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9-10 07:10:00 2113458

许元龙.被视而不见的穷人

言路
广告

我囯贫穷率从1970针的40%,锐减至2016年的0.4%。这是官方的数据,也是政府自诩遨视全球成功降低贫穷率的杰作。

官方的数据与老百姓的生活实际状况是否一致?普罗老百姓真的已摆脱贫穷了吗?

根据联合囯奥斯顿(PhiIiP AⅠston)的实地调查报告,政府是将国人的贫穷率降低了,其实,大马的贫穷率介于16至20%。而非0.4%。

政府的统计数据与奥斯顿的调查报告为如此大落差?何者为准呢?而所谓贫穷的定义又以何为标准呢?政府的高度偏低的数据,与它所发布的超低通膨率是否一样的使人民不认同、不能接受呢?当下市场是百货通涨,怎么政府的通膨率是依旧偏低呢?

精英集团主席敦达因说,昔日我们出门踏脚车,现在是坐汽车或摩哆车。这说明我们生活改善了,或可理解为普遍脱贫了。

最早踏脚车的年头,上学时衭袋有三、五角钱是很富裕了,一杯咖啡乌、茶乌一角、一个豆沙包一角、一碗汤云吞面二角、乾的三角、一片印度煎饼一角五分、一盘炒棵条三角或以下、有吃过角半的……。当然,那些年上学,往往父母是给一角钱,或衭袋空空去上学。现在坐汽车,骑摩哆车、校车上学或出门,衭袋没有10令吉、也有5令吉,一杯咖啡乌、茶乌最少1令吉20仙、一盘云吞面4.5一5令吉、炒粿条5令吉、豆沙包、菜包2令吉、印度煎饼1令吉,与此同时,价格暴涨,分量都缩水减少了。以前杂菜饭叫经济饭、现在已不再经济了,也少有商贩招牌称卖经济饭,皆统称杂菜饭了。

我们东马的许多土著与西马的原住民有许多是赤贫者,这是不能否定的事实。而渔民、菜农、稻农、胶工、清洁工、散工,生活也捉襟见肘,当然也是贫穷,而政府列为B40者,他们严格的讲也属贫穷者,因为,他们多为入不敷出的月光族。另一方面,公积金的户口缴纳者,有约40%的收入低于2000令吉、公积金户头至退休时仅数万令吉,不足退休生活5年、76%的人在紧急时拿不出1000令吉应急、政府的最低薪金列1100令吉,数百万人需要一马援助金或生活援助金的补贴。从上述的数据显示,国人的贫穷率0.4%是低估了,而联合国的16一20%较可接受。

我们当下的生活费,一个住在城镇者,每月薪水20O0令吉,如免养车、供房、租房,那日子还算可以过。如果家庭成员3至4位,那总收入没4一5000令吉,日子也是陷月光族,更别说想供屋养车。这也是打工族皆设能力购屋的铁证。

我囯是个薪水低、生活费高的国度,大学生薪水不上2千者比比皆是,如果你上不成、低不高,那就等待政府抢救或啃老族。

希盟上台后,经济完全没有改善且面对裁员失业,物价有起没降,东西马土著与原住民依旧贫穷或赤贫、渔夫、菜农、稻农、清洁工、杂工……。因买不起房子的租屋或挤贫民窟过日子,报穷破产者有增无减。当下不少人得一天打2、3份工才能过日子,而数十万马劳披星载月的劳苦赚新币,也只是为了增加收入、改善生活。

民穷则偷抢掠夺(政府应不知道,现在的果菜农是死守着果菜园,严防四支脚与两支脚者入侵而蒙受血本无归、报案也白费心机)者众,走私贩毒,治安不靖,这不是与贫穷息息攸关吗?

老百姓为三歺温饱而拼命找钱,压根儿谈不上什么生活品质,更别妄想享受生活。这是坐在冷气房中的官老爷所未知悉;而沾沾自喜的说我国没有穷人。

作者 : 许元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0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