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财经 > 投资法则

2020-05-18 12:49:00 2273761

中小企業,苦(四之一)中小微企先天不足‧冠病要命

焦点策划
Advertisement

中小微企业先天不足,这一路走来是屡跌屡扑,跌跌扑扑中爬起又扑倒,挣扎求存是这个企业的最佳写照。这一波冠病疫情来势汹汹,更突显了中小微企普遍面对的种种难题……。

中小微企业,这个承载全马三分之一就业人口,三分之二人口依赖的企业;在营运的逆旅中,旧的忧患未消除,新的问题又来袭,旧忧新愁袭人来!

在国内的营运状况,首先要从政府多年前实施6%消费税说起,还附加了外劳人头税调涨、今年2月开始调高外劳最低薪金200令吉至1200令吉,让原本就已在苟延残喘的企业难以为继。。

如今,紧随冠病来袭,行动管制初期多数企业没有生产和供应(日常需求物品除外);不仅没有收入,还得增加额外人事成本,令中小企业面临窒息缺血,而急待输血的惨况。

中美贸易战打击订单、马币兑美元下跌使原料进口成本走高,旧问题未了,新问题涌现,千丝万缕剪也剪不断……。

三苏丁:提高最低薪金,几乎都是让外劳受益。
三苏丁:提高最低薪金,几乎都是让外劳受益。

最低薪制
先敲响警钟

政府在宪报上颁布从2020年2月1日起,在全国56个主要城市实行1200令吉最低薪金制,中小企业业者感觉政府不重视中小微型企业困境与人民生活费高涨的压力,一意孤行地推行这项政策。

人力资源部曾与业者就此对话,收集业者意见,但最终却没有将相关报告提呈内阁。

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公会总会长拿督江华强认为,业者和雇主不是反对最低薪,问题不在于1200令吉,而是政府一味顾及员工和外籍劳工的福利,却不提高生产力,也不把薪资与生产力挂抅,更忘记中小企业业者咬紧牙根苦撑着营运。

大马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早前表示,提高最低薪金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让外劳受益,而不是本地工人。

戴良业:若省下外劳人头税成本可用在工业4.0的工业创新上。
戴良业:若省下外劳人头税成本可用在工业4.0的工业创新上。


三苏丁指出,目前外劳每年汇款约340亿令吉回祖国,还未包括非法外劳。据估计,最低薪金的提高将导致外劳每年向祖国多汇出约25亿令吉款项。

政府原应该协助中小微型企业降低经商成本,而不是加重成本。受经济影响还未复苏,现在又有新的成本要承担。

江华强认为,中小微企要从目前贡献国内生产总值38%,提升至2030年的50%,却半途“死”在各种新增成本与波动性上,这是何等的糟糕事。

外劳人头税增长应展延

当时,全国中华工商总会(中总)会长丹斯里戴良业,也认为外劳人头税增长,应展延至2021年之后,以免增加中小企业的人事成本。

戴良业指出,这些省下的成本可用在工业4.0的工业创新上,进而加速中小企业的自动化与采纳工艺进程。

大马雇主联合会主席三苏丁也不赞同加重成本的种种措施,中小微企目前已挣扎求存。

追不上科技脚步
挣扎求存

中小企业参与工业4.0程度不够,主要是思维、资金以及管理上仍然未做好准备。

前任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2019年披露,2019年为企业推动的准备就绪课程协助中小企业转型,尽管当时目标是500家,但只有300家或60%参与。

很多中小企业基础仍然未扎稳脚跟,生存已是个问题,从众多中小企业中筛选是其中的方法;其中也需要有层次与不同进度的区分。

担忧机器取代人

大马工业4.0难以开展,所走过的路途基本上和新加坡、当初的德国乃至很多国家类似,最大的担忧是机器取代人,让雇员与员工失业。

其次,很多仍在挣扎求存的企业,认为这需花很大的资本开销,未能了解其真义等。

大马工业4.0协会主席迪嘉拉仁认为,业界很多仍难以接受此进程,主要是因为不了解,因而该协会将导入适当的知识,并迎合业界的需求。

大马中小企业发展机构(SMECorp)一直不遗余力,要中小企业透过采纳工艺与创意,提升业界生产力与价值链。

迪嘉拉仁指出,害怕因此而失业,是很多国家当初所经历的历程;在引进工业4.0,一些工作虽受到重组,也衍生另一些工作。然而,这并不意味现有员工不可重新受培训,以接掌新的工作契机。

在这方面,无论是在资讯上,乃至实践上都缺乏,若要取得较显著之效,国际贸工部可作为一个一站中心,引领中小微企迈向工业4.0。

新加坡淡马锡旗下公司的新加坡会展公司(SingEx)认为,大马中小企业这种心理恐惧并不出奇。新加坡、东盟个成员国,乃至德国初时也面临此种挑战,对工业4.0有所抗拒。

应有确切资讯消除恐惧

该公司主管工业与城市方案的执行董事梅先生指出,在这个进程中,决策者可能要转型,员工却对此恐惧!

