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 专题

2020-03-03 09:55:00 2226770

【中国打喷涕,各行各业皆感冒(上)】新冠肺炎爆发首当其冲.旅游业陷入寒冬

专题
Advertisement

国家清真寺如今成了非常好的拍照地点,没有不停乱入的游人。
国家清真寺如今成了非常好的拍照地点,没有不停乱入的游人。
国家皇宫外原本应停满旅游巴的停车场空荡得让人觉得唏嘘。
国家皇宫外原本应停满旅游巴的停车场空荡得让人觉得唏嘘。

新冠肺炎爆发,中国政府于1月25日宣布,从27日开始暂停所有旅游团出境,发展至今,疫情已在全球传开,除了中国团,其他的国家的游客也大大的减少。在全球化的时代,传染病不再是单一国家的问题,尤其是全球贸易互有往来的今天,牵一发而动全身,新冠肺炎的肆虐率先重创的便是旅游业。

早前马来西亚酒店协会主席卡马鲁丁指出,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截至2月17日为止,国内有超过15万7000间酒店客房预订被取消,造成约6600万令吉的损失。

即使政府在2月27日宣布经济振兴配套打救旅游业,但是在没有旅客的情况下,有关援助所能做到的也极为有限,长远来说还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除了酒店业,我国其他旅游业者又面对什么样的困境?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刘玉生说,该会给会员们安排额外的培训课程,希望能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刘玉生说,该会给会员们安排额外的培训课程,希望能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刘玉生:旅游业每况愈下
导游上课掌握额外技能

“什么是三合呢?就是你的生肖前四个和后四个...”

推开HTC Academy二楼的玻璃门,依稀能听见从课室里传来讲师的声音,坐在里面听课的人并非风水命理的爱好者,而是满满当当的导游。

导游们专心聆听、记录课程的重点,偶尔随着讲师幽默的讲解发出爽朗的笑声,因疫情手停口停的阴影彷佛一扫而空。

大马联合导游公会主席刘玉生说,这是该会给会员们安排的培训课程,课程内容有风水命理、直销等等,以让他们能够在这段艰难的时间掌握额外的技能,寻找生计。

他坦言,这一两年因为面对其他国家的竞争,马来西亚的旅游业本就已经不理想。

“马来西亚是最早开放给中国人来旅游的,以前中国人会想要去港澳台新马,现在泰国、缅甸、柬埔寨、印尼,甚至欧美全都开放给中国人了,所以我们面对的竞争是很大的。”

“其实这两年我国的旅游业是每况愈下,越来越差,很惨的了。”

导游们专心地在上风水命理课。
导游们专心地在上风水命理课。

新导游每月只能带1团

他说,再加上导游人数也越来越多,在我国有多达1万6000多个导游的情况下,很多新导游每个月只能带1个旅游团,甚至可能一个团都没有,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

“过年这段时间是有很多团,今年春节真的很反常的多,但是在过年的时候,疫情爆发了,中国马上禁止中国团出境,从年初二开始便取消了很多团,到现在更是一个团都没有。”

他认为,除了中国团之外,随着疫情的蔓延,其他市场即便有团,数量也不多。

“他们也怕嘛。比如日本,他们自己国家都很严重了,现在也没有太多团。越南团、台湾团等所有的团都在减少。”

从业逾20年的刘玉生由于经历过SARS,深知旅游业的脆弱以及未雨绸缪的重要,因此平日素有积蓄的习惯,此次的遭遇旅游业严冬,还算能应对。

“最辛苦的是在4、5年前入行的导游,那时候环境不错,能赚到钱就买车买房成家立室,现在骤然没有收入真的很辛苦。”

所以为求生计,一些导游转做电召车司机、卖保险、做直销、当小贩等等,以待寒冬过去。

梁伟虹表示,有危就有机,旅游业者们可趁这段时间为疫情过后的回流做准备。
梁伟虹表示,有危就有机,旅游业者们可趁这段时间为疫情过后的回流做准备。

梁伟虹:一半出发后爆发疫情
春节损失约3600个团

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署理会长梁伟虹提到,过年期间是旺季,大约有3600至4000个中国为主的旅游团要到来。

“还有加上其他地区的旅游团,差不多有5000个团。这对于大马旅游年的春节来说本来就是一个旺季。有一半出发之后,疫情才爆发,所以我们损失了大概3600个团。”

突如其来的巨变,让一些业者措手不及,已经交付给酒店和餐厅的定金收不回来,面对巨大的亏损,部分旅游社要求员工停薪留职,强行放假两个月,有的甚至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出售所持有的旅游巴。

“旅游巴牵涉到旅游社的经营,有些巴士是还在供的,但巴士不走了,没有收入就没法供车,可能导致巴士要被拉走。再来,他们还得找地方安置这些车,停车也需要成本。”

