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 专题

2020-03-05 09:41:15 2227844

【中国打喷涕,各行各业皆感冒(下)】疫情打乱供应链.制造业最怕开不了工

专题
Advertisement

有些制成品或半成品并不一定是中国品牌,却是中国制造,就算商家要向其他国家购买,这些产品的原料仍然来自中国,依旧受到供应链扰乱的影响。
有些制成品或半成品并不一定是中国品牌,却是中国制造,就算商家要向其他国家购买,这些产品的原料仍然来自中国,依旧受到供应链扰乱的影响。
新冠疫情迫使中国陆续关闭工厂,若全球制造业因此出现生产速度放缓或停滞,势必影响导致海运需求锐减。
新冠疫情迫使中国陆续关闭工厂,若全球制造业因此出现生产速度放缓或停滞,势必影响导致海运需求锐减。


全球约有0.001%的人类确诊新冠肺炎,看似只占世界很小的一部分,然而,疫情打击了全世界的各行各业,除了航空、酒店、旅游、零售这些受影响明显的行业外,同样需注意的,是疫情对制造业的冲击。

供应链网络环环相扣,鉴于中国是全世界的“供应商”,中国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供应链的扰动就向全球扩散,比如苹果的热门产品AirPods Pro Lite耳机,就因疫情严重打乱供应秩序,而出现缺货情况。

疫情之下,与中国贸易往来密切的马来西亚亦不可能幸免,尽管目前还没有迹象显示供应链会彻底中断,但受访的商家表示,如果情况延宕到4月下旬或之后,可能造成本地部分商品供应收紧,价格上涨。

此外,考虑到这次疫情的严重程度,短期内难以彻底平息,最终很可能影响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主导地位。

受访业者认为,为应对疫情影响,不仅大马会在中国以外地区寻找新供应来源,即便是跨国企业日后可能也会考虑将业务转移出中国。图为苹果代工富士康集团的员工正在进行组装。
受访业者认为,为应对疫情影响,不仅大马会在中国以外地区寻找新供应来源,即便是跨国企业日后可能也会考虑将业务转移出中国。图为苹果代工富士康集团的员工正在进行组装。
谢汉廷透露,今年初疫情爆发的两个月,恰巧在农历新年与假日旺季后,原本就是物流业的淡季,因此暂时影响不大。
谢汉廷透露,今年初疫情爆发的两个月,恰巧在农历新年与假日旺季后,原本就是物流业的淡季,因此暂时影响不大。

谢汉廷:疫情爆发后2个月“幸是马中外贸淡季”  

新冠肺炎疫情在农历新年期间大爆发,对物流供应链行业来说,是福也是祸。

雪兰莪货运及物流报关行协会(SFFLA)会长拿督谢汉廷受访时则说,或可称幸的是,疫情爆发后的两个月,恰巧遇上马中外贸的淡季。

“每年10月至12月是本地的假日旺季和清年末库存的时间,过后的3个月,物流业会迎来货运量减少的淡季。”

“华人公司也因为庆祝农历新年而延长假期,许多厂家佳节期间都是停业的。”

大马港口仍正常运作

谢汉廷也是大马货运代理联合会(FMFF)副会长,他说,直到2月为止,大马港口仍正常运作,尚未受太大影响。

但也因为肺炎在新年前爆发,中国的许多工厂员工已经返乡,现在他们因流动限制和隔离、运输不畅等多重因素,难以复工。生产端的困难重重,令制造业放缓,最终将连带导致海运需求锐减。

“中国外的很多船运公司,因为货运需求降低,现在也在增加停航(Blank Sailing)的次数。”

从业超过40年的谢汉廷经历过立百病毒、A型流感病毒(H1N1)、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疫情,但他说过去这些疫情更多集中在当地,不像新冠肺炎以很快的速度在全球传开。

谢汉廷说,若新冠肺炎不能在未来两三个月内解决,延续到6月以后,制造商的需求变低,肯定冲击海运物流业。

“现在货运量是否减少,胥视运的什么货,(运载)制成品和农产品(的货运公司)受影响最严重。”

中国江苏省连云港一家工厂复工前,一名员工正进行消毒工作。
中国江苏省连云港一家工厂复工前,一名员工正进行消毒工作。

曾家麟:中复工困难重重

全球供应链遇瓶颈  

大马物流师协会总会长曾家麟也同意,物流供应链在农历新年前后放缓属正常现象,但如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更大的延缓。

他解释,以海运物流来说,进出口货物需经过的报关程序,因中国还未进入全面复工而导致拖延,加上须处理过年前的积压(backlog),数以万吨货物必然造成港口堵塞。

据综合报道,中国企业自2月10日起逐渐复工生产,但3周过去,各地复工情况却未尽理想,这是因为企业复工须经地方政府层层审批,而即便企业成功申报并获批、完成清洁消毒等防疫要求,但疫情导致的交通不畅,令许多外来务工人员想上班也困难重重。

曾家麟进一步解释,“复工难”过后,物流供应链也面对瓶颈。物流供应链是概括工厂、供应商、物流服务和交通基础设施等的综合复杂网络,现在交通运输受阻,人员流动和物流不畅,原材料进不来,制成品出不去,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没有同步复工,这对各行业的影响不局限于中国,甚至扩展至全球供应链。

