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财经 > 投资法则

2020-05-18 12:10:00 2273737

债务时代(四之三)家债天高‧没完没了

焦点策划
Advertisement


(图:123RF)
(图:123RF)


你是否每月望着账单兴叹,甚至对越积越高的债务感到不知所措?放心,你绝对不孤单。

看着债务不断增加,确实压力不小,也许你需要很多时间才能偿还所有债务,同时也痛恨自己理财不当,才会落入债务深渊之中。

但请放心,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处理债务,而这也说明了为何家债问题减不了理还乱。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梳理烦人的家债问题吧。

家债速增或为金融危机前兆

不少人一出社会,就会想要买车,再过不久成家立业了,房子也成为必需品,不够钱?没关系,那就向银行贷款吧,这样也就种下了我国家债持续飙升的因子。

大马家债亚洲名列前茅

国家银行数据显示,大马家债2019年第四季企于1.2167兆令吉,我国家债在亚洲名列前茅,高于美国和日本的75%和58.2%。家庭债务已成为牵动大马经济的大问题,处理不慎可能带来金融破产压力、难以解决未偿还贷款和破产等问题,而这将影响国家社会和经济稳定。

国行数据显示,30%的偿债比率(Debt Service Ratio)已显示国民需要依靠举债度日,而我国家庭更将收入的40%拿来还债,反映出我国家庭债务压力非常沉重,一旦有什么重大冲击,违约和破产的风险甚高。

根据大马破产局数据,房屋贷款、汽车贷款、个人贷款和商业贷款是我国破产的主要原因,其中对贷款需求高企的年轻人(25至44岁),是国内破产风险最大的一群,主要是他们在毕业后因工作需求需要贷款买车。可是,他们却没有考虑到自己支出过多,根本无力承担分歧付款的压力,最后导致他们在年纪轻轻就陷入破产窘境。

家债增抑制消费

虽然就业市场可能出现短暂失业情况,但居高不下的家债将放大冠病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更可能加剧社经和金融脆弱性。值得注意的是,家债占收入或资产比显著增加,可能对现有消费带来重大打击。

虽然债务水平较高的家庭对收入减少较为敏感,环绕冠状病毒病前景的异常不明朗因素也可能导致许多低负债家庭减缓少开销来未雨绸缪。债务负担攀升可能抑制许多新兴和发展经济体消费,特别是澳洲、加拿大、大马、英国和美国等仰赖私人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国家。

家债的累积使得家庭可以在生命周期内大举投资,甚至是稳定消费。不过,若家债过于庞大,这却可能成为动摇金融和经济根基的因素。多项研究已经显示,家债迅速累积将吹响银行危机的预警号角。更重要的是,在金融危机发生前已面对沉重家债压力的国家,潜在经济衰退的压力更重,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走向复苏。

随着冠状病毒病横扫全球,全球经济可能在10多年来首见衰退,大马经济在长达8周的行动管制令下,增长前景也不容乐观,大马人如何在惨淡的经济状况下继续履行债务责任已日趋令人忧心。

违约风险将随失业率走高

经济不景气,企业盈利势必受到影响,我们可以预见国内失业率可能飙高。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预测,受疫情影响,我国今年失业人口可能达到240万,并导致家庭收入减少12%。

“更重要的是,一旦失业率飙高,家债违约率也将随之走高,消费者开销也可能减少多达11%。”

目前,国内家债风险主要集中在月收入少于3000令吉的借贷者身上,以及财务承压能力相对脆弱的变动所得(Variable Income)贷款者。脆弱收入者现占总贷款者比重的17.6%,但总银行系统的变动所得房贷者比例仅为2%。

家债持续攀升,但信贷风险仍普遍受控。国行数据显示,去年下半年家债增速加快,归咎于政府力推的“拥有房屋运动”(Home Ownership Campaign)推高住宅产业需求。

同时,个人贷款和信用卡贷款也强劲增长,这与发展金融机构向公务员放贷息息相关。在这样的影响下,纵然经济增长趋缓,但我国家债占GDP比重仍走高至82.7%,进一步拉开与区域同侪的距离。

