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17 21:00:00 2273436

张立德.拿疫情当挡箭牌

骑驴看本
Advertisement

今天庄严的国会大厦是全国瞩目焦点。这是朝野议员角色互换后的第一次国会会议。国盟夺权时已经漠视选民的委托,现在更进一步滥用权力限制国会运作,为了保政权不惜违背民主原则。

今天的国会从一天变成几个小时,只有国家元首主持开幕发表施政御词,随即休会,不会有辩论政府法案和政府事务环节。国会议员们,尤其东马议员千里迢迢而来,就只是为了满足国盟,“意思意思”召开会议,以避免触犯宪法。

没有辩论和提问环节的国会会议并不是真正的会议,严格来说并不符合宪法规定。目前已经有律师和社运人士分别入禀高庭申请司法覆核,指从一天又变成一小时的国会会议违宪。

那些坚持国盟夺权手法是合法的人,必然是再次维护慕尤丁有权力只召开“一小时国会”。首相当然有法可依才这么做,法律上没错,不代表道德上就过关。

政客持双重标准,某些盲目支持政党的人亦然。他们说现在全民抗疫,政治人物不应该玩权斗,应该让首相完成他“完美”的抗疫表现,现在不是一个正确的时机,进行政治上的斗争。他们还说,现在马来人都支持慕尤丁,动摇不了其相位。

政治人物权谋游戏根本就是没有休息时间,也不必选日子。只是权术游戏需要为自己预留更多时间。今天国会速战速决,目的是为了下一次7月国会能有充裕时间稳住阵脚。而冠病疫情就是最好的挡箭牌。有条件行管令下,所有领域都被允许复工了,反之国会会议却以疫情依然严峻为由,一再被限制。

慕尤丁如果信心满满拥有足够的议员支持人数,并获得人民支持,他又何惧现在就面对反对党国会议员?

除非国盟政权存有变数,导致他必须不惜一切挡住不信任动议,包括利用冠病疫情作为挡箭牌。

试问是谁在全民的行动范围被限制时,到处趴趴走进行政治活动?

行管令期间许多人手停口停,生意经营不下去,无奈结束营业,打工的失去工作,必须另谋出路,奈何市场已经翻天覆地大改变;但许多政治人物却一人有两份工可以打,享有高薪。

他们声声为国为民,把救国当口号,“一小时国会”就狠狠地打脸了他们。

部长应该在国会面对反对党的问责,尤其是卫生部长,防疫工作必须以他为首,他和两名副部长到底为即将展开防疫退场策略有什么想法和准备,人民正准备洗耳恭听。

还有教育部高级部长和两位副部长,行管令期间学校关闭,老师和学生在进行网上教学时面临了哪些问题?教育部是否有提供任何形式的实质帮助?有学生反映,不少老师因为不适应网络教学,并没有安排网课。学校一旦开学,教长说要维持社交距离,一个班级的学生必须大幅减少。华小向来面临课室不足,师资短缺的问题,教育部有为华小设想更好的方案吗?

行管令期间,政府指示欲堂食或者进入某些场所时,必须留下个人资料,即使是最简单的姓名和手机号码,也必须说明这些资料可以被商家或者任何场所的负责人保留到什么时候,填报资料者如何能够保障个人资料不会被人利用做其他用途?我国固然有制定个人资料保护法令,但在非常时期,人们的隐私权必须更受到严密保护。

国会不进行正常的会议,议员们就无法向部长提问,人民遇到的问题就没有管道可以申诉,无法取得更明确的答案。

从联邦国会到州议会,越来越多不合常理的事在进行,人民的利益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人们越来越觉得手中一票比货币贬值的速度更快,更不堪,却束手无策。面对疫情,人人需适应新常态,未料政治新常态却是把人民意愿当草芥,民主民意一再被践踏,呜呼哀哉!

作者 : 张立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7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国会议员国会不能发言”·敦马:这是什么政府?

    2020-05-13 21:03:30

  • 希盟:国会只剩开幕·“首相对政权没信心”

    2020-05-13 21:00:00

  • MAJU等31组织联署·“向一日国会说不”

    2020-05-05 20:05:06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