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2-17 07:10:00 2218122

杨微屏.未来要投票给谁

开屛论势
广告

大马选委会预计在2021年落实18岁自动成为选民的制度,一些年轻人对我反映当前的大马政局令人迷茫,疑虑一旦取得投票权,到时要投票给谁还真是烦恼。

新冠肺炎疫情考验着各国包括大马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之际,看着大马政局此时还周旋在“安华几时当首相”、以及来自公正党内部及反对党力阻安华顺利接棒的迷离局势,我这个曾经在前线采访的前新闻工作者,一时也不懂要如何回答向我提出疑问的新生代。

新学年开始,国内一些独中包括吉打其中两所学校,开始提供课余选修公民教育,引导中学生认识我国选举制度、公民权利等认知,以便为未来可以在18岁履行投票权利作好准备,但强调课程不是传扬任何政党。

除了在籍的18岁以上中学生,我周围也有一些在国外包括中国和台湾念大学的年轻人,因为大环境的使然,每个人不由自主的关心着政治。从中可以发现越是年轻的新生代,越是崇尚民主社会自由意识,所谓的自由,是从个人到集体社会的自由形态。我个人觉得90后新生代基本上没有历史包袱,因此崇尚自由的意识形态,超越了自己所处的国家,也延伸到无国界的人本主义。

从中,发觉到为何许多年轻人的政治思维,会和家庭里的长辈有差异,因为在更多的东方价值尤其华人的政治意识中,崇尚的所谓民主,倾向所期望的社会给予自身的经济稳定和公平分配资源,但个人的思想自由意识并不全然,反之他们倾向于把这种期望寄托在特定的强势政治人物,这是长辈和年轻一代在追求民主和自由的意识差异之一。

一些目前在中国、台湾或西方国家求学的年轻人,也提出了本身的疑虑,觉得本身处在大马以外的国家生活,在使用外国的资源求知识或工作之际,却因为要履行大马公民的投票权利,而回国来投票帮忙决定真正身在大马的人民的社会导向,这样是否正确?我则觉得这些身在外国的年轻人,处在多变的全球化生命链接中,也有可能会有回来大马生活的时候,而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还在这个国家里生活,身在其中的人可以选择他们所认为适当的,而不身在其中的人也可以在民主赋予意义中作出选择。

不过,当我们的议题焦点回到大马当前的政局,真的是觉得太难了。因为全世界应该只有这个国家,在前朝国阵政府执政时可纵横天下的首相是马哈迪,而在22年前他革除了时任副首相安华,把安华送入监牢,而引发“烈火莫熄”民主改革,公正党因此成立,并凝集反对党的力量形成两线制政治对衡;但20年后却是马哈迪领导众反对党推翻前朝国阵政府,并在公正党标志下在大选竞选。

然后,在509改朝换代后,到今天我们还看到安华继续很忙,忙着想方设法去面对成为下任首相的阻力,依然如22年前般在首相梦“如此近那般远”的患得患失中,忙着追逐马哈迪的眼色求定位。

大选不是明天就来到,所以,面对年轻人问我未来要怎样在如此局势中投票,我真的答不上,因为每届大选的政局到时都有不同的变数。

作者 : 杨微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陈晓翠:18岁,真懂政治吗?

    2019-12-07 10:55:36

  • 刘伟强:今呈修宪降龄投票·盼上院全票支持

    2019-07-24 17:37:00

  • 投票年龄降至18岁· 青少年:不了解政治·“我们不懂如何投票”

    2019-07-06 13:03: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