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财经 > 投资法则

2020-03-23 09:40:41 2239330

马股染疫泻不止‧经济真的会衰退?

焦点策划
Advertisement


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2020年伊始,一粒粒漂浮在大气里的新病毒,将整个世界,甚至是资金市场搞得翻天覆地,刚刚欢庆历史新高的全球股市,瞬间从天堂摔下地狱,主要股票指数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在这个敌暗我明的混沌世界里,大马股市自然也难逃冠状病毒病的毒手,富时综合指数已摔落熊市,大马离经济衰退还会远吗?

从4次熊市探底

股市是经济晴雨表,这是道琼斯理论对股市最经典的归纳。自提出来后,100多年来几乎没有人提出挑战。

2020年伊始,全球资金市场已动荡不安,冠状病毒病全球大流行,加上石油价格战开打,令投资者忧虑供应链可能受到干扰、消费开销转向疲弱都可能导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也连累环球股市应声下跌。

冠病疫情和油价危机,燃起全球经济放缓的火苗,更惨的是我国还有政权变天等不明朗因素,使得马股跌势更为惨烈。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富时综指已从2018年的高位1863.46点高位回落30.06%至上周五闭市的1303.28点,俨然已进入熊市。

数据显示,自1995年以来,马股熊市的平均调整期为12个月,最长一次为18个月。不过,若以马股在2018年4月19日见顶来算,马股现已处于跌势长达23个月,而股市是否已经触底仍不可而知。

艾芬黄氏研究表示,马股在过去30年经历了4次熊市,其中包括1993至1995年的资金撤离、1997至1999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0至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以及2008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在这4次熊市中,马股在亚洲金融风暴的跌幅最惊人,达到69.73%,接著为全球金融风暴和互联网泡沫的39.33%和39.14%。

部份人士可能不认同冠病疫情将引发金融危机,更多会对股市带来短期影响。

因此,若我们以过去几次的重大疫情为准,会发现在持续9个月(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的沙斯疫情时,马股最糟曾下挫逾20%,并在随后8个月表现持续低迷。

相比之下,马股在H1N1疫情期间,因全球主要中行落实超级宽松货币政策,富时综指不跌反起,富时综指大涨569点或65%。

那么,问题来了,多数影响全球股市表现的非经济事件,往往会在情况好转后,带领股市出现V型复苏,那么这次由冠病疫情带来的熊市会有甚么不同吗?

V型还是U型复苏?

分析员说,当前投资者最恐慌的2大因素,就是油价和冠病疫情,但这两者都属于短期因素,相信一旦两大因素消散,股市将随即出现V型复苏。

“由沙地阿拉伯和俄罗斯掀起的石油价格战料不会长久,这主要是两大石油生产国现都处于财政赤字状态,因此决定不会放任油价长期低迷,以免对自身经济带来伤害。”

至于冠病疫情,他指出,中国疫情已经见顶,其他国家也纷纷祭出锁国等积极措施应对,相信疫情将朝正面方向发展。

“我们并不预见疫情将对需求带来破坏,采购订单依旧存在,等待工厂去兑现。我们预期经济增长将在疫情过去后急起直追,并呈现V型复苏状态。”

以沙斯为例,在疫情消退后,富时综指在随后9至12个月强劲反弹231点或34%,从2003年5月的671点走高至2004年3月的902点。

不过,Areca资本首席执行员黄德明认为,尽管马股已从高位回调超过30%,但碍于疫情远未结束,马股有很大可能录得类似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逾50%跌幅。

“我虽然认为当前卖压过甚,但基于投资者忧虑情绪未解,我相信套利卖压仍远未过去。当前的问题是,马股的反弹模式将会是V型、U型还是L型呢?一切我们都得等待疫情尘埃落定,否则短期内资金市场还是会持续上冲下洗。”

与此同时,政府近期宣布的行动管制法令也可能严重扼杀经济活动,这可能对企业盈利带来沉重压力,并对股市短期走势造成压力,促使分析员们普遍调低马股年终目标到1200点至1449点。

从股市预警  为经济把脉

随著证券界纷纷下调马股全年目标,是否意味著未来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经济衰退是否正在逼近?

