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1-28 11:30:03 2004839

张立德‧广开言路

骑驴看本
广告

读者相信对达祖丁教授(Prof Tajuddin Rasdi)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之前写的一篇《统考如何危害国家建设?》很多读者都有所共鸣。教授这篇文章原本是刊登在一家英文网媒,经过《星洲日报》转载后,原文和译文都受到热捧,华文报读者开始注意到教授的文章。


他的文章能够引起华文报读者共鸣是因为他的观点不是单纯以马来人的角度出发,他会考虑到华社的感受,会从华社的角度探讨各种国家课题。这与他曾经在国民型华文中学念书有关。他是在《在华裔之间生活的马来男孩》的文章中分享他在霹雳太平华联华中的求学生涯,同样受到读者的关注与共鸣。


星洲日报向来秉持言论多元化的原则,大量拨出版面刊登大马社会不同社群的看法。在多元社会,中文报不能只刊登华文评论,必须让马来社会、华社英语圈和其他社群的声音让中文报读者听到。同样的,中文评论稿也会翻译成国英文传达给非中文报读者。通过这种方式,广大的马来西亚多元社会可以互相交流和了解。


达祖丁是今年最新加入星洲日报评论作者阵容的马来作者。记得我联络他,邀请他为《言路》版撰稿,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很高兴华文报愿意刊登他文章。


后来,我发现达祖丁写稿写的很勤快,我以为他只为一家网媒供稿,原来他也同时为一家马来报章撰稿。所有稿件他几乎都推荐给我,希望《言路》版可以翻译为中文并刊登。


就这样,我时常在清晨时分收到教授的WhatsApp,分享他的文章,并叮嘱我希望能翻译并刊登。有时我看到他分享的马来文文章是有关伊斯兰的课题,会犹疑到底适不适合华文报。也许他在电话的另一端“感受”到我的犹豫不决,他随着就会传来信息,表达他为什么认为文章有刊登的价值。


有一次,他说,非穆斯林必须知道穆斯林社会正在关注这个课题,了解为什么穆斯林会大量讨论有关议题,这对于非穆斯林了解穆斯林的思维和动态有所帮助。他一些相关文章是在华文报注意到他之前发表的,他说虽然时间上看似课题已经失去时效性,但还是有被星洲日报刊登的价值,例如非穆斯林必须了解伊斯兰改革运动及其后来被极端分子劫持的重要背景信息。


达祖丁不仅希望华文报读者了解开明的马来人如何看待华社的课题,例如承认统考。他同样希望华文报读者可以透过他的笔触和观点加深对穆斯林社会的了解。有一回,他说他一些观点被马来人忽视,他非常沮丧,因为部分马来人思想狭隘和持有偏见,他因此希望能够在非马来人社会激活有关课题,让想法得以透过非马来人社会重新扎根。


我读懂他的意思,一些课题虽然被种族和宗教区分开来,非马来人社会可能觉得事不关己,其实是相互有关联的,马来人不重视,持有偏见,那非马来人可以做的是,用不同的角度,理性地展开讨论,提出本身的视角。在马来西亚,每个社群都是平等的,宪法是如此阐明,所以不应该将课题用种族和宗教加以区分,每个课题影响所至的是全民,不分种族和宗教背景。有人认为一些课题,如伊斯兰的,非穆斯林无需了解和探讨,达祖丁就不这样认为。如果这个界线无法被跨越,就不可能塑造团结和谐的马来西亚。


达祖丁代表马来人/穆斯林社会向华社伸出触角,邀请大家以理性和全民思维共同讨论所有属于马来西亚的课题,华社应该以同样的思维和姿态回应。然而,回应的方式不能是网络上那种键盘高手惯用的手法,没有观点,不理性,即使是正面回应,也是缺乏条理和论据,只是一个“爽”字了得。公民社会的讨论,每个人都必须做好知识和理论的装备,提出有见地,对匡正社会风气,提升民主意识有所助益的观点。我相信这是达祖丁教授最乐于见到的回应方式。


星洲日报开放平台让所有马来西亚人表达观点,希望其他语文报章和媒体平台也能够邀请更多华裔作者写稿,所谓华裔作者,不是国大的张国祥或者利端郑。巫英报章也应该完整翻译而非仅仅摘录华文报的精彩评论,这里同时呼吁华文背景读者多主动投书巫英媒体,让他们的读者也能够接触到更多华文圈子的观点。


星洲日报/骑驴看本 ·作者:张立德‧《星洲日报》主笔·2019.01.28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19-01-28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