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7-11-20 10:53:13 1702949

张立德‧教育观念需改变

骑驴看本
广告

上周,有两则教育政策新闻吸引了我,一是高中学徒计划(PIMA),二是明年推行“欧洲语言学习丶教学及评估共同参考架构”(CEFR)。

目前在试验阶段的PIMA,据悉得到家长的正面回馈,效果不错,教育部长宣布将扩大至全国约300所中学。这项计划让中四及中五学生可以选择到校外企业当学徒,学一门手艺。

这让我想起德国的双轨技职教育(Dual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ET),这制度世界各地都在竞相取经模仿。

德国双轨制让学生有七成的时间在企业中学习丶三成的时间回学校上课,以让学生能同时学习到实务与理论,尽可能“学用合一”。参与PIMA的学生是两天在校上课,3天在企业接受培训,概念基本上是类似的。

须知德国学生在小学4年级就分流了,不似我们是上中学才分流。但是分流得早的德国学生还是被允许随时转换跑道,一切视学生本身的志向和职业生涯安排。所以德国学生有大部份即使准备升大学,还是会选择先去当学徒。当学徒,就是为将来的职涯打下扎实的实务基础。因为德国企业喜爱聘用有学徒经验的员工。技职出身但收入绝对不比大学生低。而且许多专才和大企业领导都是技职出身,当过学徒。德国有工业强国的美誉,靠的就是技职教育打下的基础。

我国社会对技职教育的认可和重视近年来已经大有改进,但是据悉公立技职教育机构的各族学生比例依然失衡,非土着比例极为低下,这可能与教育部的宣传和推广工作做得不足有关。

PIMA是很好的计划,但我觉得即使教育部有志将之扩大,观念却还是停留在技职教育是适合於改造成绩不好丶有纪律问题的学生,因为计划的其中一个目标是减少对学习没有兴趣的学生的纪律问题。我认为这窄化了技职教育,其实不一定是成绩不好丶有纪律问题的学生才应该被安排去学手艺。

看看德国的情况就明白了,该国双轨制技职教育培养出许多“学用合一”的技职人才,成为推动经济的最大动力。我们是时候改变了!

至於CEFR,我觉得可惜的是,家里的小朋友明年上小三了,未能赶上这班列车。我支持CEFR不是因为教育部决定引进国外课本,而是课程将着重完善学生的沟通能力,同时培养接受性和生产性技能,即英语的读说写听技能,并进阶到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记忆力和语言技能。这是我一直希望学生从小就能接受的英语课,不似现在的华小英文课,课纲偏向简单化,教学方法保守。

基於政府学校的英语课程不到位,许多家长都送孩子到语言中心去,或者到补习中心恶补。然而,市面上雨後春笋的语言中心未必就是最适合的磨练英语场所,至於补习也只是为了考好成绩,不一定能帮助加强英语能力。

为了提升国人英语水平,政府不断尝试推行最适合的政策方案,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推行过程往往面临很多阻力,政策转弯的次数让人沮丧,太多孩子成为白老鼠。这一次教育部再次信心满满,我身为家长也乐见其成。然而,我还是看到过去鬼魅环伺,就是教育部在谈及CEFR时,还是在强调评估方式丶进口课本优於本地课本等等,这些固然重要,但提升英语水平的最大关键在於运用。

根据有经验的家长和教师的分享,CEFR对於那些有机会多运用英语的学生是有效的,然而那些平时缺少机会说英语,运用英文的学生来说,恐怕效果不会很好。有语言教育学者认为,如果将高水平教科书引入,让较低水平的学生使用,学习和教学目标之间不匹配的可能性就会更大。这对於激发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会带来反效果。

CEFR的课程尽管要求学生在课堂上要多使用英语,这是重大改变,但是英语节数有多少?学生在校外丶家里和其他场合有使用英语的机会吗?或者有意愿多说丶多应用英语吗?

挽回英语水平的美好年代,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观念上的改变尤甚。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骑驴看本‧作者:张立德‧《星洲日报》主笔·2017.11.20 2017-11-20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