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6-16 08:00:00 2068579

黄大志.大马技术工人服务质量的提升问题

学者观点
广告


大马职场目前出现大专学术教育与技职非学术教育的严重失衡问题。国家培训了大批的大专生,但社会并不能提供足够适合他们就业的工作,造成一般大专毕业生找工作困难。因为大专生供应量大,政府机构和本地私营企业雇主付给刚毕业大学生的月薪一般只有2000到2500令吉。靠这小工资如要在吉隆坡独立生活,买了小汽车代步上下班,所剩的确难以应付日常开销。

大专生人数剧增原是社会进步发展的象征,也是社会福利提升的具体表现。上世纪70年代经济起飞以来,巫统领导的政府为快速增加马来大专生的人数,连续创办多家公立大专院校,除了广泛招收马来学生,还颁发许多奖学金让他们出国深造。到了1990年代,政府还特别为关照乡区的马来社群,设立了从“后门”进入大专的预科班。

在经济起飞过程中,华人社会凭着积极经商和勤奋努力也从中受惠。在应对公立大学录取非常少华族子弟的不公平政策方面,具有儒家传统思想的华族父母秉承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价值观,尽其所能从其他国内外大专渠道给孩子们找到升学之路。半个世纪以来,华族子弟大专毕业生人数众多,占华族人口的比例依然比马来族的比例高。在栽培孩子的教育方面,许多穷苦华族父母的个人牺牲真可写上悲壮的家庭史册,足以让那些说华人都有钱送孩子出国或进私立大学的造谣者感到愧疚!

因华族大专生比例大,前朝国阵政府为争取马来选票便更是增加资源扩收马来大专生,其结果是重量不重质,以致今天私人企业雇主普遍投诉许多毕业生货不对办。某些毕业生因觅职不顺利,而竟无的放矢,投诉因不谙中文而被雇主拒绝聘用来发泄心中不满。在我们教育部把大部分精力耗在大专生的数量上,以及年年都得回应华族子弟虽有优异成绩却不被录取的课题上,政府根本忽略了整个社会的技职教育的周详培训计划,以及聘用有多年职场经验的教师以理论配和实践方法培训学生。据一位曾在政府中学执教科技30年的朋友透露,大马现有技职教师普遍缺乏职场经验,自己都无法妥善解决职场出现的实际问题,何能有效教导学生呢?朋友还说,他在加拿大受过在职培训,导师说该国特别强调教师除了有足够学术资格,还该有5年以上职场实际经验,才能教出好学生。当然,教育部必须按职场经验年数补偿薪酬,才能吸引他们加入。

造成大马技职非学术教育和培训的疲弱,除了教育部和人力资源部的规划和落实有欠周详,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华人和马来人同样轻视技职教育。华人错误的认为“工字不出头”,把学一门手艺谋生普遍看成是社会地位低、逼不得已的选择。而马来人因有政府政策袒护却滋长了当公务员的依赖性,其结果助成大马的公务员占全国就业人数比例超高,不但支出庞大,而且人均效率偏低。

在迈向先进国的道路上,我们却很少引进高资历的技术人才,因为担心外来人才的竞争力强,对本地人就业不利。然而,另一方面却大量引进低素质外劳从事本地人不愿意干的低薪和脏累工作。根据报道,大马共有合法外劳约200万和非法外劳约400万,占2018年全国1530万总劳动力的39%,如此庞大的中低技术外劳数量,不但压抑本地工人工资上涨的空间,还让大马深深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拖延进入先进国的步伐。

中等收入陷阱的特征就是漠视提升本国技术工人的质量和生产力,而雇主偏向以廉价外劳节省开支,考虑的是低成本,对经济改型要求提高生产力和效率的迫切性不在意。再说,中小规模企业雇主也不能太重视技术含量高的工人,因为工资高了负担不起,更何况技术好的工人一般都会选择到工资较高的地区和国家,而大马是第二或第三选择地。雇主的理念一般是,外劳来了带着他们“边干边学”就行了,而且政府相关技术部门的品质验收也相对“灵活”,有问题也有办法解决。这也是不利于本国提升工程质量,加强国际竞争力。

大马当前显著的问题是,技术性工人素质普遍低下,在一些有一定技术要求的机械保养维修、建筑和装修业,大马消费人得忍受相对低质量的服务。近年来,即使聘用技术性工人的费用日渐高涨,但服务素质并没多大改善。为加强服务素质,我们应在现有技职教育的基础上,加紧提升技职学生与职场实际工作联系的技能,改善目前市场上技术工人的低素质问题。一旦技术工人的技术提高,工资待遇也会跟着提高,这样就能吸引更多本地人投入,对外劳的依赖就会降低,与此同时消费人的利益也就会获得保护。

说到这里,大马又如何具体提升本国技术工人的技术呢?降低过度依赖外劳的课题其实政府讨论有年,但总是没有彻底贯彻有效的解决方案。实际上,解决大幅度依赖外劳的根本不外乎三项法则。第一,就是促进产业升级和配合全球经济发展趋势转型,提高生产力。如果产业仍然处在低增值、劳力较密集的阶段,我们陷在中等收入陷阱的周期就更长,大规模依赖非技术外劳的时间也更长。

第二就是加紧培训本地技术工人,提高他们的技术能力和生产力。要吸引本地青年当技术工人,无非得靠三个渠道:一是在提升技术和累积工作经验之后所得到的报酬是可观的。二是社会地位的提升,这需要时间,因为人的观念转变是渐进的,而非突变的,但也不是遥不可及。三是必须给技术工人提供激励措施,通过改变目前的教育体制,为技术工人提供从非学术转入学术轨道的机会。德国的模式显示,只要达到一定的学术水平和要求,技术工人照样可以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等。

技术和职业教育与培训(TVET)其实是当前全球教育界强调终身学习的一个重要环节。除了设立专门的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学校,它也可以在工作期间学习和继续接受培训以提升专业水平。尤其关键的是,全球目前科技水平飞跃式发展,某些数年前学过的技术或技能,今天可能已不适用,得“去学习”后再重新学习才行。大马社会未来将面对巨大的经济转型挑战,政府必须抛弃种族政治,教育民众种族政治的祸害,全民齐心协力应对挑战才是上策。

作者 : 黄大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6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沈志强:易找工华青勿错失‧快报读青体部技术学院

    2019-06-04 17:51:00

  • 古拉:拟再增额‧40亿推动技教培训

    2019-06-03 17:57:00

  • 让独中生入读工业学院.人资部今与董总签约

    2019-05-23 11:17:59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