“首先应有确切的资讯消除恐惧,而且也可从小做起,一步步踏实做,不必动辄砸下重金。”

若有些先行者的一些成功经验,也可拿出来分享成果,以促进同侪对采纳工业4.0等方案强化的信心。

盼政府救济渡难关

撇开各种千丝万缕的问题不谈,这次因冠病疫情与实施的行管,可说是大马乃至全球史上最严峻的一次挑战,各国脆弱的中小企业更首当其冲。

疫情冲击超越金融海啸

江华强表示,这次的“苦”比1998年亚洲金融海啸有过之无不及,当时业务尚可运行,目前几乎全面停顿。

江华强认为,中小企业在这波疫情的存亡牵动大马社会经济,急需政府救济渡过难关。

三分二大马人靠中小企生存

他指出,中小企业可以说是社会经济稳定的关键,大马有逾90%的注册公司为中小企业,目前创造了1000万个,或接近三分之一人口的就业机会。

他说,若以1000万人口就业,而这就业人口有一名家庭成员,意味大马3000多万人口中,有三分之二靠中小企业生存,显示中小企业存亡,对社会经济的冲击牵一发动全身。

他指出,只有让这些企业能够生存,人民保住就业机会和消费能力,出口萎缩下靠内需提振经济动力,大马经济才能渡过难关。

他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政府能提供中小企业活命的活水源头,让中小企业在这非常时期渡过难关。

国际劳工组织(ILO)示警3月间指出,这波疫情下若政府无法采取快速果断行动,可摧毁全球2500万个就业机会。

4月初,紧随疫情向全球扩散,该组织再度改口预计可导致全球2亿人口失去全职就业契机,远比2008至2009年期间更为严重,恐酿成全球经济衰退危机。

4大领域最受疫情冲击

该组织点出受疫情最严重冲击的4大领域员工,导致生产力大跌;包括膳宿(1亿4400万员工)、零售批发(4亿8200万员工)、商业服务和行政(1亿5700万人)和制造业4亿6300万人)。

该组织总干事盖莱德指出,上述领域约占全球就业的37.5%,疫情冲击显而易见。

全球各国,从中国、美国、英国到区域各国,纷纷出台各项减税、补助和其他措施,帮助那些因冠病疫情蔓延而面临倒闭危险的企业。

或掀中小企倒闭潮


江华强:企业有必要改变经营模式,用最少资源开发新的财源。
江华强:企业有必要改变经营模式,用最少资源开发新的财源。


江华强:须改变经营模式

江华强表示,即便最基本预测疫情2个月控制下来,很多脆弱的中小企业首当其冲,恐会支撑不住倒闭,广大人民届时不免面临失业。

他指出,全球也可能因疫情而导致经济萧条,因此需小心翼翼的审视未来的发展。

他预期在这波疫情下,很多中小企业会倒闭。

“管理良好的企业则会节流开源,剔除不要的开销,只有赚钱的才去做,不赚的不要继续流血。”

冀银行给予中小企贷款

他也希望银行给予中小企业贷款,协助企业渡过这波难关;也可对企业的个人提供个人贷款。

江华强指出,全国有100多万中小企业,小型的需要50万令吉,中型的几百万令吉,不一而足。

他指出,企业有必要改变经营模式,用最少资源开发新的财源。

他说,此时企业苟延残喘和接获很多会员申诉,尽管生命更为受看重,然而在当时遥遥无期的管制与等待之中,中小企业将不免面临倒闭厄运。

他指出,中小企业在首二阶段行管期间停运,几乎全面停产,这期间还要支付员工薪金、租金等等。

“以一家中小企业有10名员工计算,至少需付2万令吉至3万令吉,再加租金1万令吉,每月至少需面临5万令吉亏损。”

在这非常时期,企业不允许裁员,因而只有硬撑。

他指出,若在行管期间没有获得拯救,大约有20%的中小企业挺不过去而关门大吉。

尽管目前还未到裁员的境况,若情况恶化,在不愿蒙受亏损前提下,只有忍痛割舍一些员工,或以比较变通方式经员工同意减薪留职的方式。

紧随政府前后后宣布总达2500亿令吉财政与货币方案,目前企业的资金与营运有了着落,江华强感谢财政部与国家银行,促使银行延缓企业还贷半年。

然而,若企业无收入,半年过后也总要面临还贷问题。

目前,疫情何时控制、行管何时解除,不止攸关人们生命与健康,也关系到中小企业的存亡。


锺廷森:制造业可分在各不同部门运作,减少密切接触的感染风险。
锺廷森:制造业可分在各不同部门运作,减少密切接触的感染风险。


钟廷森:经济停摆失业或暴冲

金狮集团主席丹斯里钟廷森曾经估算,若制造业、建筑业与矿业3大领域80%未营运,每月对国内生产总值(GDP)构成2.5%或354亿令吉的损失。这是以疫情维持1个月半至2个月保守计算。

他以武汉2月至3月封城为例,钢铁业与其他制造业仍可在采取防范措施继续运行,截至4月初已有95%工厂、建筑业与矿业活动复工。此时,韩国、日本与新加坡的制造业与其他领域仍然运行不变。

当时,大马钢铁业协会(MSA)希望这些领域起初可运行50至60%,然后才视疫情改善慢慢提高。

钟廷森也是大马钢铁业协会主席。他认为,建筑业每英亩10人左右、矿业每英亩更达50人,并没有直接接触,多以对讲机沟通,制造业可分在各不同部门运作,因此减少密切接触的感染风险。

他更担心,倘若各业停顿,目前高居3%的失业率,可能上升至10%或更高,届时构成更大的社会动荡问题。

所幸,国际贸易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捎来佳音,自3月18日起停运1个月多的企业,5月4日起准予各企业根据营运时间营运。

国家安全理事会在经济行动理事会建议和卫生部放行下,5月4日起准予各企业根据他们的营运时间营运,期间需严守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违例业者即刻撤回营运准令。


乌兹尔:3月的失业人口按月升16.2%。
乌兹尔:3月的失业人口按月升16.2%。


乌兹尔:3月失业率跃至3.9%

大马首席统计员拿督斯里乌兹尔披露,受3月18日起的行动管制令冲击,3月失业率跃高至3.9%。他指出,3月的失业人口按月升16.2%(按年起17.1%),总体劳动力减0.2%至1584万人。3月的3.9%失业率,写2010年6月以来新高,当时为3.6%,显示行管对劳力市场的负面冲击。

作者 : 张启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18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