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20 07:56:00 2274713

郑丁贤:马哈迪和安华浮现龙头之争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518的国会会议,没有进行表决,无法分出高低。不过,这55分钟前后,却足以让敏感的政治观察者看出政治权力的分布。

先做一个假设性的情境设想,如果进行表决的话,结果将会如何?

当天在座的希盟议员104人,国盟阵营有113人;有3名国会议员因冠病隔离而缺席,其中2名是希盟议员(行动党的黄灵彪,公正党的张有庆);1名是国盟议员(砂土保党的鲁比雅)。

另外独立人士1人,立场模糊者1人。

独立人士是砂拉越的巴鲁比安,他之前是公正党的阿兹敏派,不过,之后立场反复;退出公正党之后,据悉可能会加入在野的砂全民团结党(前身是联民党)。

而立场模糊的是砂全民团结党的马瑟古扎。这个政党自从被逐出砂执政联盟后,策略上应该会和马哈迪及希盟挂钩。

一旦表决,或许是106人(希盟加巴鲁比安、马瑟古扎)支持不信任动议,未能达到112的简单多数,马哈迪的私人动议未能通过。

如果222名国会议员全员到齐的话,希盟和它的盟友,应该是108人;而国盟则有114人。

这个数字,颇有探讨的价值:

1. 它显示希盟垮台,慕尤丁就任首相之后,双方掌握的国会议员数目,并没有显著变化,几乎维持原有的状态。

这也表示慕尤丁上任之后,未能取得更多议员倒戈;而希盟也没有因为失去政权而瓦解。

2. 希盟依然是少数,但是,对慕尤丁政府仍然具有威胁。理论上,它只需要拉拢另外的4名议员,就可能推倒慕尤丁。

马哈迪测量了水温之后,发觉并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他最大的机会,是策动慕派的土团议员倒戈。

马哈迪可以在7月国会再试一次,不过,慕尤丁依然可以通过行政权力,拒绝表决。然而,马哈迪也可以利用政府提呈财政预算案的机会,继续倒慕尤丁。

3. 然而,情况并非对慕尤丁不利。国家元首的施政御词,被视为是对马哈迪“打脸”。元首重申当时委任慕尤丁出任首相,是基于他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

而他当时曾经劝告马哈迪不要辞职,但是马哈迪不听劝告。

元首也训诫国会议员不要再让国家陷入动荡的边缘。言下之意,不要再有恶斗的行为。

当然,国家元首超乎政党政治;只是,任何推翻现任首相的做法,都必须获得国家元首接受;而新首相上任,也要获得元首委任。马哈迪看来已经失去信任。

4. 在朝政党正式宣布合作成立国盟,并且草拟国盟谅解备忘录,发表执政5大纲领,显示国盟内部矛盾缓和,凝聚力加强。

土团、国阵、伊党,以及砂沙友党达致协议,让国盟稳定下来,至少在下届大选之前,维持共同的利益和目标。

国盟内部的权力排挤和争权夺利,有望告一段落。

5. 希盟内部,开始浮现马哈迪和安华的龙头之争。

国会结束之后的反对党新闻发布会上,只有林冠英、末沙布、沙菲益和慕克力出席,而不见安华,也没有公正党的代表。

发布会宣称是“国会会议之后的反对党联合发布会”,但是,希盟之首,反对党领袖安华缺席,却是没有希盟正身的马哈迪主导,令人玩味。

公正党的高层事后有不同解释,自相矛盾。一说是邀请太迟,一说安华和外国媒体有约,一说是以为马哈迪是谈土团立场。

只是,据悉,公正党内部会议已经决定以安华为龙头,领导希盟,而不再任由马哈迪摆布,也不支持马哈迪再出任首相。

安华冷淡对待马哈迪,看出要拿回希盟的主导权。

不过,行动党、诚信党却和马哈迪互动频繁,当天国会结束后,众人围绕在马哈迪身边,俨然马哈迪仍是中央。而行动党和诚信党高层出席马哈迪的发布会,却缺席安华之前的发布会,让人产生疑窦。

马哈迪推动对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但是,安华之前却表明不会发动不信任动议;两人的领导路线明显有重大分歧。

两人灾难性的合作结果之外,政治风格也改变。安华从垮台得到教训,如今作风比较稳健,脚踏实地,懂得看远不看近;马哈迪却因为时间有限,只能看近,来不及看远,频频采取投机主义。

两人的裂痕扩大,也影响希盟的团结。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0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再有录音流出·爆敦马223议决退出希盟

    2020-05-19 18:04:12

  • 录音爆敦马宣布退希盟·赛沙迪:是弥天大谎

    2020-05-19 17:45:25

  • 2020-05-19 17:22: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