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专栏

2020-02-17 07:00:00 2217545

蔡羽/砂督大桥的猎头故事

古晋笔记
广告

砂督大桥的桥墩。(图:蔡羽)
砂督大桥的桥墩。(图:蔡羽)


每个地方都有各种绘声绘影的乡野奇谭,缺乏科学逻辑,听起来也迷信。然而,有些传说若加以分析,其中藏着某种文化迷思,饶有趣味。

1960年代末,古晋有一则关于猎头的传说,闹得沸沸扬扬,至今仍不时耳闻。

砂拉越河两岸,向来以舢板往返,直到1926年有了一座横跨两岸的吊桥,除了便于人们渡河,主要目的是以桥绑水管,将马当蓄水池的自来水,输送到砂拉越河南岸的市区。到了1960年代,基于城市发展的需要,政府在吊桥不远处,启动砂督大桥的建筑工程,传言因此而起。

当时,中央医院有一位名为珍妮特(Janet)的年轻华裔护士,经常在医院值班到深夜。某一天,珍妮特突然失踪了,很快的传闻就在坊间传开,人们都认为这起失踪案跟砂督大桥的建筑工程有关。根据代代流传的说法,举凡建桥,必须在桥墩处埋下一颗人头,工程才能顺利进行,确保桥梁不会坍塌,而且又以处女的人头最为“有效”。

不久后,珍妮特的无头尸身在一处水泥管中发现,更令猎头建桥传闻火上添油。珍妮特的父母选择让冤死的爱女身着红衣入殓,民间传闻死者将因此变成厉鬼,找上加害者复仇。

今日砂督大桥。(图:蔡羽)
今日砂督大桥。(图:蔡羽)



一有造桥工程,猎头传闻起

故事到此并未完结,珍妮特的鬼魂后来不时现身。传说经常有市民遇见身穿红衣的女子在路边招车,要搭乘顺风车,一到目的地随即消失不见,仅留下一丝腐臭味。也有船夫载过红衣女子渡河,到岸后女子同样消失无踪,所给付的船资也化为树叶或冥纸。

砂督大桥的这则乡野奇谭,确实给古晋民众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后来很多人一听说哪里造桥,夜间就选择足不出户,也用这个故事来警惕家里的小孩,入睡前更要确保家门深锁。然而珍妮特的传说不是唯一,类似的传闻经常在各地造桥工程进行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流传出来。哪怕到了今天,凡造桥等大型工程出点什么状况,猎头的疑云会再起,有人甚至说只要工地出了意外有人命伤亡,工程就能顺利完成。

近日读了一篇田野学者李永球兄写于2006年的旧作〈钩人头建桥〉,说到了西马的钩人头传说,同样跟建桥或大型工程有关,而且多了一些细节——传闻钩人头者乘坐马车,常在月黑风高时分出现,手上带着一把弯刀。相较之下,砂拉越版本的猎头故事,就比较跟本土猎头族有关了。


早年的砂督区是马来甘榜,如今已经是繁华的商业区。(图:砂拉越博物院)
早年的砂督区是马来甘榜,如今已经是繁华的商业区。(图:砂拉越博物院)


打生桩建桥减意外

取人命为桥梁“奠基”,在古代叫“打生桩”,是东亚地区古老的习俗,早在春秋时代以前就有。古人认为任何动土的举动,都会破坏当地的风水,触怒灵体,因此必须以活人献祭镇邪,减少工程意外的发生。在建桥时,活捉童男童女,分别埋在头尾的桥墩,日后他们就会成为桥的守护神。残忍的“打生桩”仪式,后来当然不被接受,遂改变为洒鸡血等。

在民间原始崇拜中,人们相信自然界各处都有灵,任何滋扰都会引起灵的反扑。“动土”历来是大事,不只工程要举行动土礼,很多时候开辟山林、农田等,也会进行某种祭祀,而且有诸多禁忌。有趣的是,在砂拉越原住民的稻作活动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习俗。

且说“打生桩建桥”的说法,在砂拉越成了“猎头建桥”,这当然跟砂拉越百年以前的达雅族的猎头文化大有关联。观察达雅族的传统祭祀,头骨往往是重要的祭品之一;在达雅族的部落传说中,也有猎头打生桩的说法。

似真似假,对于这类传闻还是老话一句:信不信由你。


在达雅族的传统祭祀,头骨往往是重要的祭品之一。(图:蔡羽)
在达雅族的传统祭祀,头骨往往是重要的祭品之一。(图:蔡羽)

作者 : 蔡羽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杜顺苏班族延续丧葬传统‧木桐棺置岩洞

    2018-07-22 12:18:20

  • 猎头族为生存取敌首

    2016-06-04 18:59:05

  • 伊班的鸟祭——庆祝战争胜利(Gawai Burong)

    2016-05-13 12:34:12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