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8-22 08:00:00 2104107

丁杰隆.莱纳斯稀土厂有风险吗?

城乡大桌
广告


我们一般都会以为科学技术是中立、单元、线性、没有意图。但从人文社会学观点,科学技术是存在能动性和政治性的。因为科学技术本身的治理并无法和社会切割,而社会的面貌恰恰相反,是一个处于非理性、异质、动态且呈网状般交错复杂的网络,因此两者在发展的过程是互相形塑。

比如,在我们的生活中或广告资讯里,有许多所谓“专家建议”,不论是在其科学研究的安排和推论方法的设计上,都可能存在某种意识形态或人为因素操纵影响,而尝试引导民众朝向某个结论目的,使数据往往不过是被经过重新筛选和诠释的知识再现,或刻意放大某些面向同时却掩盖了其他,失去中立性。

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上,政治家和资本家擅于透过“专家建议”主导发展的话语和脉络,从而达到对政权维系和社会秩序的控制。因为在这些“发展”论述的建构背后,隐藏着不可挑战的知识霸权、平民百姓可能听不懂的语话系统——因为他们是专家,我们不是,所以必须跟从,大家才有温饱。

实际上,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争议不在“要听专家还是听民意”、“要温饱还是要环保”的二元对立选择题,罔顾程序正义并把科学技术当作盾牌忽悠社会才是重点。

第一,莱纳斯公司和前朝政府打从开始便没有计划要好好处理莱纳斯稀土厂与民间社会的关系,并在国家机器的全力护航下暗度陈仓来马设厂,不愿意面对大众,不愿意按照法定程序,才会导致社会发出质疑,指出不正当之处。

第二,莱纳斯公司并没有按照规定和承诺,提供完整废料储存槽蓝图下营运投产超过7年,使目前临时置放的废料已经累计将近60万吨。今天,方案仍然不存在。

第三,莱纳斯稀土厂和专家皆强调提炼稀土后产生的放射性废料属于“低风险”。重点在这里,是“低风险”,不是“没有风险”,也没有人胆敢说“没有风险”。

“低风险”意味仍有“爆险”(exposure)的机会,而爆险很大可能出于缺乏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或涉及稀土厂里不熟练员工或政府官员的人为疏忽,这都是马来西亚过去处理类似经验中最软弱的一环。这类爆险,不如出了车祸等保险公司理赔解决这么简单,而是涉及天文数字的社会成本,且没有保险公司在背后,变相政府承保,人民埋单,这正是大家应该忧虑的。

如果环境部在处理巴西古当环境污染危机上显得一筹莫展,毫无头绪,我们的公共体制和社会大众是否已有足够准备以承受莱纳斯稀土厂可能面对的爆险几率?环境部在巴西古当找不到根源,还可以选择强制搬迁过度拥挤的高污染工厂,一了百了,但莱纳斯稀土厂囤积的放射性废料可以随意移植、一了百了吗?

当然,发生事情的时候,专家是不需问责的,大家也不会把矛头指向专家,有谁会刻意记得专家们的名字?但政府不一样,政府有其社会影响力,需要负起政治责任。而且,专家都会在研究报告和发表中注明“研究局限”,说明数据是在特定时间、地点、环境下截取,或“研究时间不足”,“研究资源不足”,可能不具全面。这种“免责声明”在许多有关针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实证研究发表上不计其数。

这是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和质疑的,而不至于丧失反思能力。警惕和质疑的不是科学技术本身,而是试图在背后操纵科学、把科学技术当作是为达成某种目的的媒介管道的所谓专家、资本家和权力者,他们才是最大风险。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2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安华:官民须友善有效对话·“应检讨更新莱纳斯执照”

    2019-08-20 20:43:05

  • 李政贤:彭没接建储存槽申请·“莱纳斯发布不实消息”

    2019-08-20 17:06:45

  • 杨美盈:须觅地建储废槽·莱纳斯仍未呈申请书

    2019-08-20 06:25: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