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19-09-19 07:10:00 2118000

小此木政夫.陷入僵局的日韩关系

学者观点
广告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发表了“对韩国出口管理办法的调整”。第一是关于特定产品的出口管理,主要针对半导体制造相关的3个特定产品(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氟化氢)的出口从统一许可切换为个别许可。从7月4日开始实施。

第二是对出口管理的产品种类的重新评估。这也是为从“白名单”取消韩国贸易优惠地位所开始的手续。8月2日内阁会议予以决定,从28日开始实施。至此,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劳工赔偿旧矛盾,又添上了贸易管理问题的新纠纷。

日本经济产业省将采取这个措施的理由定为“日韩间的信赖关系受到严重损坏”,以及“围绕向大韩民国出口管理上发生了不妥当的事件”。可以理解前者即劳工赔偿问题是“真话”,而后者则是“官话”。

但是,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在外交上令人不可思议。因为在韩国采取下一步司法措施还需要时间,日本要求的设置仲裁委员会的期限还未到来。而在7月4日公布这些措施不能消除有被参议院选举利用的疑虑。这也表明,在日本国内对韩方司法措施的不满十分高涨。

日本的反击引起了韩国国内的恐慌。原本在历史问题上遭受攻击的日本,为什么突然在贸易问题上反击,令很多人始料未及。虽然日本政府解释这只不过是撤回出口管理上的优惠措施,但韩国政府和国民认为这就是报复性的出口限制措施。

事实上,7月15日,文在寅总统强烈谴责日本“将历史问题与经济问题相挂钩”、“是闪电般采取地单方面措施”。韩方理解为这是为了打击韩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半导体产业而采取的措施。

除了政府和产业界,韩国的普通国民也严重地接受该事态,开始了抵制日货和取消赴日旅行等抗议运动。记忆犹新的中国强烈反对向驻韩美军配备THAAD风波,也实施限制去韩国的旅游,妨碍乐天集团在中国的营业等措施。但这次的事态远比中国对韩国的更严重。

在出口管理严格化的过程中,韩国政府对日谴责日渐升级的同时也摸索通过谈判解决的途径。例如,文在寅总统在8月15日的演讲中,抑制了对日本的谴责语气,明确表示“如果从现在开始,日本也能走上对话与合作的道路,我们将愿意抓住机会”。

但是,日本政府没有对此作出反应。日方坚持对韩国的出口管理严格化是国内措施,不是外交谈判的对象。这意味着没有谈判的可能性。

8月22日,韩国政府终于决定放弃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第二天,通知了日方。对于要求对话的文总统的演讲,日本政府没有作出反应,所以这次韩方扩大了战线。就这样,在历史领域开始的日韩摩擦,扩大到了贸易和安全保障领域。

可是,韩国的反击引起了重视日美韩紧密安保合作的美国政府的强烈反应。国务卿蓬佩奥立即对韩国的决定表示失望,敦促日韩继续对话,使两国关系回到“正确的轨道”。同样,第二天,特朗普总统也表示“我们将注视韩国发生了什么”。

更明确的是美国国防部的反应。尽管韩国外交部要求美国进行公开批评,尽管如此,8月28日,国防部长埃斯珀还是指出:“我非常失望,一直很失望。”同时他说:“美日韩共同面临来自朝鲜和中国的威胁,只有共同努力时才会更加强大。”

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于11月23日失效。美国很明确地期待在此之前韩国能撤回此决定。但是,韩国以日本撤回出口管理政策为条件。如果不能满足这个要求,韩国就会径直步入准备明年4月的大选。同一时期,日本众议院也可能解散并实施大选。

日韩两国的对立可能会被两国利用于各自的选举,但对改善日韩关系有害无益。

(作者是慶應義塾大學名譽教授)

作者 : 小此木政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9-19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首尔釜山通过战犯企业条例·日强烈反对

    2019-09-07 17:18:14

  • 韩国人赴日本求职碰壁·失业率爆大隐忧

    2019-09-06 14:48:00

  • 韩国8月出口挫13.6%·连九黑经济不妙

    2019-09-03 09:18: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