因此,越大型的旅行社所面对的压力就更大。

“疫情一天不过去,又或者是再加剧,中国市场不会回流,周边国家蔓延,这样就算我不是做中国这单一市场,我是做其他的市场,我也会被影响。”

危机并存须准备迎接回流

梁伟虹叹,旅游业是很脆弱的行业,是要靠天吃饭的。

“现在是传染病,另外金融风暴、战争、一切时局动荡都会对旅游业造成打击。”

“很多人会恐慌,是因为他们的直接收入被中断了。所以这段时间,之前没有规划的人可以借此学习,也可以查漏补缺,探讨怎么提升。我们说危机,有危就有机。”

2003年SARS疫情爆发时,她刚从兼职领队转为全职导游,她便放下导游的工作转做直销直到疫情过去为止。

“SARS我们都能扛过,难道新冠肺炎就扛不过去吗?SARS对我们的影响大概3个月,我们3个月没有工开。但是SARS过后的游客回流是很可怕的,一个月就抵上之前的3个月。”

“我当时在机场,5楼送团3楼接团,到后来都问公司说可不可以休息几天。”

她坦言,她无法预知新冠肺炎后会不会出现如此强大的反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要做好准备去迎接回流。

旅游业发展需政商人民支持

她提到,有一些餐厅、旅游社是专门接待中国团而存在的,现在没有团,生意额自然是零。

“这些关掉的,你不会觉得奇怪。当中国团再回来时,他们也会重开。有需求的时候存在,无需求的时候关掉,对旅游业来说并不是可持续性发展的关键。”

她认为,可持续性发展的旅游业才能走得更远,需要政府里牵头、企业来配合、以及全民要支持。

“在推行旅游发展计划前,政府可向旅游业真征询意见再去发展,发展后业者自有方法去推。”

另外,切忌过度开发旅游(Over tourism)而对当地人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倘若当地人因此发出怨言,就不是“发展”旅游业了。

中国旅游团不来
景点冷清 餐厅无人

目前马来西亚的旅游业是什么情况?

《星洲日报》记者根据专门接待中国旅游团的导游提供的旅游路线进行了实地了解,在上午10时30分抵达大皇宫,大皇宫前的停车场在这段时间本应爆满,然而现场只有不到20辆大巴和面包车,前来游览的皆是欧美、越南、香港、泰国、日本的游客,此景也在国家清真寺上演。

中午时分,前往位于时代广场附近,中国旅游团定点用午餐的中餐厅,平日专门接待中国团的数家餐厅内里空无一人,有的则借此机会装修和翻新,有的只有接到预约才开业,有者直接结业。

“我们不接团的,所以还好。但多少还是有点影响。”其中一家只做散客的中餐厅老板如是说。

室内游乐园的外籍游客以印度游客居多。
室内游乐园的外籍游客以印度游客居多。
云顶商场人流不多。
云顶商场人流不多。
周六的第一酒店接待处鲜见游客办理入住。
周六的第一酒店接待处鲜见游客办理入住。
乘搭缆车上云顶无需排队。
乘搭缆车上云顶无需排队。

云顶商场酒店冷清 赌场火热

中国团的另一条路线是到云顶观光,一般是中午用餐完毕后,乘搭缆车上山,一日游之后再下山。

但是,根据本报观察,云顶半山周六理应坐满游客的餐厅不见人潮,尤其是接团餐那几家餐厅更是门可罗雀。

而上座率较高的餐厅则是以本地游客、散客为主,但一名店家告诉记者,尽管看着高朋满座,实际上生意量已经减少大半。

“这礼拜(当时为2月22日)已经好一点了,上礼拜真的很淡很淡。虽然这礼拜恢复了一点,可是如果是平时有演唱会的话,周五和周六(餐厅)是坐到满满的,现在演唱会取消了,生意少了50%到60%。”

另外,原来需要大排长龙的缆车乘搭处,从排队到坐上缆车,全程不到5分钟。

山上的食肆、商场、室内乐园的人流量与除夕晚相去不远,但对于周六的云顶来说却稍显冷清,酒店等候入住的游客人数也不多。

与上述冷清的画面相反,赌场内人流如织,想来疫情也无法阻挡人们一夜暴富的美好期望。

到底我国的旅游何时回暖?犹如当时吹入酒店内的迷雾一片迷茫,教人看不清前方的路。

国家皇宫门前的游客估计没有早前蹲守的记者多。
国家皇宫门前的游客估计没有早前蹲守的记者多。

不属于中国团旅游路线的芡厂街却是人潮依旧。
不属于中国团旅游路线的芡厂街却是人潮依旧。



作者 : 叶洢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3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