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2-12 06:17:00 2215453

郑丁贤.明显和迫切的危险,来自何方?

非常常识
广告

我很欢迎财政部长林冠英发表声明(10日),声称成立国民联盟(Pakatan Nasional)的意图是“明显和迫切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原来,林部长已经感受到国民联盟的明显和迫切,以及危险;而不再认为这是郑丁贤和《星洲日报》制造的“假新闻”了。

我不知道部长什么时候才顿悟的;不过,这并不重要,面对事实,承认总比继续否认来得有价值。

不过,部长又换了一套说词,指《星洲日报》和英文《星报》在为国民联盟敲锣打鼓,助威宣传。

这就怪了。我在专栏文章《国民联盟是“假新闻”?》(9日)写道:“站在政治道德上,我绝对谴责任何使用“后门”的方式上台执政的政府;我也坚决反对政治人物用偷龙转凤的手段,违反选民的委托,借壳上台。”

这个立场非常清楚,也比多数政治人物更早表态。只是,不明白何以又被部长选择性的忽略了。

林冠英对《星洲日报》和《星报》穷追不舍;但是,他对拥有官方色彩的《新海峡时报》专栏作者Arfa Yunus,以及马来报章Sinar Harian刊登阿都阿兹巴里教授(行动党霹雳州行政议员)等等刊登有关国民联盟的分析和评论,却置若罔闻,视若无睹。

我想,偌大的财政部长办公室和行动党各层组织,人员和资源充沛,不会只是监督《星洲日报》和《星报》而已吧!

Arfa Yunus的分析,虽然撰写较迟,但把各政党对国民联盟的倾向,以及各州的支持度,一一进行比较和预测。如此,又是否为国民联盟“敲锣打鼓,助威宣传”呢?

不管怎样,既然林冠英接受这是“明显和迫切的危险”,那么,他应该找出危险是来自何方。

把责任归咎媒体和个别的评论人,只能当成笑话,也是套帽子,更是高帽子。如此高层复杂的权力运作,媒体只能在外面看,做点分析和评论;要说影响,连边儿都摸不到。

说起责任,伊斯兰党当然有分儿。它有本身的议程。

一旦成立国民联盟,不管伊党是否加入,它都乐观其成。而它要在国会提呈信任首相,完成任期的动议,是一个配合传球的动作。

但是,伊党只有18个国会议员,给他们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成事。

巫统自然也是政敌,等着机会翻身。只是,巫统内部意见不一,党主席阿末扎希和署理主席末哈山各有盘算,前者倾向提早加入政府,后者主张第15届大选见真章。

对于国民联盟,他们协议等接到正式的献议,再做处理。

所以,巫统处在分歧和观望的阶段,况且,以它只有39名国会议员的席位,处在被动地位,谈不上有能力主导国民联盟。

所以,真正的危险来自希盟内部。希盟拥有最多的议席,最高的权力。只要希盟内部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各自的利益考量,没有权力分配的冲突,没有接班人的矛盾,那么,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威胁希盟政权,直到第15届大选。

“明显和迫切的危险”是来自希盟内部,而不是评论人、媒体、伊党和巫统。

要化解危险,就要从内部著手。林冠英应该知道怎么做,以及找哪一号人物处理。

这样解释,不知林冠英可以明白吗?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2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末哈山:伊党已汇报内容·巫统将商信任敦马动议

    2020-02-11 08:25:00

  • 林冠英:国民联盟敌视非穆‧“若组政 威胁国人生活”

    2020-02-10 18:17:00

  • 慕加希:反对党政治戏码‧“炒作国民联盟 难撼希盟”

    2020-02-09 17:55:39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