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文艺春秋

2020-02-11 09:00:00 2214934

【对话专栏.弯女直男】直男K/一个男孩和一段宠恋

文艺春秋
广告

住家两间厕所一干一湿各不相关地分明着。

干间向来的洁净观感至今不差。我跟妹妹的异中之同,在于自小不论大小,都爱钻入紧贴主人房的干间。对饭厅边缘的湿间,我们共有的身体记忆,不外乎归家所需的洗脚洗澡,又或每每踏入,脚板会识相地规避污垢根生的罅隙,落在大方砖的框格里,含羞的十趾踏着地面的冰水即蜷缩起来,往往需擦脚布摩挲安抚才能归复原状。快入快出之间大多演绎着父亲的日常,那单薄得近乎与我们无关。

远去的小学时期,干间里除了母亲的抗老法器和几件低垂的隔夜睡衣,便是经年累月的杂志报章,《女友》,《风采》,《活力副刊》及其它,横横竖竖地填满马桶边的一隅,预示我将一点点似懂非懂地,触摸并延续母亲的阅读习惯。似是趾头已辨识出只有这干燥斗室适合无拘无束,于是自身情感的提前萌发也能归咎于此,自然如生来被清洁用具占满的湿间。

放学回家只要如厕时间相对漫长,便都是在翻阅横卧大腿的书与纸。惯了不开灯的午后,干间总是昏暗。日光途经马桶上方的小窗,将就窗花的方方格格,把我直视的文图切割成一格格带有弧度的光和影。相较于时尚杂志里深眼细眉的女身男体,令我深刻的更多是两性相关的版面。性教育介入学习以前,唇如手一般贫穷而轻盈。所有逐图拆解逐句默念,关于暧昧、恋爱、婚姻、性,无师自通的认真像准备一场未来的默写,遇着生疏的方块字尽管取巧略过,却还可以凑出一片人小鬼大的成年光景。

上了锁,窄仄的干间如像被迅速真空过一遍,长年有定时喷发的柠檬芳香作为时间的抗氧化剂,于是当身体不断变异膨胀,那些跟自己年岁相近堪称一起长大、理应变老松脱的纸张,都因而只是稍显泛黄——似乎前行的无数个午后,都源自最近最初那一个午后。日常因随手拎起而反复路过的页面,一对对眼神嘴角的隐喻、时而形体艰涩的方块字,我将越渐弄懂。一扇厕门背后,眼睛的凝视必然更用力诚实,无需制造跟父母面对黑箱中的亲密时,矫情的飘忽和漫不经心。早熟的雏形如阅读的美德,跟这些午后光线作用而成之外,一段宠恋也沿着光线透入小学五年班的某一个月,比一架手机更早地植于手心。

跟黑边圆框的同班女孩之间,宠恋是从往来的表白笔迹里,我的生硬扭捏和她的圆滑工整莫名吻合为始。不知勃起为何的年纪,指认世界的方式无异于一段两小无猜:暧昧是只想跟彼此上课放学。恋爱是到饭堂买两碗一块半的清汤米粉,后将彼此母亲准备的一人份便当对分吃完,不跟他人共享。婚姻若是定终身所谓的人夫人妻,那放学回家的拨电倾谈,大概称得上一份轻薄的想念。单纯而言。那阵时因此多了一台家用无线电话伴随自己,钻入午后暗中透光的干间。轻细的你来我往中,趾头前前后后摩擦着砖与砖之间的罅隙,而外面的世界安安静静。

真空底下抓握不住唱过说过什么,倒记得性是一件那时候我们无从谈起的事。真空之外充裕的休息时间,我们经常到礼堂背面寂寥的单向马路散步,拖着手,沿途将Ribena一瓣瓣酸涩地染紫彼此的舌面,贪婪地吮吸小红花的花蜜(又迟晚地晓得它们叫洛神花仙丹花)。蹲低打量花树下种种菌菇的细微时刻,我们确实听信过同学间传言它们有毒,从而坚决不碰。不碰,如同回避了亚当夏娃的命数,却避不开眼浅的上课钟声。

拉上裤子也远离了纷呈书页,干间后来变成只宜快入快出的空间。才想到是厅房黑箱里那些我试图躲闪的亲密,连同午后腿上纸上的男女,折射出这些对于成年的想望。想望手脚变长、肩膊变宽胸膛变厚,盼着衫裤交叉出更多成人的修辞。但适应多时的昏暗终会令我像似父亲较多,在湿间里液态固态地循环。只剩妹妹仍会夜间冲入冷却的主人房,不理解放遗留的异味,拍拍屁股就走,一种有待世故的执念。多得那阵柠檬香长情至今的填充,让里面的一切如女孩的黑边圆框和白皙细手,无论如何都只是稍显泛黄。



作者 : 直男K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1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