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4-17 08:00:00 2255023

郑丁贤.政治人物不值一件防护衣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如果你还相信政治人物拥有高高在上,万民敬仰的地位,那你并不了解现在从政者的处境。

很多人眼中,如今政治人物几乎是可有可无;特别是一些爱作秀,缺乏生产价值的从政者,更是让人生厌,形同社会负资产。

而我指的从政者,包括了在朝和在野的人物;特别是经过2月政争,以及大流行病的洗礼之后,从政者的地位更是直坠谷底。

远的不说,举两个近例。

巫统的高教部长诺莱妮日前访问玛拉工艺大学(UiTM)的冠病化验所。据她所说,是要了解大学如何协助政府对抗冠病。

看来合理,她毕竟是高等教育部长。

但是,问题出在她穿上全套防护装备(PPE)。

很多网民不满的说,目前抗疫前线已经缺少防护装备,特别是防护衣只有19天的存货;而这位部长浪费了一套宝贵的防护装备。

有网民甚至责问,如果有任何医疗前线人员因为缺乏防护装备而感染冠病,必须追究部长,要她负责。

不只一般网民,也有专科医生推文,指部长视察化验所不是问题,但是,她只需要戴口罩,而不是穿防护衣,浪费医疗资源。

部长有本身的理由,但公众舆论则是一面倒的倾向网民和医生;这也让之前已经因抖音视频而难看的高教部长,这一次又陷难堪。

情境之下,人们感觉一件防护衣的价值,还超过一个部长。

而在沙巴的斗湖,行动党的州助理部长黄仕平,被网民揭发在富人区派发米粮救济品,还把一张豪宅屋主领米的照片po上网。

疫情肆虐,很多穷人没饭吃的时刻,把米粮送给有钱人;这不是笑话,而是一个黑色悲剧。

而这位助理部长事后解释说,区内穷人都派送了,才派给中产阶级。不过,人们置疑,有限的救济品,真的已经满足了无限的贫穷吗?而地方民众也说,那两个高级住宅区,住的不会是中下和中产阶级。

政治人物是缺了大脑,还是只爱作秀?政治是服务弱势群体,还是讨好选民?

过去,做秀是政治人物的必修课。没有做秀就没有宣传,没有宣传就没有知名度;没有知名度,选举就很难选得上。

但是,人民的眼睛比过去亮了,是做秀还是做工?是服务社会,还是假公济私?大家看在眼里。

还有,这个时代,权力已经扁平化了,它不专属于政治人物,而是分布于民间;人们不允许政治人物垄断权力和话语。

当诺莱妮穿上医疗前线人员迫切需要的防护衣,人们不会因为她有部长身份,而允许她拥有特权;当民众指责黄仕平把救济品派送给选区内的富人,他不能用“政敌挑拨”来搪塞。

这么说来,政治人物是否还有价值?

有的。只要他们能够创造正面价值,发挥他们的应有角色,才能建立从政者的地位。

我知道的是,有些从政者,在抗疫期间,默默的在幕后筹集资源,通过他们的管道和关系,为医疗前线找来很多的防护装备;有部长协调部门的专家,开发了抗疫讯息的软体设备,但不自我宣传;也有人积极主动的向学者和非政府组织收集意见,拟定解决民困的方案。

他们都很低调,但是,他们是在做事,而不是做秀。他们在创造价值,而不是消耗社会能量。

至于那些还在利用公共资源来自我宣传,借用媒体来抬高身价的从政者,只让人嗅到一阵阵过期的腐气。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7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叶静薇.部长别再唱反调

    2020-04-14 07:30:00

  • 林瑞源.政客口水喷不死病毒

    2020-04-13 20:30:00

  • 高教部长:内阁商策略‧护送滞留宿舍学生回家

    2020-04-11 15:03:03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