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财经 > 投资法则

2020-05-11 15:04:00 2269479

疫情当下‧国油任重道远(完结篇)

焦点策划
Advertisement

全球石油价格危机爆发,国油作为大马主要收入来源的政府相关公司,将如何应对劣势、持续支持政府与本地油气业渡难关?持续发展本地油气业任务,可说是任重道远……

发债筹资‧油企喘口气

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日前宣布发售60亿美元(260亿令吉)多批次高级债券,这也是该公司正在进行的审慎资本管理工作的一部分。

所筹资新资金,除了充当再融资,包括作为营运资金及资本开销。

充营运资金及资本开销

随着上述发展,预料本地一些获得国油工程合约的油气公司,暂时可稍喘口气,国油还是拥有充裕资金,落实颁发的工程合约。

油气股分析员表示,油气业是资金密集行业,过去记录及经验显示,一旦全球石油发生危机或严冬期,就算一些资金雄厚油气生产商或财团,为了确保自身生存而不惜违约,使资金不足的油气工程承包商或油气股,将面对很大的存亡挑战。

国油资金充足,向来诚信良好,市场对这家国际级跨国公司充满信,上述发行债券行动即获得6.2倍的超额认购,显示市场对该公司的信贷能力与实力极有信心,拥有国油工程服务合约的油气公司好比吃了“定心丸”照常营业,料可在今次油价危机生存下来。

国内为重‧海外分配减

假如低油价环境持续下去,国油可能需要为将来的投资保留一些现金,同时也配合当前政府在充满挑战的经济环境中,可能出的要求(特别股息),预期海外分配会减少,以为刺激国内经济。

市场人士认为,国油不太可能大幅度延期或调整工程合约的收费率,包括大量资本支出工作,例如新开发的绿地项目和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船(FPSO),勘探和开发服务如工程、采购、调试及订约(EPCC),钻井和岸外支援船(OSV),维护保养工作等的成本或收费率调整,尽其能力协助本地油气公司、推动经济成长及就业机会,可说是身负重任。

行管令不影响合约值

大众研究油气业分析员鲁苏莱卡认为,政府实施的行动管制令措施对本地油气业的影响尚算轻微,特别是攫取的工程合约的价值料不会被调低。惟某个程度上,该行还是无可避免地将一些油气股的盈利/营收预测做出调整,主要是行制令已影响这些油气公司的效率水平。

尽管油气业已被归类为可保持营运的基本服务领域,惟还是需要执行与健康和安全有关的操作程序。

为了保护员工,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感染传播的风险,油气业者还是需要将员工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工人的数量也需要减少,有关不便行动仍在进行中,因而限制将加速。该行探悉,油气业者在此期间的效率水平大约下跌了50至70%之间。同时,一些公司海外业务,也因这些国家/地区的总体封锁而需要停止。

围绕在本地油气业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虽然供应面危机有希望获得解决,大众研究预测,冠病全球大流行的复苏期,可能要比预期来得更长,使整体行蒙受前所未有需求损失。

“疫情对油气业的影响仍不断演变中,并对供应与需求的模式造成重大影响及变化。”

疫情蔓延冲击石油需求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或甚至是油盟+同意将全球每日的石油减产1000万桶,而今年第二季的石油库存仍将每日增加1500万桶,因冠病全球大流行,仍在锁国行动限制超过30亿人行动,销毁了全球前所未有的油气需求量。

在考虑到冠病的疫苗尚未发现,因此全球消费者信心将保持疲软。大众研究将本地油气业的评级保持在“中和”等级。目前为止,大众研究首选油气股包括世霸动力及戴乐集团,因较具抗御能力及拥有经常收入业务支持的特质优势。

加入减产‧日减10%

政府日前宣布,国油加入油盟+减产行动,即在今年5及6月每月减产13万6000桶,或每日产量约10%;之后至2021年则没有进一步说明。

以沙地及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将于5及6月每日减产970万桶,市场预期美国为首的非油盟产油国将配合减产另外1000万桶石油,这将使全球石油每日减产量约2000万桶(全球需求的20%),刚好是疫情导至全球石油需求量每日减少约2000万桶的数目一致。

负面冲击矿务指数

油气分析员认为,国家石油将每日减产13万6000桶,实是比市场预测来得多,比之前一次每日减产1万5000至2万桶高出近7倍及9倍。预料这将相当显著地负面冲击大马工业生产指数的矿务指数,预料2020年将下跌17.2%(比较2019年为-1.7%)。

国油减产后,预料将使2020年大马国内生产总值的矿务及采石领域的产出进一步下跌2.6%,较2019年预测则是下跌1.5%。特别是在今年第二季最为显著,因油盟+减产(5及6月)达到最高峰。接着7至12月减产800万桶、2021年减产600万桶,惟大马在5、6月后的减产量则没有进一步说明。

油市前景黯淡
需长时间复元

总的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前景,全球石油市场前景依然黯淡。特别是今次爆发的冠状病毒病疫情,为全球带来的逆风挑战实是前所未有的严峻。如今增添沙地挑起的油价崩跌危机的双重打击下,使石油市场前路不平坦及震荡不靖,预料油价的调整及苏将需要更长的时间,因疲弱市场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元气及需求。

3大原因‧料削减资本支出

随着疫情蔓延,丰隆研究分析员认为,这将增加国家石油削减2020年资本开销的风险。

分析员指出,国油削减资本开销压力主要是来自政府的财务情况日益紧绌及压力俱增,主要归于3大理由。

一、政府为应付疫情救民救市而推行总值2600令吉的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这肯定需要更多额外资金。国油作为政府相关公司之一,料也要在目前非常时刻有所表现,给予政府一臂之力;二、目前原油价格偏低,若是在目前油市前景欠佳之际还拨庞大资本开销,将可能信贷评级被降级,从而需要付出更高信贷成本与代价;三、国油可能要在2020年向唯一股东——政府派发特别股息(国油最近发债券筹措资金即是最为明显迹象)。

