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7-28 07:00:00 2090834

黄大志.论地方政府选举和职能提升

学者观点
广告

马来西亚虽属联邦制国家,但联邦政府权力高度集中。宪法规定地方政府受州政府专属管辖,但州政府的运营机制也常受各项联邦法令牵制,包括对地方政府的管控。1950年代中期,英国殖民政府在准备和平移交政权给亲英的联盟政党时,曾经铺设各级选举,包括推行地方议会选举。

但在独立8年后的1965年,当时的联盟政府以马印对抗时期为非常时期, 以及受反对党控制的多个地方议会管理不当等理由,中止了地方政府选举。究其真正原因,也许应说1960年代初,城市占多数的华、印族人口中很大部分选择支持反对党,包括左倾的社会主义阵线,反对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组成的联盟政府。取消后,联盟政府及随后的国阵政府通过其控制的州政府委任地方政府官员,一直到今天。

纵观诸多民主国家,近两百年来都走过从中央集权到权力下放到地方的过程,把全民参与权扩大到居住地层面,让人民更能发挥公民应尽的义务与责任。地方政府选举较直接委任制具有下列优点:

一、通过选举更能缩小政府官员与地方上人民之间的距离。选举过程能让人们更为了解政府的政策和操作方式。另外,只要不以种族或宗教课题煽动选民情绪,能做到选能任贤,以当地共同利益为出发点,就有拉近各族之间疏离感的可能。

二、由城市或乡镇居民选出自己的地方政府议员,能增强议员对当地的责任感,提高其效率和管理功能。

三、当选议员更愿意聆听当地居民有关民生的难题,对他们的诉求一般会作出更积极的反应。

四、投选居民会有更强的参与感。因为他们熟悉自己地区的实际情况,能协助地方政府制定规划方针,按照当地条件,“因地制宜”的发展优先项目。

五、中央政府如能多给地方政府一些权力和激励措施,少些对地方政府的经济控制,可以鼓励地方政府间的竞争并促使它们发展地方,提高经济效益。譬如槟城地方政府效率高,可立为榜样让其他地方政府仿效学习,全国总体成效自然提高。地方政府多给些资源和自主权,可以按照自身需求发展有利民生项目。目前最受忽视的就是公共交通,居民没车不能出门,但街上几乎看不到公交车。地方政府如自己有钱,即使中央不给钱也能办到。

我们如果渴望地方百姓拥有更多议事权和参与权,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就有必要,因为它利大于弊。从国家大局看,担心地方选举会造成种族关系紧张,不利于团结,这未免过于谨慎,因小失大。无可否认,我们的确长期遭受人为的种族政治贻害,要在一个种族杂居地举办地方选举,初期难免会出现族群非理性的偏向选自己种族候选人。但是,独立后60多年来,各族人民的政治意识已普遍提高,辨别是非能力今非昔比。更何况参选的也不限于一族一人,如有一族两人参选,他们就非得要争取另一族人支持,才能提高胜选机会。如此一来,不就更促进种族相互沟通和团结吗?

大马的地方政府主要分成三级,划分标准不一,主要按行政需要而定。第一级为人口较多的市政局/厅(Dewan/Majlis Bandaraya),包括吉隆坡、乔治市、亚罗士打、怡保、八打灵再也、沙亚南、芙蓉、马六甲、新山、依斯干达公主城、瓜拉登嘉楼、亚庇、美里、古晋北和古晋南,共15个市。第二级为市议会(Majlis Perbandaran),共39个。第三级是县议会(Majlis Daerah),共94个。沙巴和砂劳越幅员辽阔,分别占了21和19个县议会。另两个较小的联邦直辖区(布城与纳闽),划入了市议会管理。

我们可以乐观的想象,一旦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情景将会是地方上人气兴旺,显示大马民主制度的进一步深化。被选出的代议士将为减低当前地方政府的官僚气息而努力,一改目前一般由执政党委任的政治官僚把服务重点放在以党务为主、服务百姓为辅的习惯。老百姓在地方上碰到的问题,只要通过地方政府官员就可解决,再也不必拜托选区的国会议员或州议员来回奔波,整个政府行政系统的效率将提升一大步。

尽管联邦宪法第113(4)条文阐明,“联邦法律或州法律可授权选举委员会进行国会及州议会以外的选举”,然而,1976年通过的地方政府法令第15(1)条文却规定地方政府选举已停止运作。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政府必须修改该条例。经过43年的实施,地方政府法令有好些条例已过时,有必要与时并进修订。譬如说,第69条文谈到个人污染水道可被罚款最高2000令吉或监禁最高一年或两者兼施。从最近巴西古当的水道污染事件中,我们得到的教训是,负责任的应该是任何形式的机构或企业,而不应该只列明个人而已。再说,拿今天的2000令吉罚款等同于一年监禁,让人啼笑皆非!

据报道,房屋和地方政府部预计将在2020年底或2021年初修改地方政府法令,以恢复地方政府的选举。部长也说会和非政府组织、州政府有关机构共同研究一个最合适的模式,最后交给内阁作出决定。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将引领大马创建一个更富有全民参与感的社会。这不但代表了我们社会教育更为普及和提升之后,人民对政府更民主化的要求,还标志着它更能加强各种族间的凝结力与合作,扮演着降低当前弥漫不散的种族和极端宗教的阴霾氛围。

作者 : 黄大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8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