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2019-09-10 09:28:00 2113267

一家八口会说淡米尔语‧刘国华助传达印裔心声

Kitalahmalaysia
广告

4788JN2019831123514855995.jpg
刘国华(左)在屠妖节出席县议员瑟度帕迪(右)的门户开放活动。

在外国人眼中,马来西亚人具有语言天分,许多大马人都会说多种语言。事实也是如此,因为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一般人的日常生活都会与不同族群的人接触和打交道,所以需要使用不同的语言来沟通,加上本身的方言,所以大马人会说多种语言并不出奇。

尽管如此,能够把淡米尔语说得非常流利的华人却不多,来自雪州的刘国华,是少数中之一。现年50岁的刘国华,从15岁开始就说得一口流利的淡米尔语,那是他从小在父亲的脚车店里学来的。

脚车店靠近鳄鱼村园丘,大多数顾客是印裔,他也就一点一点地学会了淡米尔语,这也让他更方便跟顾客沟通。

许多人都觉得淡米尔语很难学,对刘国华而言,淡米尔语的确一点都不容易学。他没有正式学习这种语言,不过一直以来的努力,终于能够获得成果。

“在园丘里面的印裔大多数不太会说国语,因此我学了淡米尔语,以便跟他们他们沟通。我是通过留心聆听学习的,一直到了中学,我才有信心可口说淡米尔语。”

岳母岳父也会淡米尔语

不仅仅是刘国华,他的一家人与淡米尔语都有不解之缘。他的父亲及6名兄弟姐妹都会说淡米尔语,母亲不太会说,但也听得懂;其岳母也会说,岳父甚至会写淡米尔文字。

“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在家里以淡米尔语交谈,才能说得流利,学习这种语文真的很难。”

他说,岳母那一口流利的淡米尔语是因为过去在园丘工作,大多数朋友是印裔,妻子反而不会说,因为是在马来社会长大。

以往他通晓淡米尔语是为了生意,如今则可以用来解决民困。

刘国华去年开始担任瓜拉冷岳县议员,也是摩立区州议员的特别助理,因为通晓淡米尔语,所以可以把印裔社会所面对的问题传达给州政府。

“他们并不是不懂得马来语,可是如果有些事用母语表达,能够更加准确并且容易明白。如果需要以淡米尔语沟通时我都会尽量协助,沟通上可以更加亲切和容易。”

当印裔抱怨和不满政府时,他也可以聆听且传达,有时候当印裔在他们面前高谈阔论,以为他们听不懂,不过他不会放在心上,毕竟每个人有不同的见解。

为了更加好地掌握淡米尔语,他不时进修,确保不会忘记,例如闲暇时也会去看看印度电影,这也是他经常做的练习。

(图文供应:Sinar Harian)

4788JN2019831123514855997.jpg
刘国华(右五)出席活动,与各族民众打成一片。
4788JN2019831123524855998.jpg
刘国华(左一)与摩立州议员哈斯努(右一)前往一名县议员家中出席屠妖节庆典。
4788JN2019831123514855996.jpg
刘国华(左)出席诚信党的开斋节庆典。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0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