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9-14 07:00:00 2115592

北波道子.中国崛起与日本非洲开发会议的变化

学者观点
广告

2019年8月28至30日,第七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 7)在横滨市召开。来自非洲的42个国家的首脑汇聚一堂,在最后一天通过了主题为“通过人才、技术、创新,让非洲飞跃”的《横滨宣言2019》。

从1993年开始的第一届非洲开发会议迄今25年间,非洲的开发重心生了巨大变化,从原本的出发点即为了拯救因冷战结束后受发达国家冷遇的非洲,转向根据援助、贸易、投资的三位一体展开新的商务发展方向。在第七届非洲开发会议,首次将民间企业定位为正式的合作伙伴,8月29日,设置了由日本民间企业团体300家和非洲及第三国的100家民间企业参加的“官民商务对话”全体会议。

作为人道援助和南南合作的组织方立场,将非洲开发会议进程轴心转向贸易和投资的是在2013年6月的第五届非洲开发会议,在该会议首次将非洲定位为“经济合作伙伴”。在此会议之前,于5月召开了推动非洲开发会议官民联合协议会,提出了进军商务与发动ODA、政府间协商的适当联动等建议,并于今年12月召开了第一次官民圆桌会议。此后,从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开始,在事前的官民圆桌会议上的建议被提交上来商榷。另外,举办频率由5年1次改为3年1次,2016年的非洲开发会议在内罗毕举行,也是首次在非洲举行。

在第六届非洲开发会议之际,经济同友会提出了让“日本在非洲的存在感可视化”的建议。日本的对外援助,从1954年开始,经过从国内经济增长不充分时代到亚洲市场的复苏和兼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新构筑外交关系等的目的向东南亚提供支援等一系列变迁。到了1980年代,这个规模急速扩大,对援助和将企业进入当地市场捆绑在一起的日本式做法受到批判和警戒。日本不断努力化解这样的批评,在1990年代,日本的援助反而成了“看不见的援助”。从规模上来看,1990年代日本的ODA不断扩大,成为世界第一大援助国。但是,2001年以后将首位拱手让给了美国,规模也逐渐缩小。“可视化”的提案也是出于这样的历史原因,而且2000年以后有数据显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具有4-7%增长潜能的市场,更重要的是意识到不断在非洲扩大投资和贸易的中国的存在。

中国已经从2000年开始举办中非合作论坛(FOCAC),着手与非洲各国建立新的外交关系。中非合作论坛每3年在非洲各国和中国轮流召开。日本主导的非洲开发会议在第五届以后改变了举办频率和形式也是受到中非论坛的影响。中非合作论坛在轮流召开的基础上,强调了非洲各国和中国平等的“双赢”关系。可以认为中国将援助转变成商务,对在非洲取得成功影响极大。

对中国来说,非洲是资源、初级产品的进口地,曾经是与台湾外交竞争的主战场之一。中国与非洲的经济关系在2000年后半期伴随“走出去”政策实现迅速发展,并根据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的新对外开放经济战略的“一带一路”构想得到进一步扩大。当初,西方国家批判其为“新殖民地化”,但如上所述,非洲经济实际开始高速增长,非洲各国基本上都欢迎中国投资建设基础设施。中非强大的联系在国际社会的力量平衡中彰显了一定的向量。日本不应该违背这个磁场,时而需要互相合作,时而候需要一边竞争一边从事对“最后的前沿”的开发。

第七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7)闭幕后,安倍晋三首相表示中国是“非洲开发的重要角色”,但为了防止可能陷入中国的“债务陷阱”,提出各项目必须“避免对象国的债务超负荷现象。”他还指出。在以发达国家为中心的开发援助(商务)的世界里,由于出现了中国这种不同性质的玩家,现有的秩序正在发生变化。但是,如果能保障受众国家的选择权利,充分的评估和信息公开以及公平的竞争,这个变化可以朝着具有向建设性的方向发展并找到平衡。

(作者是日本關西大學教授)

作者 : 北波道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4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安倍大换血 13人首入阁·小泉进次郎任环境部长

    2019-09-11 17:17:00

  • 应对中朝威胁‧日防卫开支破纪录

    2019-08-30 17:38:19

  • 安倍任职首相满2798天‧日本史上任期第2长

    2019-08-24 10:37:27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