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2-28 07:10:00 2224515

丁杰隆.我们如何看待无家者

城乡大桌
广告

吉隆坡市政局在新建景点沙罗马高架人行天桥(Saloma Link)派出执法官员严防无家者露宿,争夺公共空间的举动引起了关注城市治理社群的讨论,我们的城市到底为谁而设计?又为谁而服务?

无家者,即俗称的“街头流浪汉”、“游民”或“街友”,因为长期居无定所,大部分时间漫游在公共空间,或因“好吃懒做”、衣着肮胀,而常被大众带有偏见和歧视的眼光看待,被认作是城市空间里的“毒瘤”,不应该出现。

同样的,政府在处理无家者议题上也惯于把之简化,即普遍认定“无家者”的现象是个人行为选择,而非社会经济发展过程所致,最为常见手段就是“排除”,尽可能在城市规划和治理中把之排除,使之隐藏在看不见的角落,看不见就不会成为社会问题。譬如,成立收容中心,集中监管。又或者在基础设备上不让无家者使用,如前几年吉隆坡市政局在街道长凳上安装凸起的铁栏杆,使长凳只能“坐”而不能“躺”。

然而,把问题扫在地毯下、而没有仔细探究无家者群的背景和“为何无家”的结构性根源,其实无助于改善无家者的困境。讽刺的是,当过去10年B40低收入群成为热门词时,偏偏B40低收入群里最应受到关注的一群却常被忽略。

大多数无家者,其实并非如大家想像般“好吃懒做”,实际上他们都有过或依然在打工的经历,如从事清洁、拾荒或建筑等,只是因为身体状况老迈、体弱多病、曾经工伤导致残障,或因精神问题等,使之处在不稳定的就业状态,再加上微薄的收入并不足以固定支付房租,因此被迫居住在非正式、不安全、不适当且非长期的空间,如街头、骑楼、桥下或公园等。

当前,大多数针对无家者的扶贫计划,仍以社会福利体系为主,特别是民间的非政府组织、慈善和宗教团体在提供无家者基本生活服务方面比政府更为积极,如定时定期的供餐计划、提供场所换洗、免费医疗看诊等,值得肯定。

政府体制方面,除了市政局的收容中心,社会福利部则有提供低收入者每月固定的生活津贴。尽管如此,以社会福利体系为主的措施,以及最低限度的物资供应,只能为无家者起到“防饥防寒”作用,却让他们离不开对社福资源的依赖,又无可避免地落入贫穷的恶性循环中。

我曾和许多无家者有过密切交流。他们的需求其实很简单──适合的就业机会,而不仅仅是社会福利的救济。有了固定的收入和储蓄,才能改善不稳定的居住状况。大多数的无家者想要自力更生,却又害怕力不从心。政府和大众应该协助他们重拾信心,重新融入社会主流,而非长期被社会排除。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8

广告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