虽然国油总裁曾于今年初的财报会上表示,国油希望在2020年不会派特别股息给政府,惟随着疫情变得日益严重、加上再次更换政府及领导人等等变数后,使国油这项愿望不能实现,相信还是得为政府提供更多资金,使削减今年资本开销的几率有增无减。

分析员,虽然国油今年削减资本开销的机会较高,惟若是成真,国内油气及相关公司暂时不必过于担心,因为预料国油很大可能会先向海外业务下手,即先减少海外业务的资本开销或投资,不会动到国内的资本开销。

国家石油2020年供国内资本开销预期介于260亿至280亿令吉。丰隆研究将2020年的原油价格预测维持在平均每桶47美元,主要是看好2020下半年全球石油市场需求将复苏。

(图:123RF)
(图:123RF)

前景谨慎悲观

国家石油总裁兼首席执行员丹斯里旺祖基菲里今年初在宣布2019财政年全年业绩时,就对2020年国内外市场的油气业前景依然悲观、特别是担心疫情发展至目前严峻挑战与冲击,甚至触动一场油价危机,相信也是他始料不及的。

分析员指出,国油2020年看淡市场原因,包括美中贸易战持续未决、地缘性政治不明朗因素、“黑天鹅”冠病疫情等干扰,当时疫情焦点还仅是落在中国,尚未全面扩散至全球各地。

当时,旺祖基菲里预期2020年预算原油价格落在每桶50多美元。至今为止,国油尚未正式宣布修改油价预测。分析员认为,由于市场预测今年下半年油气及需求将复苏,所以全年平均回到50美元价位,机会还是存在的,相信这也是国油没有在短期内就修改预测的个中主因。

国油2019年总共向政府发出540亿令吉股息,包括普通股息240亿令吉及300亿令吉特别股息。该公司当时预料2020年派发240亿令吉股息给股东或政府,且没有打算在派发特别股息,如今整体经济发展直转而下,预料国油有必要适时调整或改变,这是市场拭目以待的发展。

油气业牵引大马经济兴衰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油气领域占大马收入20至30%。分析员认为,这显示出该领域的对经济表现可说是举足轻重,也是大马2020年经济前景的主要催化因素。

大众研究分析员认为,除了油气领域,其他影响大马经济的主要因素,包括尚待解决的中美贸易战,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使大马2019年出口走跌1.7%及进口下挫3.4%。

分析员指出,大马政府2020年财政预算案预定每桶石油价格为62美元(2019年为64美元),预测2020年油气及相关收入可达400亿令吉(2019年为420亿令吉)、稍为再看远一点,2017及2018年的油气收入则分别为360亿及380亿令吉(当时布兰特原油价格平均每桶为54美元及52美元)。

该行指出,2018年收入较高,其中主因包括马币汇率较强所致,即兑美元为4.03,较2018年则为4.30,抵销部分当年布兰特原油价格走低利空。随着爆发冠病疫情,相信油价及油气收入预测变得不切实际,有必要调整及缩减开支、增加举债或其他措施,以达2020年的财政预算,特别是油价今年预测平均为35至39美元之间。

大众研究对大马2020年财务情况预测,财政赤字为650亿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7%(2019年为3.2%),这是假设大马经济今年零成长为准。

今年政府油气收入料走低至300亿

分析员认为,预料2020年大马政府直接及间接税下跌、惟政府相关公司,国油及国家银行等的股息料可缓和一点财政紧缩利空。该行认为,大马今年在油气收入料走低至300亿令吉(2019年为400亿令吉)。

“因今年石油价格较低,即布兰特石油平均价预测介于35至39美元(比2019年每桶平均64美元低得多),预料马币兑美元汇率可回升至4.10水平,稍为缓和油价走低劣势。”

政府开销方面,预料政府将重新融资现有债务(因利率偏低)以减少偿债成本,同时重新专注在高经济效应的项目及活动,因公共投资将下跌7.5%(较2019年则下跌10.8%)。

油价将会走多低?

大众研油气业分析员向《投资致富》指出,全球产油国宣布每日减产石油,预料将使遏止目前油价崩跌危机的进一步下行风险,不过不太可能推高目前低迷的国际原油价格,因今次的疫情对全球石油需求的冲击,实在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目前冠病已在全球逾200个国家或特区感染确诊逾200万人,对比2003年爆发的沙斯病毒在26个国家感染8000人,可说是小巫见大巫。

目前欧美国家疫情吃紧,此区域占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近50%,所以在可预见未来时期内,全球商品特别是石油的需求及价格将保持低迷,交投情绪将依然黯然失色。

自从油盟+宣布减产970万桶石油后,布兰特国际原油价格并没有受到激励而止跌回扬,仅是维持在每桶约30美元即可见一斑。

大众研究认为,相信一旦疫情达到高峰期,或是等到今年8月间,即是北半球进入冬季推动石油的需求量,石油价格才有望回扬。

今年至今,布兰特原油平均价每桶为48美元,该行预测今年4月中至7月的油气将落在每桶30美元、8至12月则稍为回扬至36美元,这使2020全年平均价则介于36至39美元。

纽约5月油期合约于4月20日跌至-37美元,显示市场疲弱不堪预兆,预料在短期内的国际油价将欲振乏力,持续走软。

作者 : 李文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1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