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7-10-16 11:13:27 1691942

张立德‧放行教育飞翔的因子

骑驴看本
广告

教育部明年起严厉执行小学作业簿使用指南通令,以确保小学生不会被过多的作业簿压垮,拯救小学生窒息於繁重的课业,更让小学生肩上的大书包,另加手挽的额外袋子得以卸下。

这项消息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小学生当然是最大的受惠者,毕竟他们才是这个大人们扭曲心态所导致的弊端的最大受害者。

部份父母担心小孩输在起跑点,部份学校注重校誉多於学生福利,部份校长和商人被金钱利益熏蒙了眼,导致孩子们的快乐被埋葬了。

一纸通令到底最後会不会从此奏效,还孩子们快乐学习,目前还是未知数。过去的经验告诉我,教育部须严加监督把关。

我尽管支持作业簿减量至最低,让孩子只需拎着轻巧书包上学,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国的教育制度完全为孩子着想,尤其是华小。孩子们可以想像的教育方法还能够往更高的天空飞翔。

我们把书包重量变轻,删减了作业数量,孩子步伐看似比过往轻盈,唯升学主义,文凭至上的心态还是强大地扯住孩子飞翔的动力。

现在为小学生父母者的世代已经来到80後的千禧年世代,他们在成长过程所经历的会不会影响他们的教育观,从而更巨大的解放革新教育,促使教育制度出现重大改变?

他们会乐见於孩子的书包轻了,作业比他们少吗?还是因为本身的经历而始终无法放心?千禧年世代被视为有能力影响世界,推动改变的一个世代,他们曾经是书包重量和作业数量的受害者,他们愿意当年的老路一如既往地让孩子们继续踩在脚下,步履蹒跚?

我家里有个小二生,同侪父母中从60後横跨至70後再到80後,我希望藉着彼此在教育观念和学习经历上的思维碰撞,可以成为推动教育更全面改革的动力。世代间的对话,不会是对峙,而会是更有效的沟通和理解。

我们要梳理的问题是,作业簿减少但孩子还困在传统教育的牢笼里,考试的厮杀过程仍巨。

我们都曾经历过,父母关心的是“今天课业够吗?”“作业簿是必须的配备”,至於孩子该如何面对未来真实世界,则是以後自然会掌握的“技能”。我比较幸运,当年的老师不仅教会我很多知识,也愿意在教授课本之馀,关心我的情感和意志。今天或许我自己情感智商还未达标,但至少我了解我孩子有同样的需要。

作业簿重覆地做,只会训练作答技巧,减少了作业簿,跳不出传统思维的老师家长,还是有办法“重施故伎”。我们的孩子需要学习更多如何去面对这个将来有更多AI(人工智能)的世界,去适应数码经济的发展进程。知识固然重要,但绝对不能满足於课本上的知识。而知识以外,面对未来或者已经在行进中的科技世界,人们需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丶自制能力丶去探索的好奇心丶认真对待所有事物丶有勇气面对各种挑战,以及自信。

最近发生在校园的一些政治化戏码,恰恰反映出国内一些人的思维有多麽迂腐。他们不了解求学是在学习如何与不同时空的人类经验产生内在连结,这方面的学习,不再是靠意识形态的灌注和思想强制,而是通过各种自然和舒服的互动,创意的发挥而得来。强迫式和教条式的思想指导,是不会让学生习得如何反观自己和了解自己,对社会国家认知能产生更强意识,进而成为一个良好公民。

有学者指出,教育的目的在於免除人的恐惧。

人愈了解世界,愈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愈能免於恐惧。这是印度哲人克里斯慕那所说的,他对教育的要求是,对真实世界的整体性知识,以及个人独一无二的体验。面对我们社会不断发生的各种“超乎人想像”的荒谬事,政客和特定人士不断冲撞体制和社会底线,如果我们的小孩无法及早有能力学习去应对,又该如何促使国家变得更好?

我们追求改革,寻求转变,无论是个人丶家庭丶学校还是社会,都必须有新的思维,以契合科技时代的瞬息万变,而要在充满想像的新时代中适者生存,人需要更善於思考,心地要变得柔软,人与人之间要互相欣赏,鼓励多元与平衡,共创共荣,让社会得以永续发展。作业簿递减,书包减重,但愿能成为放行教育飞翔的因子。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骑驴看本‧作者:张立德‧《星洲日报》主笔·2017.10.16 2017-10-16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