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14 20:00:00 2271752

郑丁贤.不管国盟希盟马盟,人民只要好盟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马哈迪对慕尤丁的突袭,没有任何的机会;18日只进行半天的国会会议,看不到不信任动议的影子。

有人认为,如果慕尤丁对自己有信心的话,应该开放表决,证明他获得多数支持,也痛挫马哈迪的意图,让马老爷子死了这条心。

只是,慕尤丁从来不是冒险型的政治人物,他往往在必要时才会采取主动。如果你已经是庄家,难道还要丢下全副身家,孤注一掷的下注吗?

更何况,在现实政治中,他已经掌握了优势。在马哈迪突袭之后,慕尤丁作出反击,慕克力的州务大臣位子即刻崩倒,摧毁马派最后一个堡垒。除了还马哈迪颜色之外,也说明双方实力之悬殊。

慕尤丁的首相位子愈坐愈稳。巫统和伊党虽然需索连连,但是,这并不是大问题。政治权术的运作,是不怕给不起,而是怕对方不要;一旦对方要了,就成为同路人。像是前森州大臣末哈山拒绝受委官企高职,才让慕尤丁担心。

大马的首相向来是权力独大,慕尤丁掌握了充沛的政治和权力资源,愿者上钩,多多益善,把彼此的利益串连在一起。

于是,巫统和伊党不会在这个时期推翻慕尤丁,相反的,必须设法稳住慕尤丁,以确保共同的即得利益不受侵害。

而任何倒慕的行动,得益者将是拥有最多议席的希盟,这会促成希盟回来做政府,到时,损失的不只是慕派和敏派,对刚尝到权力滋味的巫统和伊党,也会是第二度灾难。

而巫统分成4个派系(阿末扎希、纳吉、希山和末哈山),目前互相制衡,假设这个时候推倒慕尤丁,没有一派可以接受对手上位,恐怕难免引发党内厮杀,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不管巫统和伊党如何算计,目前最有利的计算,是支持慕尤丁,至少到下届大选再说。

况且,慕尤丁在马来社会的支持度升高,处理冠病疫情也受好评。许多马来评论者认为,因为马来社会对慕尤丁的信任,所以民间配合度很高,包括禁止上清真寺祈祷的措施,原本在穆斯林群体是尖锐课题,难免引起反弹;但是,慕尤丁却能够让民众信服,接受管制令的约束。

换成是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恐怕会引发一场穆斯林反抗风暴。

马哈迪提呈不信任动议的做法,在马来社会引起一阵阵嘲讽和责骂,可见目前民意风向球的方向。

慕尤丁有马来主流社会作为后盾,任何一方要推倒他,都要顾及民意的反弹。

不过,慕尤丁也并非没有挑战。

首先,他必须确定领导土团的地位。虽然他控制了土团的最高理事会,但是,名义上马哈迪仍是党主席;之前他让马哈迪在6月底的党选不劳而获连任主席,也是失策。

慕尤丁可以选择的话,必然会在党选之前,将马哈迪父子开除党籍;只是,目前面对一些技术困难。几天前,土团原本要召开最高理事会议,要开除两父子党籍,但是,会议临时取消,就是准备不充分,恐怕引起法律纠纷。

但是,估计慕尤丁不会放弃,一旦安排妥当,即使马哈迪亲自赴会,也改变不了被逐的结局。如果不能逐之,也要将马主席冷冻,让他再也无法生事。

其次,慕尤丁不能犯下重大错误,特别是处理冠病疫情,以及重振经济。

大部分人民已经看透政治人物的尔虞我诈,也厌倦无休无止的政党和派系恶斗,只期望还我安宁,让老百姓在疫情中生存下来,在经济衰退中生活下去。不管是国盟、希盟、马盟,能给大家一个好日子,才是好盟。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4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反对党发联合声明·“不放弃将人民委托归位”

    2020-05-14 18:05:46

  • 费道斯:未签法定声明·“先见敦马 再定夺”

    2020-05-14 17:44: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