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9-06 07:00:00 2111588

木宫正史.废除《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带来的冲击

学者观点
广告

8月22日,韩国政府一反世人的预测,宣布废除《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是针对日本政府8月2日发表的预告将对韩出口手续严格化的反制措施。而日本的这种举措无疑也是针对文在寅政府“默认”韩国司法做出判决的反制,因为司法判决事实上撕毁了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这一年多来,围绕历史问题的日韩纠纷,不仅仅涉及到经济问题,最终升级到了安保领域。日韩关系伴随冷战结束,一路从“非对称互补性的关系”发展到“对称的互相竞争的关系”。因此,日韩间的争论焦点,不再像以前那样很难让步。但是,两国政府的应对方式也毫不示弱地往这个方向发展。

首先是韩国政府对去年10月韩国法院责令日本企业赔偿判决的应对方式。为了承认受害者的请求权,法院将协定的适用范围狭窄地解释,来试图突破“完全且最终解决”的制约。这中解释在韩国得到了支持,但日本政府认为此判决与协议不相容。既然如此,韩国政府尽早采取措施,在得到日韩两国企业的协助下,建立能够对应今后诉讼的框架,提出使判决和协定两立的方案,尽早与日本进行交涉。但是,文在寅政府的行动非常迟缓。而且,到目前为止的提案并不具备将日本政府拉到谈判桌上的内容。

日本政府终于按捺不住,7月1日突然发表了对韩出口限制措施。又于8月2日,修改了出口贸易管理令,决定了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排除。关于这点安倍首相自己也承认,是对征用工判决的预防性的抵制措施。尽管如此,官方却将此定为安全保障上的理由。但是,并不意味着禁止对韩出口重要物资。但由于这些措施是在韩国的日本企业被扣押资产有可能被转换成现金支付给受害人之前实施,所以韩国政府认为日本的措施是“经济报复”,文总统率先表达了对日强硬的态度。

对国际社会来说,这些措施或许不具有对征用工问题采取的反制措施的名分吧,这也给韩国政府提供了借口,说是日本先挑起安全保障的问题,韩国只不过是被动回应日本的措施而已。另外,日本政府一系列措施帮助文在寅政府消除韩国国内舆论对文政府对日“无能”的批判,提供了日本先出手的借口,使得韩国社会在解决征用工程问题往后退。为何日本在7月1日采取理由暧昧的措施,仍令人费解。

接下来就是废除《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本身对于日韩的安保没有实害。但是,这无疑会给日美韩的安保合作带来严重的裂缝。从文在寅政府来看,只有特朗普总统被卷入美朝关系改善中来,以此下赌注以韩国主导实现南北关系的改善吧。因此,韩国认为在这一点上,安倍外交非但不会起到积极作用,而是反作用。在日本来看,文在寅政府的外交政策,比起朝鲜的无核化,更优先南北关系改善,所以认为这很危险不能支持。这样考虑的话,日韩已经在外交安保的道路上存在乖离,《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废除也或许就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韩国舆论在对日强硬态度大体上尽管一致,但却有约4成反对《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被废除。同时,日本对这个措施也感到很吃惊。这也说明,日韩之间的关系虽然夹着美国,但在如何应对北朝鲜和中国问题上,依然具有共同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两政府有必要再次确认安全保障上的共同利益的同时,对造成纠纷要因的韩国政府对征用工问题采取的措施,日本对韩出口限制措施,通过协力撤回等措施来解决纠纷比什么都重要。自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以来,享受日韩合作成果的日韩两国国民也应该希望看到这一幕。日韩两国政府应该扭转历史问题摩擦升级到经济摩擦、安保摩擦的方向,重新确认安保合作的必要性,并以此为基础致力于解决历史摩擦和经济摩擦。

(作者是日本東京大學教授)

作者 : 木宫正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06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步枪正瞄准韩国人”·韩驻日使馆接子弹恐吓

    2019-09-03 17:26:00

  • 韩国8月出口挫13.6%·连九黑经济不妙

    2019-09-03 09:18:00

  • 韩6议员登独岛·日表遗憾提严正抗议

    2019-09-01 16: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