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4-12 20:00:00 2252363

哥美兹教授.进一步巩固权力?政府相关公司高层换人疑云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国盟甫掌权不过一个月余时间,但政府相关公司(GLC)董事及高层人员变动的幅度和范围,让人感到困惑不已。由于国盟现在由首相和其他曾在希盟政府服务的资深部长领导,他们以前委任相关人员,如今却更换这些领导层,更令人不解。

在大马,一名内阁部长可管辖大量的政府相关公司,由于获委进入内阁重要部门的政治人物,对企业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有必要阐述一下近期的政府相关公司发展史。

在2018年大选前,由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承诺将对政府相关公司进行改革,这竞选宣言非常重要,因为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牢牢掌控大马首屈一指的政府相关公司。

这类首相兼财长的做法,被指造成严重的滥权行为,包括一马发展公司、朝圣基金局、玛拉机构等丑闻。

纳吉领导时期,4个政府部门拥有巨大的商业影响力,它们分别是首相办公室、财政部、乡区发展部及企业发展部。当希盟执政后,首相马哈迪新增了经济事务部,重要的土著政府相关公司被转移给阿兹敏阿里(当时仍在公正党)负责。马哈迪也将重要的投资臂膀,即国民投资公司(PNB)从财政部移去首相办公室。这表示,虽然首相不再兼任财长,但反对党长期以来的批评,即相关经济权力已被移至首相办公室。

马哈迪随后委任了来自土团党的丽娜哈仑担任乡区发展部长,企业发展部长则是同党的礼端尤索夫,两者皆不曾有领导政府部门经验。乡区发展部负责管辖许多低收入、贫穷土著居住的乡村地区,属下机构包括玛拉机构和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Felcra)等,这些法定机构都拥有大量的政府相关公司。

企业发展部则负责管辖占据企业界98.5%的中小型企业,换言之,马哈迪及土团党对大马企业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国民联盟权力转移

国盟掌权后,尽管阿兹敏和礼端尤索夫仍留在内阁内,但上述部门起了变化,首相慕尤丁解散经济事务部,将旗下机构拼在首相办公室下。已成为土团党员的阿兹敏,如今负责较不重要的贸工部。

虽然阿兹敏被委为高级部长,但由于贸工部掌控的政府相关公司不多,因此对这类企业的影响已减弱。

若拿马哈迪和慕尤丁比较,如今后者对企业界有更大控制权。隶属首相办公室的关键机构包括国民投资公司和大马唯一的国家主权基金,即国库控股。这两机构控制了大马前10大上市公司的其中8家,它们包括马银行、联昌银行、能源公司国能、电讯公司亚通、多元化经营的森那美、石油相关公司国油化学和医疗公司IHH等。

此外,没政治背景的银行家东姑赛夫鲁被委为财长,表面上,这是任命“技术官僚”,而他本身也强调不是政治人物,希望能在没政治干预下履行职责,但马上被巫统资深领袖邦莫达反驳,称“他不了解本身受委,其实就是一个政治举动。”

财政部管辖的机构,包括拥有大量存款的雇员公积金局、退休基金局(KWAP)、财政部长机构等。

有趣的是,虽然丽娜哈仑加入国盟政府,但现在乡区发展部却交由另一名较资浅的土团党党员阿都拉迪夫掌管,她本身则去了妇女部,而该部并没显著有权势的政府相关公司。至于阿都拉迪夫,他是前巫统党员、现任丰盛港国会议员,该选区位于慕尤丁的大本营柔佛。

由于乡区发展部掌管很多法定机构和政府相关公司,在农村拥有巨大影响力,许多地区长久以来都是巫统的基本盘,因此这部门的领导人,向来由政党资深领袖出任。由于土团党在这类选区所获得的支持较少,因此继续掌管乡区发展部显得非常重要。

至于企业发展部,则交给了来自东马砂拉越的旺朱乃迪,后者是该州执政党土保党员,这或许说明慕尤丁不重视负责中小型企业的企业发展部,这部门属下机构包括中小型企业银行、人民银行。

不过,慕尤丁很快就晓得他失察了,因为他甫公布本身的第一轮振兴经济配套,就面对各中小型企业协会的猛烈批评,进而被迫在一个星期后,再度宣布协助中小型企业的援助配套。相关协会认为慕尤丁第一轮宣布杯水车薪,指若没获得援助,至少一半的中小型企业将倒闭,进而导致400万人失业。

