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8-23 07:00:00 2104608

蔡旖旎.尊重执法者

言路
广告

绝对自由和绝对的不自由不是二元选择,这点我非常认同。但是“撑警”是不是归属绝对不自由,即推崇“警察政府”(police state)的行为,我认为并不是。我们不能因为某一时期大批民众反政府即认为社会不安全,亦不能认为大批民众撑警即社会趋向于“绝对的不自由”。

一个健康的社会,则是很好地找到了“绝对自由”及“绝对不自由”之间的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指的是,每一个社会的群体(无论大小或是否主流)的诉求都能够得到尊重,与此同时不给其他群体带来很大伤害。而政策制定者应在权衡“伤害”及“尊重”间找到一个“最优点”。警察作为执法者,自然以政策、法规为准,保证“最优点”不被破坏,以维系社会稳定。

执法者可以正常行使自己的权利,维护社会安定,此乃一个社会的基本。只有这一基本得以保障,我们才能在和平的环境下探讨“最优点”是否需要做相应的修改。这一探讨实则是“利益相关者分析”(Stakeholder Analysis),是在定义了谁能作为“利益相关者”之后,分析政策会对各个“利益相关者”带来的影响以权衡利弊。但这一过程中,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应该受到束缚及限制,而束缚及限制的范围由法律决定。故此,我认为支持警察依法执法,这是避免寻找“最优点”的过程沦落为“大多数人的暴政”的行为(以大多数人的意志为国家意志,但没有被监督和约束──亚里士多德“政治学”之暴民政体的概念)。

因为,“绝对自由”不存在,“绝对的不自由”也是不存在的。实现“相对自由”的前提则应以法治(尊重执法者正当执法)为首要。法律以外的因素并非不重要,而是确保了遵守法律之后的下一步需要探讨的事物。

作者 : 蔡旖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3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白天.莫让东方之珠蒙尘

    2019-08-19 08:20:00

  • 人大:挑战一国两制底线·暴力严重违法须惩处

    2019-08-18 16:02:00

  • 香港警力有足够能力应·勿需解放军介入

    2019-08-17 15:09:38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