家庭偿债能力仍向好

尽管如此,在收入增长和充裕的金融缓冲能力下,家庭偿债能力依旧向好。整体来看,家庭总金融资产和流动金融资产依旧企于2.2倍和1.4倍健康水平,同时家庭金融资产增速也连续3年超越家债。

国行指出,近年来家庭提高单位信托基金投资,甚至浮动价格基金需求也非常强劲,这与家庭存款增长放缓形成强烈对比,反映出家庭追求更高回酬的欲望。不过,一旦单位信托基金等投资回酬低于预期,可能会影响家庭的偿债能力。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财务缓冲能力相对强劲,月收入超过5000令吉的家庭占单位信托基金和股票投资的75%,大大抑制家庭还不了钱的风险。

宜采新措施改善家债

整体来看,虽然家债水平已从2015年的高峰回落至2019年杪的82.7%,但总体情况仍比区域为差,可能对社会和经济带来风险,值得密切关注。

经济学家认为,家债占GDP比重仍值得密切关注,主要是高杠杆的家庭可能透过贷款购买高价房产,甚至作为私人用途,这可能浮现债务危机。

因此,除了现有措施,经济学家认为监管单位有必要采取新措施改善家债问题。

“那些仰赖多元收入,甚至是居住在城市的低收入贷款者,都可能面对更大的偿债压力,因此在经济增长不明朗的情况下,家债有潜在攀升的风险。”

家债走高经济成长承压

同时,经济学家指出,家债日趋走高将对未来经济增长带来压力,更可能动摇金融体系的稳定。家债攀升将使得财务能力最脆弱的一群,无力应对未来经济放缓、原产品或资产价格下跌、失业、利率调升和生活费走高等冲击。

“在出现影响就业市场的重大经济事件时,家债将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当经济呈现衰退时,企业在面对收入减少时,往往会选择裁员应对。失业率飙高意味着借贷者的偿债能力变低,这将影响大马的经济增长,主要是私人消费在过去8年平均贡献国内总产值的71%。”

经济学家预测,家债占GDP每3年增长5%,可能导致同期GDP放缓1.1至1.2%。

家债3大祸端

其实,家庭债务问题并不是大马独有,全球各地也都在为居高不下的家债头疼。不过,每个国家都有不为人知的难处,每个家庭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情,造成家庭债务日趋严重的原因也各有不同。

想要解决问题,唯有揪出根源才行。

《投资致富》在汇集各方意见后,总结出导致我国家债问题的3大祸端,那就是:

1.收入增长

不少人肯定认为,没钱才会借钱,但这句话只对了一半。当你想买房买车,但又不够钱,我们第一个想法就是向银行借,但银行也不是傻子,你没有还钱的本事,他们根本不会借钱给你。他们会借钱给你的原因,在于你未来收入肯定会增长。

收入续增提高举债放贷意愿

《马来西亚家庭债务构成与GDP的关系》学术论文点出,我国家债的增长,部分原因归咎于家庭收入持续增长,令他们有承担更高金额贷款的能力。同时,收入持续增长也将提高消费者对经济的信心,从而影响他们进一步举债消费的意愿。

“从放贷者的角度来看,家庭收入持续改善,也将提高他们放贷的意愿,因为他们预见贷款者偿债的能力将随之增加。”

大马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家庭平均收入在过去20年不断增长,从1995年的2000令吉增长至2016年的6958令吉,增幅达到248%。

此外,大马劳工薪酬增速也持续超越通膨率,实际薪酬增长2.7%超越常年通膨的2.4%。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GDP可被视为收入水平,而快速增长的经济也间接影响家债走高。

失业率增1%
家债将减12.71%

除了收入增长外,稳健的就业市场也是促使家债持续膨胀的因素之一。数据显示,我国在亚洲金融风暴后,失业率长期徘徊在3%左右的全就业水平,最高一次落在2009年的3.69%,充分反映我国就业市场的稳定。

诸多学术研究反映出,失业率和家债呈现显著的负面关系。《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和宏观经济变量》论文显示,失业率和家债关系密切,两者的关联性为负0.1271,意味着失业率每增长1%将导致家债减少12.71%,主要是高失业率将减少家庭的收入,促使他们没有能力去承担更多的债务,从而拉低总体家债水平。