艾芬黄氏研究发现,国内生产总值(GDP)与富时综指长期关联性虽仅有0.25,但两者关系却在经济显著放缓时趋向亲密,关联性高达0.7至0.8。

“我们的经济团队现预期首季GDP增速,将从去年第四季的3.6%放缓至2.5%,而这可能是股市评级进一步调低的先兆。”

麦格理股票研究(Macquarie)表示,全球各国相继封城将冲击人流和供应链,从而影响GDP,预见大马经济将受到进一步打击。

“更重要的是,国际油价猛挫更是令情况学上加霜。我们预测在最糟的情况下,全年经济仅可能增长2.7%,财赤也可能扩大至4.3%。”

不过,麦格理股票研究并不预期失业率会显著攀升,但服务业(特别是旅游业、酒店和餐饮业)薪酬将会承压。

英格兰及威尔斯特许会计师协会(ICAEW)表示,冠病疫情对旅游业、供应链和家庭开销带来影响,今年大马经济增长可能放缓至3.7%,但在量化宽松的宏观政策和财政振兴扶持下,2021年经济增长有望强劲反弹至4.5%。

“冠病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拖累我国上半年经济表现,但相关逆风料很快过去。”

ICAEW说,受到人员流动率增加,以及供应链的关系日益密切影响,冠病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将远比沙斯期间来得大,但在量化宽松政策扶持下,相信下半年经济将走向复苏。

MIDF研究表示,尽管全球股市陷入熊市,VIX指数也飙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高,反映出全球经济与衰退的距离已越来越近,但相信大马并不会出现经济衰退。

“我们观察发现中国经济情况正释出改善迹象,全球和国内经济料持续录得增长。”

3件事造成恐慌

MIDF研究发现造成市场恐慌的因素有三,即(一)冠病疫情、(二)油价猛挫和(三)政治乱局。在这3大逆风中,冠病疫情带来的冲击最为长久,这主要是全球供应链影响从原本的中国,一路延烧至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

此外,受到居家隔离影响,需求也可能转疲。该行预期在冠病疫情横扫全球下,今年上半年需求将萎靡不振,而各国政府祭出的财政振兴配套,以及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仅会造福国内导向领域。

“尽管如此,我们相信若疫情逐步消散,以及复苏迹象开始浮现,下半年全球需求将走向反弹。我们预见今年大马经济将持续扩张,但增速将从去年的4.3%放缓至3.5%,其中主要经济增长火车头──私人消费增长将趋向温和。”

振兴配套杯水车薪

MIDF研究表示,尽管家庭开销将获低通膨、就业市场稳定、国家银行减息,以及政府祭出“惠民”的财政振兴措施扶持,但随著大马进入第二波疫情,家庭开销可能受到影响。

“随著市场恐惧情绪升温,消费者可能选择远离购物中心,甚至暂缓出行计划,令总体经济活动趋向平淡。这也可能意味著政府祭出的财政振兴措施效果恐不如预期。”

MIDF研究说,家庭开销减少,最终将拖慢总体经济增长。

“我们预期全年私人消费增速,将从去年的7.6%放缓至7%。同时,服务业增幅也将从前期的6.1%减速至5.2%。”

更令人忧虑的是,MIDF研究点出,原产品价格剧烈震荡,这将影响矿业领域表现。受冠病疫情影响,国际油价自年初起已持续下行,而沙地阿拉伯和俄罗斯掀起的石油价格战,更令情况雪上加霜。

“以当前油价来看,我们相信大马政府的财政将受到影响。不过,随著边佳兰石油和天然气综合提炼中心第二期将在今年第二季启用,我们相信这将有助缓冲部份影响,预计矿业领域将进一步萎缩2.2%,比较去年为萎缩1.5%。”

税收大减
政府财政压力加剧

MIDF研究说,为缓和冠病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全球政府已陆续公布振兴经济政策,大马政府也不落人后,祭出总值200亿令吉的振兴经济配套,但却叫人对政府的财政压力感到忧心。

马银行研究表示,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放眼今年收入将达到2445亿令吉,其中755亿令吉或30.9%来自公司税,另506亿令吉或20.7%则为石油相关收入,两者即贡献联邦政府总收入的51.6%。

企业盈利削弱

“近期的事态发展,令政府全年财政目标叫人忧虑。首先,今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已下挫近50%。第二,全球经济显著放缓已不再是潜在风险,这可能削弱企业盈利,并最终影响公司税收表现。”

该行指出,石油税收与布兰特原油关联性甚高。假设油价落在每桶50美元、40美元或30美元水平,政府石油收入缺口分别为62亿令吉(-0.4%)、96亿令吉(-0.6%)和131亿令吉(-0.8%)。

