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艺文Show

2019-03-16 13:44:32 2023341

吴伟才‧用普普视觉演绎日本后现代社会

艺文Show
广告



2845CFL2019-03-1615527139275871563808.jpg

田名网敬一

要介绍田名网敬一的艺术思维并不难,但要剖析田名网敬一对普普艺术的反思心路,就有一点文化忐忑心理的复杂了。

现年83岁,硬朗得很,仍在日本艺术界享有盛誉。他的普普现代艺术,近年来让日本人又燃起一股60年代的迷幻式热情,却很少人对他幼年背景的遭遇深入挖掘。每次在他生平里提到早年,多是“日本普普艺术最早的实践者”。

是的,他比草间弥生的圆点幻觉世界更要早,他比奈良美智的可爱猫猫卡通更要早,他比村上隆的极扁平漫画更要早。

在大眼美少女樱子姑娘尚未风靡日本时,他已是60年代首批投入嬉皮文化普普艺术创作的画家。

甚至可以说,他是“出口转内销”。60年代美国嬉皮摇滚唱片封面的普普艺术许多是他的手笔,还有摇滚演出海报、环保人文海报、人权运动海报,换句话说先认定他在普普艺术上的地位,是美国人,不是日本人。

在日本,他算是“迟熟的”暮年艺术家,他的作品,从60年代就独具一格,但迟至2012年才开始有人关注他。而到了2015年他的成就才在日本被肯定。


60年代前卫普普艺术开拓者

60年代时,美国艺术圈把目光投射在日本战后一批“美式化”艺术家身上,田名网敬一就是其一,那时也跟着大野洋子那班人飞去彼岸发展。在纽约田名网敬一见识了安迪华荷、韩美顿、大卫赫尼等辈,对普普艺术将后现代文明演绎淋漓尽致的效果赞不绝口,他留在美国颇久也参与了当时的嬉皮士运动。但最后他还是回国了,就像取经后打道回府的心态,田名网敬一要用他对普普艺术的感受,来演绎日本战后那个经济从复苏到膨胀的后现代社会。

田名网敬一是真正完全消化了外国普普艺术的。不仅消化了,他还能用这个表现手法来返照自己日本的社会。日本传统建筑的塔形、经典的日本浮世绘式图案、家族徽章、古松金鱼、琳派屏风上的祥禽、日本都市里的光怪陆离,都在他的“大和式普普艺术”里脱胎换骨,自成一格。

之所以迟至2012年才有人开始重视他,也因为他创作里的普普视觉手法太到位太抢眼了,以致连他很技巧地隐藏在画作里的真正内涵容易被人忽略。

乍眼一看,不就是普普艺术吗?


关注内心的回忆与发掘

只有细心再度观察,我们才看到日本的古老大桥,看到久违的而仍留恋的昭和年代街头,看到战前日式拉洋片的纸芝居,甚至有时候,田名网敬一会用一种反思的、探索的、质疑的心情把二战时的飞机夹入创作里,人面桃花,他还没忘记悄悄收起的花瓣,流水年华,他确实是老了,但他仍没有忘记童年时桥下的流水。

他的金鱼,仍长着传统的绿色朱色鳞片,在摔角场上就如旗帜,只是四周围都是一只只操弄的手。你可以说他年事高了,对今天一些事物只能付诸无奈,但至今还能创作,仍耿耿于怀自己这份文化冲击后的忐忑,这就一个艺术家诚恳之心。

从普普艺术最风华绝代的时光里走来,83岁的田名网敬一已深切感悟到“诸色平凡”的境界,一切皆为人间光影,就算是死亡与恐惧,在他的普普创作里,今天都能化为令人目眩的鲜艳美丽。

千万别给他的鲜艳夺目一下子就摄住了,要静下来,然后一处一处慢慢去探索他那种徘徊在后现代虚浮与过往风花雪月之间的挣扎心思,那才能得到欣赏田名网敬一的乐趣。

2845CFL2019-03-1615527138742071563802.jpg

他的金鱼,仍长着传统的绿色朱色鳞片,在摔角场上就如旗帜,只是四周围都是一只只操弄的手。

2845CFL2019-03-1615527138184361563794.jpg

两种造型的塔状建筑,漂浮在沉黑陆地上,传统的瑰丽与现代的肃穆相映成趣,四周飞舞,是日本风筝上的吉祥瑞禽。

2845CFL2019-03-1615527139109761563804.jpg

现代人身,一种由后现代文明塑造出来的新人类审美造型。

2845CFL2019-03-1615527138948491563803.jpg

日本传统建筑的塔形丶经典的日本浮世绘式图案丶家族徽章丶古松海浪,自成一格。

2845CFL2019-03-1615527138453761563797.jpg

《镜中的反影》,他在给社会照镜子,传统的元素混杂在外来审美中,crash, 撞击在所难免。

作者 : 吴伟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6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