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18 07:40:00 2273443

杨微屏.伊党捡马戏团大礼

开屛论势
Advertisement

土团党内斗分裂,吉打州重演4年前原任大臣慕克力被逼宫历史,一场在国内上演的政治马戏团,宣告首相慕尤丁和前首相马哈迪摊牌决裂,却让坐享其成的吉打伊斯兰党捡获吉州政权。

从5月12日到17日,短短6天吉打州政权易手的主角、场景和情节,对比2016年慕克力被逼宫节奏,似曾相识。而土团党的成立,其实就是从4年前慕克力被终结大臣职位开始点燃火苗,成为马哈迪的“政治复仇起点”。

然而马哈迪后来取回江山,明明握得一手好牌却玩火自焚,再度祸延一心扶持上位的儿子慕克力,却也典当掉选民的选择,让伊斯兰党借机重新在吉打州执政,壮大声势。

伊斯兰党在2018年大选,公然声称准备等待时机成为“造王者”,除了捍卫吉兰丹州政权,取下登嘉楼政权,在吉打州也攻下15州议席,这不是“偶然”发生的战绩,而是伊党在吉打长期扎下的草根效应。

伊党向来最大的能耐就是“等”,吉打36个州议席,大选开票日伊党15席加上当时巫统3席,刚好和希盟形成18对18席平手。当时慕克力领导的希盟,因联邦政权是希盟掌权而在得利因素下侥幸过关。几个月后还拉拢巫统议员古阿都拉曼,自己先奉行“青蛙后门”歪招,勉强形成19对17的不稳政权。

然而,“喜来登政变”后,慕尤丁联合巫统、伊斯兰党,以及从公正党及土团党分裂出来的党员,和马哈迪对决,吉打州政权是慕尤丁和马哈迪最后摊牌的筹码,最终慕尤丁出手,形成今天伊党所言的“时机成熟榴莲掉下来”的局面。

土团党内斗,最后典当的是吉打州政权,这是马哈迪和慕尤丁的政治利益决裂,却不是所有吉打人民当初投选的意愿,遭殃的是吉打各族人民。伊斯兰党于2008年曾在吉打执政,任期内在州内推行的数项伊斯兰化政策,即使在2013年后失政权,这些政策都显然没有回头路,后来改朝换代也因宗教原则为前提,而不能被后来的当权者翻转回原貌。

如今吉打州在土团党内部分裂的决斗中,慕尤丁把吉打州政权当大礼顺势送给伊党,潜藏未来伊党会借时势扩展影响力的隐忧,而这股力量,预料会把土团党在吉打州连根拨起,讽刺的把当初土团党缘起的地盘,推向终结的可能性。

纵观慕克力失州政权前,希盟坐拥的19席中,土团党只占6席,而盟友公正党7席、诚信党4席、行动党2席。而希盟在大选时可以和伊党及巫统平分秋色,始终是仰赖非巫裔和城市巫裔选民的支持。而土团党如果不是在希盟旗下上阵,其实区区6席反映吉打巫裔并不钟情土团党,反而是倾向伊斯兰党。

土团党在吉打趋向末路,公正党也难成气候,毕竟在民联政府时代,吉打公正党当时也是只能以少数议席依附伊斯兰党。

希盟的分裂,造就伊斯兰党的玄机,而伊党和巫统在下届大选,却是面对两者合作下议席分配的问题,考验彼此的合作关系。

作者 : 杨微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2020-05-17 16:31:04

  • 沙努西正式宣誓·出任吉州大臣

    2020-05-17 16:20:04

  • “叛者违反人民委托”‧慕克力宣布卸下吉大臣官职

    2020-05-17 10:49: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