至于公司税方面,马银行研究表示,政府预测公司税将增长6.7%至755亿令吉,但现仍难以评估经济放缓对公司盈利的影响。

“若我们以过去经济衰退的经验来看,1999和2009年公司税收分别减少9%和20%,相比之下,政府总税收仅下滑5%和持平,反映出公司税收的多寡与经济表现息息相关。”

该行说,在公司税持平、减少5%和10%的情况下,联邦政府税收将下滑47亿令吉、82亿令吉和118亿令吉。

更重要的是,在没有消费税的时代,政府的财政压力更为吃重。马银行研究说,虽然政府落实销售及服务税(SST),但与消费税的缺口却高达200亿令吉,就算扩大销售及服务税范围,也无法抚平政府的财政缺口。

“因此,政府需要透过紧缩开销来填补财政缺口,但这将面对两大阻力。首先,削减开销绝对是不受欢迎的选项。第二,任何的财政撙节措施都需三思而后行,以免加重冠病疫情对经济的下行风险。”

马银行研究认为,削减津贴是政府撙节的可行选项之一,特别是燃油津贴,再来就是向国家石油公司伸手讨钱。

“整体来看,政府现以实际GDP介于4.5至5%,以及每桶原油价60至65美元为标地的中期(2020至2022年)财政框架可能需要调整。”

肯纳格研究认为,若油价迟迟未见起色,以每桶40美元油价为准,预见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可能从3.4%扩大至4.3%。

经济放缓 改革停滞
信评有下调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增长放缓,以及财政改革停滞不前都将加大主权信贷评级遭下调风险。马银行研究指出,惠誉在上个月杪公布的声明披露的两个重点,可能影响对我国中期前景的看法。

“首先,在上届全国大选后,政治不稳定因素已成为我国挥之不去的长期因素,而这可能对国家长期增长带来影响。一旦经济增长落后大市,减赤努力也可能受到牵制。”

放水救市
二度减息 又急降准

政府财政实力不足,市场已普遍预期国行将在年内三度减息,最快将在5月再度减息25个基点至2.25%来扶持经济。

大马投行表示,随著全球主要中行已纷纷减息应对冠病疫情冲击,国行也料会跟进减息25个基点,令过去一年累积减息幅度达到100个基点,逼近2008-2009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150个基点。

“随著油价低迷抑制马币走势,我们相信透过财政和货币政策解决外围利空的选项有限,意味著国行进一步减息空间不足。”

不过,该行不排除国行可能进一步下调法定储备金率(SRR),来为市场注入更多的游资。而国行也于上周四(19日)宣布降低准备金1%,估计可为市场注入300亿令吉。

“若国行再度减息,将对银行业利息收入和净利息赚益带来更多下行风险。国行减息25个基点将导致银行业盈利减少1至%,而净利息赚益则可能下滑2至4个基点。”

更令人忧心的是,若油价长期低迷,以及冠病疫情迟迟未受控,银行可能需为此做出更多减记。大马投行说,尽管多数银行披露对受疫情影响的领域(旅游、酒店和航空等)曝险度不高,但忧虑的是间接受到疫情冲击的其他领域。

“我们现仍难评估疫情和低油价情况会持续多久,保守估计这将增加银行2020-2021财政年信贷成本10个基点,再加上国行再度减息25基点冲击,我们下调银行业今明2个财年盈利目标6.2%。”

不过,惠誉认为,冠病疫情导致的经济、信贷增长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盈利减少,将对东南亚银行业带来打击,但相信大马银行业可靠的包销标准,以及充裕的盈利和资本缓冲能力将有助于抵销任何的信贷评级影响。

“尽管如此,中国是大马最大出口市场,意味著中国经济显著放缓可能稀释企业盈利表现,进而对银行业带来间接影响。”

尽管如此,国行数据显示,国内银行所有的资本要求均高于监管要求,有足够缓冲严峻宏观经济和金融冲击的能力,因此纵然银行盈利可能减少,并不会动摇领域强稳的基本面。

作者 : 洪建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3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分享资源 共享盈利”‧蔡鹏声做大胜高

    2020-03-02 12:40:58

  • 掌握疫情全局·投资大师:投资回归基本面

    2020-02-24 13:15:00

  • 政府致力推行STEM‧育式培蓄势待发

    2020-02-17 20:29:46

  • 疫情过后股市料强弹·马股危中有机

    2020-02-11 12:47:27

  • 猪事不顺后‧马股现鼠光?

    2020-02-03 19:43:52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