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4-20 07:27:00 2256662

哥美兹.治理不善:政府相关公司危机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伊斯兰党总秘书兼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近期发表了具争议性的言论,引起政治风暴。他指伊党18名国会议员中,有9人没获正副部长职,因此他们会被“赋予管理政府相关公司(GLC)职责...因为他们所有人皆符合资格,他们是国会议员。”无论如何,相关委任要获得首相慕尤丁批准。

最让人震惊的是,达基尤丁说这话的时候厚颜无耻。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中,因疫情而无法避免的严重经济衰退时刻,达基尤丁和其他国会议员,却认为委任政治人物担任政府控制的商业机构董事,这类备受批评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

备受抨击

各界迅速对达基尤丁的说法展开抨击,公民社会成员、前公务员和前政府领导人,都发表了语气措辞强硬的声明,警告达基尤丁所说的仅是政治酬佣。当中前副首相兼财政部长安华的回答,值得深思。

如今身处反对阵营的安华,指委任国会议员领导政府相关公司是项“罪行”,他指本身无法理解政府要如何捍卫本身的不当政策,即“当人民仍挣扎求口饭吃时,执政党每名国会议员却获得额外职位、津贴、办公室等。”对安华而言,类似委任仅是“维护国会议员和朋党利益。”

无论如何,安华不否认当希望联盟掌权时,同样有类似做法,但他指相关掌管政府相关公司的人选具备资格,包括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术和专业资历”。他也补充,虽然可以质疑前朝一些委任,但现任政府过分的做法,肯定史无前例,也无法辩驳的。

达基尤丁和安华的声明都点出一些重要课题,就是委任政治人物担任政府相关公司董事,是一个长期不变惯例,所有政党在获得政权后,都乐此不疲。

有趣的是,行动党和诚信党领袖还未回应达基尤丁的言论,前首相兼土团党主席马哈迪也仍未开腔。

州属政府相关公司

达基尤丁的言论也带出了另一个备受忽略的课题,即全马13个州政府中,也有类似的企业,许多州属政府相关公司,也面对政治人物治理不善的问题。

州属政府相关公司的治理模式,有必要重新检讨,因为2018年5月全国第14届大选后,8个政党分别掌管13个州政府,几乎所有政党的领导人,都无意改革这些长久以来被视为获得政治支持的重要工具。

即便在全国第14届大选以前,出现了一系列涉及政府相关公司的丑闻,情况仍是如此。这些丑闻涉及大型企业,例如一马发展公司(1MDB)、朝圣基金局、联邦土地发展局和玛拉机构,民众不断辩论有关委任政府相关公司董事的方式。这4家机构的董事部主席均为巫统政治人物。

毫无意外,希盟在其竞选宣言内,称会重新检讨政府相关公司的“治理结构”,以确保“有效制衡”。另一个在竞选宣言被提及的课题,是“更丢脸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有多少家政府相关公司,但很多朋党继续在政府相关公司任职获得津贴。”

这里有2个关键点,在讨论改革之前,须进行详细的评估,以确认这个国家到底有多少家政府相关公司,及它们成立的理由。此外,政府相关公司也是政治献金的重要来源。

这些政府相关公司包括国家主权基金、投资臂膀、法定机构、上市公司和基金会,有不同的职责。有必要区分它们及保留具有重要职责的政府相关公司,如具有社会经济角色者,协助大马最弱势社群如吉兰丹乡村地区,及哪些单纯是用做政治赞助和分发利益的,后者普遍出现腐败。

没有政治意愿

全国第14届大选后,希盟领导人没有政治意愿,采取果断行动进行改革,所有希盟成员党已掌控政府相关公司,党员出任州政府首长,就算他们已在竞选宣言中做出承诺,但这些政治人物知道政府相关公司的董事职位,可用作奖赏他们的支持者,及作为获得款项资助政治活动的管道来源。

此外,因有太多的政府相关公司,当中许多都在监督范围外运作,而监管机构如大马反贪会及选举委员会,对不透明的政府相关公司世界所知甚少或不了解,例如它们经济上如何运作及作为政治献金来源。

当对这些州属政府相关公司进行检测后,就会发现许多资源错配情况,和联邦级企业大同小异。州属政府相关公司另一问题,包括差劲的投资和滥用商业机会利己,从而导致生产力缓慢成长。

无论如何,不同的州政府有不同的做法,一些州政府成功地创建了充满活力的企业。

柔佛医药保健(KPJ)是上市公司,母公司柔佛机构由公务员领导。此外,槟城、雪州、霹雳、吉打、彭亨、登嘉楼、沙巴州政府,也控制了一些上市的政府相关公司,虽然它们大部分不是首屈一指的企业。

另一方面,达基尤丁的家乡、由伊斯兰党执政了30年的吉兰丹,尽管有大量的政府相关公司,但并没有任何举足轻重的企业。更令人不安的是,根据智库IDEAS的研究显示,大量的伊斯兰党员包括达基尤丁,受委担任这些州属政府相关公司董事。

因此他本身的声明,仅是反映了吉兰丹向来的情况。政府相关公司仅是政党机制的一部分,而这些政治人物并无意让企业在贫困的州经济中,扮演关键角色。正当大马面对经济危机,让伊斯兰党领袖去领导国家级别的政府相关公司,令人震惊,其前景堪忧。

从历史中可学习到,政治人物清楚了解政府在经济中有强大的影响力,因此,委任政治人物领导政府相关公司,更是巨大的责任,但政府委任不符合资格者出任董事,不负责任的程度让人震惊。又或者委任专业人士时,这些人仅为其政治主子服务,而不是为了国家利益。

政治人物管理政府相关公司的方式,正是这些企业很难取信于人和建立公信力的原因。这些联邦和州属政府相关公司,需要马上进行重大改组。

慕尤丁困境

对国民联盟最高领导人而言,他们不愿承认希盟的宣言,这些领袖特别是首相慕尤丁和高级部长阿兹敏,在纳吉时代是主要的批评者,指控政府相关公司遭滥用,他们应该清楚知道为何要对政府相关公司进行改革。

实际上,慕尤丁任相后首次发表全国性谈话时表示,他将“提高行政廉洁和管理”及“打击贪污和滥权”,但委任国会议员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董事,将会破坏这些承诺。

为何如此奖赏这些伊斯兰党国会议员?慕尤丁的盘算是在下个月国会开会前,通过政治委任巩固其支持,这点和任人唯贤毫无关系,即便达基尤丁坚持另一种说法。

慕尤丁的问题是,如今民众已更了解政府相关公司,可在经济不景时所发挥的关键作用,远比私人企业能做的来得多。关于这点,慕尤丁在公布振兴经济配套时,已不断提及。

虽然各界对达基尤丁批评不断,但慕尤丁至今没有回应此争议性课题。慕尤丁的困境,是他面对巨大的压力,即在面对疫情Covid-19时,需端出合适的经济应对措施,和用政治酬佣方式让自己继续掌权。

两者之间求取平衡,如果慕尤丁能做到的话。但看起来他不太可能做到。

Edmund Terence Gomez: Irresponsible governance: GLCs in crisis

作者 : 哥美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0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行动方略:勿以政治为考量‧应委专才任政企主席

    2020-04-15 22:17:43

  • 人民愿景:金钱政治恶性循环·“勿委议员掌政企”

    2020-04-13 21:44:19

  • 传国盟议员将任政企主席· 13巫统领袖“榜上有名”

    2020-04-12 22:04:46


  •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