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文艺春秋

2020-02-04 09:00:00 2205231

郑棋卫/背后

文艺春秋
广告


一、艺术背后——吃蕉

美国某艺术博览会上展出一博人眼球作品——该艺术品是为使用一小截工业胶带将一根香蕉贴在墙上,再无他物。而后这个艺术品被人以十二万美金标下。在该艺术品展出期间,有位饥饿的行为艺术家,大大咧咧地走进现场,在众目睽睽下将十二万美金的香蕉——香蕉其实不值十二万,一部分价钱应分属于工业胶带——吃下肚,然后快闪走人。

“嘿,老兄,”策展人拨了通电话给行为艺术家,“吃蕉了吗?蕉好不好吃?”

“十二万的蕉,你说呢?”行为艺术家不动声色地答。

“好,拍卖所得十二万,下礼拜到账后分你一半。”策展人停顿片刻,若有所思,而后继续说道,“以后有蕉再让你去吃。”

“必须的,有蕉的地方怎么能少得了我?”说毕,行为艺术家把电话挂了。

二、隐私背后——网络养分啃食者

他是个宅男。

他是个研究生,住在校舍。平日除了上课和出外觅食,基本足不出户——要不窝在电脑前打游戏、网聊,要不盯着手机痴痴地笑或骂粗口。

他极度重视隐私。

他做任何事都不喜有人看见,但他有个室友,于是用一块大大的帘子,将他的生活空间隔绝起来,围成一封闭的自我世界。没人能从帘外看见他的世界,他亦无法窥探到帘外的花花世界。

他不许别人侵犯他的隐私,但在网络世界里,他却不住地探入他人隐私深处的草丛,并以此为养分,满足他情感的需求。

室友问他,怎么不找个真实的女友过过日子?

“网络上的几位网友也是真实的人呀。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不想要背上责任过日子。”他语气轻蔑地说。

他打从心底不屑室友每夜与远距离的对象情话绵绵。这种远距离的视讯,跟我和网友网聊有什么区别呢,他心想。

日复日地,他坐在电脑前,从白天到黑夜,跟多位未曾谋面的网友尬聊。有时聊至深处,情欲满溢,他便在晦暗寝室内频闪的电脑屏幕前对着戴面具的网友打起飞机来。

某天,他所在的城市无预警地停电,全城的网络及手机信号被中断。他望着电脑屏幕里消失的无脸网友,陷入迷茫中。

在没电没网络的真实世界中,作为一个有实体的真人,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似乎,网络世界才是他实体的归属,真实世界于他而言是如此的飘渺与无从理解。他的肉身和情感在真实世界中无处安放。

他就那样傻愣愣地呆望着电脑屏幕数小时,一动也不动。仿佛,他才是那台快没电的电脑,因为没通电而待机中。

断电的,不是城市,是他。

三、成名背后——日光光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天很蓝,云朵一团又一团,多到快把蓝天充填成白天。就是今天了,今天必须把这事给干了,干了之后,我就是大马最红的男模,成明对自己说道。

星期三上午,大家都在上班,唯有成明没正事可干——半年前他辞去业务员的工作,决心全身心投入健身,练就一身壮实肌肉,努力朝自己的梦想即成为男模而奋斗。

成明没在发白日梦。他确实具备成为模特的条件:一米八几的身高,棱角分明且深邃的轮廓,亲切、招人喜欢的脸蛋。而这半年来,他不说空话,奋力为梦想做出努力,天天到健身房报到,如今已练就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

不久前,带着热血和梦想,成明找到一家模特经纪公司,毛遂自荐。经纪人对他的体态和谈吐十分满意,于是决定签下他。

“我们绝对会把你捧红,让你成为大马第一男模!”经纪人色迷迷地盯着成明,亢奋地说,但随即转换成阴沉的语调,“但有件事,需要你配合。只要你肯做,保准你成为各大报章的头条新闻。相信我,这是你成为大马第一男模必须跨出的第一步。”

边回想着与经纪人的对话,成明边对自己鼓劲:就是今天了!

于是,他拨电话给经纪人,告知他现在出发前往海边。

海边沙滩,只有寥寥几人,而且清一色是马来同胞。成明上身赤裸,只穿着一件游泳裤,躺在一条带来的马航布上晒日光浴。晒了十来分钟,他突然慵懒地站起身来,旁若无人地褪去游泳裤,在光天化日之下脱得精光,在海边从容地漫步起来。

  “Polis, ada orang gila naked di tepi laut! ”有民风纯朴的马来同胞报警了。

 突然有两位拿着相机的人跑了出来,对着成明不停地猛拍。成明似乎并不感到诧异或害羞,继续赤条条地从容漫步。

 隔天成明果然上了当地报刊头条,但标题并非“大马第一男模血脉喷张海边拍写真”,而是“一华裔男子疑神经失常正午于海边裸体狂奔被捕”。

 经纪人将成明保释出来,对他说,“你做了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曝光了,人们知道你是谁了,这最重要。恭喜你,跨出了成为男模的第一步。恭喜你,你就快成名了。”

四、人类背后——被感动的外星人

一对外星人情侣娜娜和强强,坐在风月无边的海边瞭望台上,一边卿卿我我,一边拿着望远镜,从银河系外的阿尔法5566星球观望遥远的地球。

这款望远镜功能十分强大,它不仅能将地球上的一草一木看得万分清晰,还能捕获视野内的声波以及人们的心理波动曲线图(简单来说,就是能让使用者听到视野内的所有声音,以及感知人们在想些什么),让娜娜和强强瞬时解读。

“听我爸说,地球人已经强大到足以对我们构成威胁。上头已经有决定了,可能是下个月吧,会发动一场星际大战,将地球毁灭。好可怕。你觉得我们这样做对吗?”娜娜靠在强强的右肩上,说着。

“我也不知道。”强强注视着望远镜里的一景一物,对娜娜说道,“我看到一个老头,骑着单车,在沿海公路边,载着一个小女孩,应该是他的孙女吧。”

“他们在干什么?”娜娜问。

“他们好像没在做什么有用的事。老头一手指着一只鹭鸟,让他孙女看。孙女望向鹭鸟,哼着一首我没听过的歌,好好听哦。系统显示,这是一首地球人类独有的语言马来语和华语混搭的民谣。”

说完,强强放下望远镜,把听到的歌曲唱给娜娜听。娜娜听完后,面无表情地说:“我的心有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系统显示,这是人类独有的感情,叫感动。”

强强没说什么,摸了摸娜娜的头,说:“娜娜,我们该走了。要是被大老哥发现我们在这浪费时间,又在做对星球没用的事,可要被处分了。”

娜娜起身,眼睛里流下液体——系统显示,这是人类独有的分泌物,叫眼泪。


作者 : 郑棋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04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出生不到一天的婴儿的谋杀事件/郑棋卫(昔加末)

    2019-12-05 19: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