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财经 > 投资法则

2020-04-27 11:10:00 2261183

石油危机“疫〞发不可收拾(第一篇)

焦点策划
Advertisement

(法新社档案照)
(法新社档案照)

沙地阿拉伯及俄罗斯减产谈判不欢而散,沙地抛售石油压崩油价,对全球冠状病毒病疫情“火上加油”,全球市场一时喘不过气来。石油危机一个多月后取得突破解套进展,接下来灾情尚有待观察,料仍危机潜伏。《投资致富》探讨石油危机来龙去脉、最新发展及对大马油气业及经济冲击、市场关心的马股油气股是否见底,伺机部署。

疫情是诱因
沙俄是导火线

冠状病毒病疫情横扫全球,也使全球石油需求大跌,是今次石油危机主要诱因,沙地阿拉伯及俄罗斯于2020年3月6日的石油减产谈判破裂,则是引爆今次石油危机的导火线。

与俄减产谈判破局
沙地降价增产

当天,沙地与俄罗斯在维也纳举行的减产会议上不欢而散,沙地即迅速以降价及增产策略压低油价,逼俄罗斯重新回到谈判桌,掀起今次震撼全球的“石油危机”,使全球石油市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适逢冠病疫情全球扩散,严重打击全球经济之际,沙地不减石油产量反而大肆增产,使石油供应涌入市场,导致全球石油价格暴跌,撼动全球石油业的前景。

就以大马市场来说,油气股股价应声崩跌,一些上游领域的油气股股价更是砍半。市场预期若是油价过低,将使它们持有的油气工程合约变得不可行,加剧不明朗因素及潜在变数,股价何有不跌之理。

当时沙地增加石油产量之余,也表示计划于4月进一步增产至创纪录每日1200万桶,比3月的970万桶增加230万桶,并下调原油销售价格在全球主要市场“拉客”,包括亚洲、美国、西北欧及地中海地区等折扣最大,摆明向不太愿意减产的俄罗斯直接挑战,甚至是向整个石油市场宣战。

市场认为,这是沙地短暂进攻策略,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沙地也肯定需要付出代价,这可从沙地股市大跌即可见一斑,因石油削价行动将使该国油钱收入大减。

沙地确定掀起“油价战争”后,国际油价不仅直线坠入4年最低点,各国股市也因此惨绿大跌,布兰特原油在6小时内重创31.3%;西德州原油更是一举暴跌34.2%,直线坠底幅度,也写下1991年1月17日美军发动“沙漠风暴行动”空袭伊拉克以来,国际油价的单日最大跌幅。

国际原油价格于2019年底每桶尚有60美元,石油战后一度跌至近20美元,波动剧烈度,令市场震惊。

减产会否延长成焦点

其实,沙地及俄罗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盟友(油盟+)3年多前即联手减产控制油价,石油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40%以上,并于2016年首次承诺集体减产,将石油价格控制在适当水平。减产协议是于今年3月杪到期,之前石油市场即关注协议是否能继续延长,市场情绪已感不安。

在沙地与俄罗斯稳价谈判破裂之前,全球石油的需求与价格就已因冠病疫情“瘫痪中国经济”而进入供过于求窘境。因此,为护航全球经济与稳定石油价格思考基础上,作为产能最大及世界第一产油国的沙地,才不断施压俄罗斯及盟国联合减产。

俄罗斯对持续减产却全力反抗,除了力主透过放任增产来“重整油价市场”,甚至更把暴跌油价战略矛头,瞄准了美国页岩油工业,特别是过去多年来联合减产托高油价,反而养活及利益了美国页岩油商,“培养”出另一个强劲竞争对手。

若是没有达致新协约,全部产油国在没有约束下自行放任增加产量,将不会再限制石油产量,势必使石油价格大跌。在沙地及俄罗斯还没有进行新一轮的洽商谈判之前,石油市场已感到不安而使油价震荡下行。当双方于维也纳减产会议触礁,沙地以增产出击,触发今次这一轮的石油价格危机!

