上“马来西亚原产国”的标志,再转卖给美国。”

“美国没有对大马徵收反倾销税,但若从中国等国出口虾到美国,买家需缴交16%反倾销税给政府,因此只要获得大马原产国的标注,就能享有免反倾销税优惠。”

他揭露,2014年我国外销到美国的冷冻虾超过2万吨,但其中95%都是“外国虾”,而非真正产自大马。出口到美国的虾总量中,由我国虾农自己养的虾,不到500吨。

“原产国证书”容易取得

他指出,问题症结在於大马业者太容易取得“原产国证书”,导致不法商人有机会走漏洞牟取暴利。

“目前各商会等好几十个单位,都能发出原产国证书,其实只有透过贸销部严格管制`原产国证书’的发出,才能根本上解决鱼目混珠的问题。”

他认为,站在确保外销产品品质的立场上,这些外销的鱼虾都需经卫生部和渔业部检验,但遗憾的是,经过马来西亚获得原产地证书,再转运出口到美国的虾,都没有受检。连累了真正的“大马虾”受无妄之灾。

“更严重的是,一些虾根本就没进入我国,就直接取得`马来西亚原产国证书’转运到美国。”

他说,大马水产养殖业者其实多年前,就大量减少使用抗生素,甚至大部份都已没有使用抗生素,而以益生菌(probiotic)丶提高水质丶池塘的土质等方式,确保水产健康。

当局定时检验饲料厂

基於饲料法令,渔业部旗下的生物安全组也会定时检验饲料厂,因此国内生产的饲料都没有添加抗生素。无论如何,我国还是有从国外进口部份饲料,政府有否检验饲料成份就不得而知。

他指出,我国大量出口鱼虾到新加坡,其中所生产的三分一虾都出口到该国,因此新加坡农粮兽医局(AVA)也长期对进口鱼虾进行检验与把关。

“有了这样一层额外把关,大家大可放心食用本地生产的水产。”

作者 : jylew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独家报道:张德兰·2016.05.25 2016-05-25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