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星云

2020-02-17 20:00:00 2218711

【不如看戏】花花咒语/苏燕婷

星云
广告


很快的,本地贺岁短剧“春天花啦啦”系列,今年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从短剧到电视电影再到短剧,从翻唱福建广东歌曲到全新原创歌曲,从原班人马到特别演出的演员,都为新年前后的平淡日子添上丝丝笑声。(《春天花花花啦啦》和《花式告白食分》等新年贺岁节目收视率也创高峰呢!)

“花啦啦”系列融入歌舞,因此戏里的“声音”也是非常重要的。声音,仿佛也成了咒语。戏里的一心即是一个“无法发声”的人,花恬“暂时失声”而听到许多人的心声,陈家村的人都中了“花花狮咒”,到30岁就必须(至少)舞一次花花狮舞。但是,歌唱声音也成了心声外化的媒介,一心和花恬的隔空对唱,众人回到陈家村舞狮,即是靠自己化解掉了这些咒语。

从不同电视剧中发现,盛天俊可塑性很高。试回想,《逆光成长》的他是叛逆青年愤怒形象,《春天花啦啦》系列是卷发戴眼镜嘟嘴的客家佬,《花式告白食分》则变成“清靓白净”的厨师。发型、服装、有否戴眼镜带来变化,刻意提高半分声调的Lok仔,也差点让我认不出了。

另一种声音,则是剧中人的语言。这戏虽然有其夸张搞笑戏剧化的一面,但是对白仍然十分生活化。不管是对白独白或歌曲,自有其雅俗共赏一面。

对白贴近现实

我个人特别喜欢剧中人用客家话华语、广东话华语、槟城福建话华语各个参半来说话,多么自然多么贴近生活。陈鸿运不时用客家话骂儿子是“番薯”,陈金矿就称儿子是“En Dao”,该是最经典的两个例子了。(不禁想起,八度空间贺年节目《金鼠报喜阖家欢》,主持人与嘉宾“马不停蹄”地转换方言唱歌,客家广东福建连环扣,“货如轮转”,你不得不承认,这是马来西亚人的独特。)

有时候,为了符合使用规范词这一条件,有些地方的中文连续剧演员,都会说出用词准确句式完整的句子,每个人都是说话专家似的,但是观众听来就是一堆文绉绉语言,没有感情。在古典戏曲中,唱词典雅优美,宾白通俗易懂;现代戏如果没有唱词,那么对白也得贴近现实啊!

比如说,我们几十年来把快熟面叫“Maggi面”,食物盒都称“Tupperware”,也不是替这些公司打广告(或许,说的人可能都不知道那是品牌名称),只是约定俗成似的说法。

由声音而语言,进一步联想,本地使用的词汇,非必一定取自中国大陆不可。大约是农历新年前,我在报章看到其中一家电子钱包公司的广告,其中一个短语是“银行户头”,顿时让我愣了一下。我们用了几十年的“银行户口”,忽然间变成“户头”,真让我一时间回不过神。我们的华语也受香港和台湾影响,加上本地非华裔语言的译词,构成了独有的华语。农历新年何必变成春节,马来西亚只有旱季雨季(也可以加上烟霾季,呵),何来春季?“春天花啦啦”之类的春天,到底是象征义而已啊。

但是,以上种种,多是见仁见智,喜欢讨论也好争论也罢,我都无兴趣;说罢,最适合退出电脑屏幕,退到门外泥路退到不知名的荷花塘,在千里荷香中、在绿意盎然的竹影中、在缥缈的花花狮语中,酣睡。


作者 : 苏燕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7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