沙俄减产稳市

沙地及俄罗斯油价崩跌危机于今年4月传来突破正面发展,以沙地为首的油盟+于4月12日达成史上最大规模减产协议,从5月1日起的两个月,每日减产石油近1000万桶。

分析员认为,这有助缓和原油价格跌势,惟还不足以全面抵销全球每日消耗量减少2000万至3000万桶的劣势,短期内国际石油市场依然震荡波动。

2020年4月9日,石油削价战整个月后,沙地阿拉伯及俄罗斯同意5月起减产石油,油价崩跌危机取得突破进展,油盟及盟友同意达致协议,削减产量五分之一以上,终止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的“价格战”。

油盟5月起减产1000万桶

沙地与俄罗斯4月9日宣布,同意继续结盟合作,重新平衡全球石油市场。油盟+将在首两个月每天减产约1000万桶石油,接着减产将逐渐减少至800万桶及600万桶,新交易将截至2022年4月。这等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在推文宣布减产1000万至1500万桶的低下方,或等于全球石油供应的10%,沙地及俄罗斯引发的石油危机,经历了一个多月之后获得“解决”,惟市场认为有关解决方案有待考验。

避免石油过剩危机再现

根据沙地官方声称掀起石油战,是为了要“惩罚俄国”拒绝配合油盟的稳价减产,实行以退为进;同一时间,沙地在宣战后48小时内,却先后传出“王族高阶成员谋反被捕”及84岁国王萨尔曼接近“驾崩”不安谣言,也可能与沙地权斗及扯后腿事件有关,特别是据说有王室成员“秘密与外国人会面”密谋夺权事件有关,惟没有获得有关人士反应或证实。

沙地开战惩罚不愿减产的产油国,也可能是要避免重蹈过去“石油过剩危机”的覆辙。今次石油战博奕心态,与1986年代爆发的“石油过剩危机”高度类似。当时世界在1973石油危机、1979伊朗伊斯兰革命、1980年两伊连串震荡事件中,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油价景气。但在各大油国之间拼命抢市、恶意增产,于1980年代中期造成了“供过于求”结构性危机。

当时沙地具有强大产能调节能力,曾不断呼吁油盟成员减产不果;反而自己主动减产后,海外市场却被各国“增产抢市”,最终在多次谈判无效之后,愤怒地决定于1986年“放弃油价稳定方针”,并以产能百分之百全开灌油战略,重创了所有不配合稳定价格产油国家经济体。

这也触发了国际油价长期走低、直到90年代才逐渐回稳,也让沙地及其他中东产油国吃了不少苦头。相信沙地今次不惜掀起油价危机,就是不想产油失控,重蹈覆彻。

沙地以退为进
强化主导地位

沙地阿拉伯今次发动油价危机,大肆增产降低油价,其实是以退为进策略,因为在世界3大产油国之中,沙地却是最希望油价走高的国家,以支持庞大国家财政预算案。

庞大财政预算案
沙地最希望油价走高

沙地霸占世界最大产油国宝座数十年,掌控全球石油价格及带来巨大财富。惟随着俄罗斯近来油气业蓬勃发展,目前产油量与沙地不相伯仲,加上过去十多年来美国页岩油崛起,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及石油出口国,沙地可能跌至老三位置。

根据市场分析,目前俄罗斯要达到财政预算平衡,石油价格需必须落在每桶40美元水平。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产油成本也是落在约40美元,惟独沙地在达到国家财政预算平衡,油价则必须要达到每桶84美元,比俄罗斯及美国整整高出一倍多。

基于这点,沙地比其他产油国更需要高油价。为什么沙地财政预算搞到如此紧绌(该国拥有丰厚储备金作后盾),这可要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说起。

当年,美国爆发次贷风暴后,联储局推出量化货币宽松政策,或等于大肆印刷美钞支持经济及企业不倒以渡过危机。当时美国做出的一项重大策略投资,就是每年投入数以千亿美元计资金发展开采页岩油,生产成本由当时每桶逾70美元、逐渐改善生产技术至更低水平,并在全球石油市场日具竞争力。

