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21 07:20:00 2275386

丁杰隆.城市防洪的困境和挑战

城乡大桌
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主要城市的排水系统,平均可承受每小时60毫米降雨量,若降雨量超过60毫米,则可能就会在低洼黑区引发闪电水灾。超出预期且急促的降雨,若无法从社区沟渠沿着防洪沟排出大河或大海,就会倒流回社区,但这些积水会在大雨后逐渐退去,而不像沟渠阻塞般,完全无法顺利排水。

所以,水利灌溉局(JPS)的雨量站也是以每小时60毫米降雨量作为警戒线,超过则会在网站发布红色危险警告。

那么,政府可否一次过全面提升城市的排水系统,以至可承受70至80毫米的降雨量?理论和技术上绝对可以,但这会涉及一笔非常庞大的工程预算,且会排挤其他更迫切的发展开销,因此往往只能通过像针灸疗法般,先针对“关键穴位”调节,透过十年、二十年时间渐进式提升排水系统。

尽管如此,由于气候变迁导致对流旺盛,这几年降雨量每小时超过100毫米甚至120毫米的次数也逐渐增多,这意味就算提升排水系统之后,依然会有发生闪电水灾的几率,也会让民众抱持错误观感,认为提升工程白做并浪费公帑。

另一项因素则是城市过度开发,土地的开发速度远超过排水系统的升级速度,加上可开发土地几经饱和,政府公有地又随意遭典当变卖,城市里能够提供雨水短暂滞留或缓冲的地方,如废矿湖、蓄水池、防洪池和河岸等,已经越来越稀有。

例如,单在巴生河流域范围,就有至少5项高速公路建设正在进行中——从巴生滨海地区的西海岸大道(WCE)、白沙罗-莎阿南大道(DASH)、斯迪亚旺沙-班底大道(SPE)、新街场-淡江大道(SUKE)至中央山脉的东巴生河流域大道(EKVE),其中市中心三条大道几乎为高架,东巴生河流域大道则大量征用了森林地。

这些基建项目开发,不单只造成绿色植被大幅消失,大面积的建筑工地范围,也加剧了防洪挑战,几乎每项工程都有水灾案底。在追根究底下,工地周遭发生闪电水灾的背后,主要出自分包商的管理疏忽,抑或为了节省预算,而未有按照原先计划建立临时蓄水池、拦沙坝、淤泥坑乃至临时排水系统。

所有发展商和建筑商必须了解,当落实一项新建计划时,他们无法依赖原有的排水系统,因为原来的小沟渠只能承受原来马路或原居社区的雨量。

不过,城市防洪的最大挑战仍是违例建筑和土地非法侵占。大多数在防洪沟或河岸两旁原属水利灌溉局的水土敏感保留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滥用,如屋子违例扩建至河堤旁、有些甚至把防洪沟遮盖,或在河岸旁搭建鸡寮、非法养牛场和非法工厂等。

当防洪沟和河流两旁皆被违例建筑占据,若需要拓宽或挖深,就会面对诸多技术挑战。清淤机械和工具无法进入,则增加了维护防洪沟和河堤的困难度。此外,若在急促雨水的冲刷下造成泥土流失,这些岸旁违例建筑便容易有坍塌的风险。

假使县土地局和地方政府为了整体社区安全,而援引《国家土地法典》并在合情与合理的情况下执行岸旁土地回收并拆除违例建筑,民众应该给予全力支持和配合,成为执行官员的后盾,因为每当地方政府决心执行任务时,最怕就是遇到外力干涉,例如违例者向更上层级的政府或人民代议士陈情,或经由司法程序故意拖延,而令执法行动往往一再耽搁,最终影响治水防洪工作。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1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丁杰隆.良好治理和唯才是举——官企改革关键

    2020-04-23 07:30:00

  • 丁杰隆.社会福利局的无力救援

    2020-04-15 22:00:00

  • 丁杰隆.振兴经济,官联企业“国家队”不可少

    2020-04-09 07:4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