“原料送不过来,本地的工厂就开不了工;然后半成品、制成品送不过来,这里的商家就没有东西卖。”

“全球90%贸易依赖海运物流,与大马间的进出口海运物流中国占比高达30%,而世界10大港口有7个在中国,加上中国是全球最大制造国,影响肯定是巨大的。”

物流史上最严重事件

曾家麟也是大马理科大学海洋物流博士研究生,他认为,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说是物流史上世界物流供应链网络受影响最严重的事件。

“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影响整个系统的事件,所以业界对此根本没有准备。”

“这将成为未来物流学绕不过去的个案研究之一。”

苏添来表示,若厂商或其主要供应商高度依赖中国进口,并且库存量不足,将首当其冲。
苏添来表示,若厂商或其主要供应商高度依赖中国进口,并且库存量不足,将首当其冲。

苏添来:高度依赖中进口

大马或有“断链”风险  

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疫情爆发时,大马经济尤其旅游业,同样损失惨重。不过,如今全球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中国经济的影响力也远超17年前。

大马厂商联合会(FMM)主席丹斯里苏添来点出,中国现在是大马最大的出口国和重要的进口国,本地诸多行业,即便是本土品牌,生产都离不开中国,因此想当然受到疫情影响。

苏添来表示,若厂商或其主要供应商高度依赖中国进口,并且库存量不足,将首当其冲。他说,所幸现在是淡季,本地厂商尚有存货,但若情况持续,库存消耗完毕,中国在复工后无法迅速恢复供应,则大马仍有“断链”风险。

“现在一个月而已,工厂都还有存货,如果情况持续两个月以上,一些工厂可能会没有原料,像各式零件一般不会有很多存货,加工食品保质期有限,难以大量囤货。“

他也补充,17年前的非典型肺炎虽对供应链有影响,但当时马中两国往来的物流没那么频密,厂商和商家存货较多;现在中国供应大量、频密且稳定,一般厂商并不会准备太多存货。

苏添来透露,特别是在汽车与电子电气领域,很多厂商都依赖中国进口配件。

杨振隆:多数产品中国制造

寻新供应商不易  

面对生产链中断的风险,与其被动等待中国加大生产,许多人自然而然想到要寻找中国以外的新供应商,不过这道理却是说易行难。

杨振隆在国内电商平台Shopee和Lazada上,代理销售多样智能家居和3C电子产品。他说,其销售产品并不一定是中国品牌,大部分却是中国制造,就算向其他国家购买产品,这些产品的原料仍然来自中国,依旧受到供应链扰乱的影响。

“几乎全球的3C产品都在中国生产,我们找过越南、泰国、印尼甚至印度的厂商,但这些国家多数负责生产某些配件,最终加工和组装的工厂还是设立在中国。”

“即便如此,这些配件的生产也还是依靠中国原材料的输出。”

因此他说,要找新的供应源,实际有相当大的困难。

杨振隆还举例说,一个手机有几百个零件,负责组装的大厂要和多家厂商合作,只要缺乏一个部件,都无法完成产品,而要找替代部件并不容易,尤其越高端的产业,越难在短时间找到更换或增加核心配件的供应线。

“一些产品线的厂商告诉我们,上游厂商供货吃紧,即便复工,能生产的数量也有限,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正常供应,根本原因在于供应链上游衔接不上。”

他还说,工厂复工后,如何解决物流问题也是中国生产商面临的另一大难题。

若停产持续 3C产品恐缺货涨价

杨振隆观察,虽然目前看来短暂的停产影响不大,但若停产持续到4月底以后,本地3C产品供应或出现缺货和涨价的情况。

他说,国内部分电商已因疫情导致的运费调涨,而调高3C产品价格约3%。

业者:不同国家进货

“部分业务或移出中国”

由上可见,一方面是新冠肺炎的疫情影响“无处不在”,冲击供应商、工厂、物流服务和商家等物流供应链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则是今天中国供应链体系已深度嵌入在“全球一体”的体系中,体现了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链的“无处不在”。

但这次疫情将对于本地业者未来的生产计划,乃至采购策略有一定影响。一些受访业者就说,日后考虑把部分业务从中国转移出去。

电商杨振隆透露,这两周开始听到同行讨论说,日后大家要开始往不同国家进货,降低中国供应的比例。

厂商联合会主席苏添来则说,其成员最近也意识到,不能全部依赖中国进口,待三、四月疫情过去,货源跟上以后,未来也会尽量在中国以外地区多元化供应来源。

他认为,受疫情影响,不仅国内会改变生产计划,即便跨国企业也不得不启用中国以外的备选供应商,或直接在国外开设分厂,而这些转移的制造业不一定会回来。

曾家麟说,若中国物流供应链出现问题,对各行业的影响不局限于中国,而将扩展至全球供应链。
曾家麟说,若中国物流供应链出现问题,对各行业的影响不局限于中国,而将扩展至全球供应链。

曾家麟:中短期仍依赖中国

物流师曾家麟则持相反意见,他认为,中短期内,全球物流供应链很难从中国转移出去,因为中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生产基地和消费市场,再考虑中国的科技水平和劳动力、运输成本,将产品制造和供应转移出去都意味着成本的大幅攀升。

但他说,长期而言,若供应商能在本地设厂,让货源来自本地,在应对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上,对本地厂商是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

作者 : 黄田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5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