2014至2016年之间爆发的石油价格崩跌危机,其中一个主要诱因,包括世界一些产油国或集团,例如沙地不惜以削价战及供应量逼使竞争对手倒闭,特别是竞争力日益增强的美国页岩油商。虽然这场削价战逼使许多较不具竞争力的产油商倒闭,惟沙地也付出很大代价,使国家财政预算更为吃紧,种下目前需要每桶油价达到84美元,才能达到财务收支平衡的窘境。

(法新社档案照)
(法新社档案照)

美不加入战围

之前就有分析员认为,今次沙地和俄罗斯互相“自杀式”降价,持续时间不会长。从沙地角度来说,该国不愿长期打石油价格战,虽然石油开采成本低,但该国经济发展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更高。

若是长久战,全球最大石油输出国——美国将受创最重,所以没有加入战围必要,主要是页岩油开采成本远远高于普通原油。即便美国参与,也无法通过石油价格战拖垮俄罗斯经济。

所以,美国料不会参与此次石油价格战,避免战情复杂化,本身也吃亏。

过去十多年以来,美国石油业产生巨大变化,前后在页岩油领域的开发,已投下数以兆美元计投资,使美国从净石油进口国转变为全球最大净出口国,而产量成本比俄罗斯及沙地来得高。

根据最新数据示,油气业占美国经济比重日益重要,占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约8%。多年来每年在油气业领域投下数以千亿美元计的投资,且支持1030万个高薪工作机会,这使美国没有加入石油战需要与必要,因对美国是弊多于利。

G20减产不明确

紧随沙地与俄罗斯宣布合作每日减产1000万桶,20国集团(G20)能源部长于4月10日的会议后,公报未明确石油减产细节,显示石油减产洽商没完全谈拢,油价前景依然不明朗。

备受全球瞩目的20国集团能源部长会议于4月10日举行,由轮值主席国沙地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主持下召开。全球第一产油国——美国在会议上针对减产事宜并没有表态。最终结果,还是让市场失望了。

会议后,20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地能源部正式发布20国集团能源部长会议公报。

20国集团能源部长意识到疫情蔓延,加剧能源供需不平衡和市场不稳定,直接对石油和天然气等行业造成负面影响。

本次会议的重点是全球第一产油大国——美国的表态,在之前一天的油盟+机制会议中,沙地和俄罗斯等国就原油减产协议达成初步意向,并希望美国参与其中。但美国能源部长丹.布鲁耶特在会上仅表示,2020年底前美国原油产量将每日下降约200万桶,并未明确对原油减产做出承诺。

油盟及盟国同意将石油产量削减五分之一以上,并表示希望美国和其他产油国共同努力提高因疫情爆发而遭受重创的石油价格。预期石油危机尚有下回分解。

油价负值
油市乱象百出

纽约期货市场于4月20日创下历史纪录,纽约5月期油合约于21日届满,惟市场却没有人接货而惨遭抛售,狂跌300%,至-37.63美元,成为历史上首次跌至负数。

油价负数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储存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价值,理论上买油变成不用付代价,还可倒贴拿报酬。当天的6月期油亦跌16%,每桶报20.84美元;伦敦布兰特期油收报每桶26.23美元,下跌1.85美元或6.6%。

油盟与产油国于5月1日才开始减产,之前的石油供应还是大量过剩,使油价跌跌不休。若是再持续一段较长时间,分析员认为,预料将会有一些油气公司倒闭,特别是美国的一些较小规模的页岩油生产商,这将可能为美国带来另一波连锁性经济灾难。

跌势还看不到尽头

自今年初以来,在疫情和之前沙地与俄罗斯及产油国减产协议破裂,造成石油价格危机的双重打击之下,油价已经下跌了每桶50美元,跌幅超过80%;由于跌势看不到尽头,且全球原油生产商继续生产,导致没拥有储油能力的交易商不惜成本抛售石油。

短期内,油价仍看不到“回头路”。

作者 : 李文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7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