2.房价过高

买什么都不如买砖头,这说明了许多人对房产投资的喜爱。大马人也非常爱房产,爱到愿意让房贷占总债务的一半或以上,彻底说明我们有多爱“砖头”了。

其实,我们很可能没有那么喜欢“砖头”,只是被政府的政策给洗脑了。这么多年来,居者有其屋都是政府房屋政策的主轴,因此银行也根据他们的承受能力和商业策略积极向低收入群房贷。同时,政府也公布了系列开放措施,甚至是为产业市场提供财政奖掖,就是希望达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根据国行数据,家庭债务连年攀升,其中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房贷迅速增长。造成房贷迅速增长的因素,主要分为申请贷款的件数和贷款申请的金额。如果是申请件数增加,意味着更多的人买房,但若是金额徒增,则反映出房价增长,而大马的情况更倾向后者。

数据显示,大马房屋价格指数(MHPI)在2009年第四季仅增长1.5%,但3年后房价指数增速已加快至14.3%,虽然随后政府开始意识到房价高涨问题,开始祭出负责任贷款指南等措施来冷却房价,房价增速略有减缓,但却再也不回去昔日低位了。

大马房价“严重负担不起”

数据显示,与收入相比,大马房产价格现处于“严重负担不起”的水平,主要是住宅产业供需严重失衡。国行数据显示,国人现可负担房屋价格顶限为28万2000令吉,但新房产平均推介价为41万7262令吉,超出负担范围47.97%。

若从国际标准来看,房价不超过家庭年均收入3倍,才算得上是可负担房屋,但2016年我国房价却是家庭年收入的4.8倍,房价处于“严重不可负担”

水平。房价居高不下,意味着国人需要掏出更多钱来置业,若口袋深度不足,那就只好向银行借钱来一圆置产梦了,结果也就背负着更多的债务压力。

房价每增1%将推高家债0.42%

研究显示,房价与家债的关系异常密切,房价每增长1%将推高家债0.42%,而这也反映出首购族需要承担更多的债务压力,才能成为有窝一族。

3.宏观政策

大马联邦政府长期录得财政赤字,更在全球金融海啸时期登至巅峰,囊中羞涩的政府自然无法透过扩大财政开销来提振经济,只能靠着外贸和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

不过,外贸市场风雨不断,我国出口表现阴晴不定,为确保经济能平衡增长,政府将目光锁定私人消费身上,并透过诸多的政策来刺激内需,而这也助长了家债的升势。

大马统计局数据显示,家庭消费是我国去年第四季经济增长3.6%的大功臣,贡献总GDP增长4.5%,主要是就业市场改善,去年失业率从2016年的3.6%改善至3.4%,令消费者荷包略为松动。截至去年杪,我国私人消费占名义GDP比重为58.6%,远比1999年的41.56%为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显示,家庭信贷的扩张,往往与强劲私人消费和经济增长有关。家债增长,反映出家庭能够轻易地从信贷市场取得融资,这不仅仅能提振总体需求,也对银行获利做出贡献,并协助刺激经济增长。

过去10年家债私人消费增长近同调

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家债与私人消费的增长几乎同调,虽然私人消费在2008和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一度呈现疲态,但随着经济好转,私人消费也重拾涨势。

除财政政策外,货币政策也影响着家债的增长。

以隔夜政策利率(OPR)来看,国行在2010年后开始启动利率正常化活动,逐步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低位调高,并在2016年调至3.5%水平,而这期间我国的家债占GDP比重也日趋走高,反映出两者之间紧密的关系。

有学者研究发现,基准借贷率每增长1%将提高家债18.53%,主要是利率上调,家庭需要为债务支付更多的利息,身上背负的债务也就越来越沉高。

【结语】

债务累积很容易,要想解决就难了。对任何人、企业和国家来说,去杠杆化都是罕见的,解决方案也很少,但要想不被债务给压垮,各方还是得下定决定减债才行。我们将在下期一起探讨未来减债方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