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4-02 07:20:00 2245717

丁杰隆.除了诺希山,还有国家银行

城乡大桌
Advertisement

晚近20年,马来西亚共遇上了三场经济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20年由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所引起的萧条恐慌。

相较之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马来西亚的冲击幅度较小。当时西方国家的经济衰退和消费疲弱,短暂影响了本地企业的出口和经商情绪,如减少投资、暂缓扩张和削减就业岗位,政府分别推出两套总值达70亿和600亿令吉的经济振兴配套,使我国经济增长从2009年-1.7%迅速回升至2010年7.2%。

2020年面临的经济危机则和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有点相似,基本上各行各业都将毫无避免遭遇重创,且是同一时间面对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动荡,主角同一人是马哈迪。

但不一样是,相对1997年,马来西亚的银行金融体系已经比过去巩固许多,也在风暴来临前未雨绸缪做足准备,而稳定的汇率则确保了物价没有大幅上涨。1998年马来西亚经济增长为-7.5%,而世界银行则预测今年增长为-0.1%,但世界银行也说明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作出精准预测是困难的。

国家银行对银行金融机构的法规遵循和督导更为严厉,在货币政策和银行金融机构的治理和监管也更为健全,有赖于1990至2000年代银行合并潮、1997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在一马公司丑闻后所吸取的教训和反省。

国家银行近年更实施了严谨的借贷审核,一来试图降低家庭负债,二来则是避免严重银行呆账。尽管过去时不时有政治人物要求放宽借贷条件,但这些政治人物必须注意到,根据2018年国家银行年度报告,我国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高达83%,其中52.8%来自购买房屋。相较之下,1997年仅为43%。

国家银行欲降低过高家庭债务,正是因为担忧一旦经济放缓时,诚如今天,将对低收入人士的还贷能力造成很大影响。这是为何国家银行得向国内各家银行进行道德劝说,允许个人和中小企业暂缓还贷半年,因为以目前的高家庭债务,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大部分失去工作或收入减少的人士无疑将无法准时还贷。

在此次冠病危机中,国家银行也联合辖下银行组织“银行国家队”主动出击,半年内两度宣布下调法定储备金率(SRR)至目前2%,为银行体系释出约300亿令吉流动资金。国家银行今年也两度调低隔夜政策利率(OPR)至目前2.50%。

此外,为了扶持本地中小企业继续营运并保住雇员就业机会,国家银行也主导推出多项总达131亿的强化融资配套,如特别援助担保(SRF)贷款、农业食品融资(AF)、中小型企业自动化与数码融资(ADF)、微型企业融资(MEF)等,批准率达84%。然而,从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公会3月展开并收到的约15,000份问卷调查显示,超过77.6%的中小企业仍未曾提出上述申请。

国家银行积极主导和介入市场,使银行金融体系尽管面对挑战,但至今仍然保持强稳,正如卫生总监诺希山在几乎无政府状态下一夫当关,表现有目共睹,不容后门政府收割。

所以,国会议员和平民百姓能做的,就是要持续捍卫国家银行的政治中立和独立运作,确保这些专业、优秀并以国家利益为优先的技术官僚,避免在接下来更严峻的政治经济氛围中遭到更大政治干预和威胁。

唯有先确保宏观经济运行转好,尽可能消除银行金融体系存在的系统性风险(financial systemic risk),才能赋予调控国家经济的另一只手臂——财政部与其财政政策,有更灵活和更针对性的工具手段去协助遭遇重创的国内企业实现改革与转型,以从经济危机中走出。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2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2月贷款成长3.9%超预期·行管令下全年贷款恐零成长

    2020-04-01 18:03:00

  • IMF:​全球银行系统恐需结构重组

    2020-04-01 16:22:00

  • 冠病冲击·非居民资金外流·马币2月贬值3.3%

    2020-04-01 11:15: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