首相办公室和土团党如今牢握大量企业控制权,让人吃惊与担忧。与此同时,慕尤丁担任深具影响力的国库控股主席,而财长东姑赛夫鲁受委董事,马哈迪时代获委的阿兹敏,董事一职则获得保留。

虽然首相担任国库控股主席和财长是董事部成员是惯例,但贸工部长担任国家主权基金董事,却是前所未有的事。

一些与关键政府部门有密切联系的政府相关公司,其董事部成员也有所变动,一些人是主动辞职。

举例说,由国大党沙拉瓦南担任部长的人力资源部,传出消息将委任土团党国会议员莫哈末费沙,担任旗下机构大马社会保险机构主席一职,取代7日离职、具有保险专业背景的扎克里。

无论如何,由于上述法定机构相关法律已阐明,主席人选不能有政治背景,因此莫哈末费沙的任命不太可能成事。但该部门其他机构则有了变动,人力资源发展基金(HRDF)董事部主席诺法丽达(非政府组织G25成员)被撤换,新主席是国大党前青年团长尼尔森。

冲突与变化

涉及政府相关公司的课题有3大要点,首先,上述人事变动并未反映出被相关部门掌控的政府相关公司真实数量和实际情况,也没有个别董事不再为这些公司服务的完整名单。

政府相关公司董事职变成政治酬庸,可以分配出去的董事职位数量很多,用来安抚那些未获得内阁职、心怀不满的人民代议士。

第二,就连国盟成员党领袖也非议部门重组和部长任命;第三,更让慕尤丁烦恼的是,他要在迫在眉睫的土团党党选前,解决党内派系斗争。马哈迪继续担任党主席,但慕尤丁却要面对挑战他总裁一职的马哈迪儿子慕克力。

更甚的是,慕尤丁似乎没获得巫统全力支持,巫统公开质疑他的内阁名单。巫统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曾是内阁成员,她开腔批评其政党国会议员理应获得“更多重要部门”职,且“联盟政府”不应“一党独大”。

巫统前国会议员沙里尔则认为,内阁成员的挑选,并未反映集体精神,另一名巫统领袖达祖丁也直指阿兹敏受委高级部长不妥,称“我们对这事感到不舒服,我认为这延续了土团党的议程,甚至可能还不仅如此。”

仅有一名来自巫统的领袖,即依斯迈沙比利,被委为国防高级部长,这部门所掌控的政府相关公司也不多。在纳吉时代,依斯迈沙比利是乡区发展部长。

与此同时,马哈迪已开腔指委任部长和政府相关公司高层的权限,会被国盟政府用来吸引跳槽者,以巩固后者在国会的地位。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我们在国会有逾114席,但如今越来越少”,因为慕尤丁挖了他的人过去。实际上,慕尤丁创造了大马史上人数最多的内阁之一。同时,预计未来数个星期,会有大量的政府相关公司高层任命。

令人不安的趋势

以往和现在的趋势显示,即便大马自2018年至今迎来3个不同政府,政府相关公司仍被不负责任地利用,原本成立这些公司的宗旨,是要纠正社会不公现象,却成为统治精英用来巩固权力的重要政治工具。

这些政府相关公司已被利用通过3种方式,以帮助统治精英的既得利益:首先,将源自政府的各种优惠,派发至各主要选区,以获得选举支持。第二,允许委任政治人物加入政府相关公司董事部,以获得政党的支持。第三,马哈迪认为,国盟提供有利可图的董事职,导致政党有人跳槽,进而让他领导的政府垮台。

由于政府相关公司是在经济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主要企业,必须对这些大规模的董事部成员变动提出质疑,因为它们极具破坏性。当政府相关公司需被用来支撑因COVID-19疫情陷困的经济时,它们却继续被用作保留和巩固权力的工具。

作者 : 哥美兹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2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指无理解雇前朝任命者·拉菲达抨政府决定荒谬

    2020-04-09 19:37:44

  • 消息:包括巫统重量级人物·“更多国盟国议员掌GLC”

    2020-04-08 08:59:16

  • 传国盟政府施压‧要峇基沙烈辞棕油局主席

    2020-04-06 18:07:07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