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8-23 07:10:00 2104672

蔡镇燊.诚信党最终投靠安华

我心向阳
广告


诚信党徘徊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决定投靠安华。赢了大选以后,诚信党的路向为何很模糊。马哈迪组织内阁的第一天就想把希盟分成两派,让他们以最大党公正党为敌。他的诱饵是高职,让行动党和诚信党的鱼儿上钩,分别给了他们财政部长和国防部长的职位。有了高职,就能让马哈迪说了算,有了权益就等于有了效忠。

但好消息是行动党很快就拆穿马哈迪的阴谋,想尽办法阻止他得逞。当马哈迪选了财政部长后,再安排一个经济部长的职位。这个经济部长瓜分了财政部长很多的职权,名义上是要缓解马来选民的不安,实际上是要巩固马来部长势力。

行动党也知道土团党近来不断强化自己,非把行动党当敌人不可。土团党一直引进前巫统党员不但违背改革精神,更是弱化人民对希盟的支持。行动党与马哈迪保持专业距离,在内阁为一组,但在政治却是分为两派。当马哈迪向行动党抛来两颗爪夷和莱纳斯的炸弹,就足以验证行动党的怀疑是正确的——马哈迪不曾把行动党视为共同进退的盟友。

行动党轻易地了解和掌握了马哈迪的阴谋底细,但诚信党要寻找这些蛛丝马迹比较困难。

一开始,诚信党像中了马哈迪的降头,国会议员有11位,10个人就有大大小小的官职,是希盟里是最受益的党派。末沙布当了国防部长之后换了脑袋,以往大喊改革的精神突然不见了,部长的严肃也使他少了以往的幽默。

有些希盟党员觉得诚信党背叛了他们,批评诚信党部长和以前视为寇仇的马哈迪走得太近,力挺老板的每个决定,不时还批评指责希盟党员,忘恩负义。权力的诱惑瞬间让改革贬值,以往的艰难苦恨前功尽弃,就这样被遗忘了。

但另一个好消息是诚信党终于觉悟了。该党主席末沙布罕见地大谈政论,说希盟党员不能注重在强化单一党,而是专注在强化联盟的势力。他说,像土团党和诚信党俩小党不能当自强,得有像行动党和公正党的靠山才能赢下大选,话中暗示土团党想把希盟搞得四分五裂,违背联盟初衷。

诚信党副主席兼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也在一天后重申希盟2018年的交棒协议,说交棒是不可被质疑的定局。诚信党的基层皆认为交棒是必须的,马哈迪卸任后就是安华,另无其人。

两番话足以解释诚信党回到了安华的支持圈内,马哈迪的诱饵无人上钩。

诚信党在马哈迪和安华两头徘徊许久,因为优柔寡断是诚信党的性格,并非是叛徒。诚信党终究还是会选择安华,因为大多诚信党党员,尤其是老一辈的末沙布,曾经和安华及林冠英在马哈迪1.0执政时吃了不少苦头,牢也坐过了,头也被打破过了。这一种事迹胜于短期的权力诱惑,马哈迪根本无法一手遮天。

诚信党也知道,没有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全面支持,诚信党就不可能赢下席位,更不可能当官。当时他们党刚建立,党员甚少、资金不足、人才有限,有两强大的党当靠山才会在大选时胜利。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是贵人以前用血汗所奠基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忘记谁曾经扶他们一把?

从战略的角度来说,虽然政局由马哈迪掌控,但公正党和行动党92个席位仍占极大分量。你说,优柔寡断的诚信党会选土团党吗?

作者 : 蔡镇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23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选举主任:诚信党持续备战 . 希盟未讨论州选事项

    2019-08-19 10:37:28

  • 末沙布:曾遭村民呛 “回西马”. 诚信党换形象征州选

    2019-08-19 10:32:29

  • 沙拉胡丁:希盟共识·“安华任相协议仍有效”

    2019-08-18 16:06:38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