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5-26 20:10:00 2278325

郑丁贤:马慕决战开斋节后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马哈迪撂下狠话;上周他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我将用尽一切方法推翻慕尤丁”。

老爷子的报复行动,将引来慕尤丁的反报复行动。开斋节之后,将是两人兵戎相见之时。

有人说,马哈迪对慕尤丁之恨,已经超过了当年他对安华,对阿都拉,甚至对纳吉之恨。是否如此,当然只有他自己清楚;然而,过去对这安华、阿都拉和纳吉之恨,是经过几年的时间累积下来,而对慕尤丁之仇,却是短短几个月之内爆发的。

马哈迪要推翻慕尤丁,一是通过国会投不信任票;二是通过党选倒慕;三是在大选击败慕。

在国会提出不信任动议,事实显示,要进入议程都很难,何况马派没有掌握多数议员支持。当然,7月国会可以再试,不过,结果可以预期。

通过党选倒慕,6月底的党选是一个机会。但是,马派在党内是少数,和慕尤丁角逐总裁位子的慕克力,看来也不是对手。

而要在大选击倒慕,这是迢迢长路,即使马哈迪可以坚持到大选,但届时他可能没有本身的政党,也没有强大的盟友支持。

当然,没有人可以低估马老爷子;但是,时不我予,他的筹码和他的岁月一样,一天一天的流失。

相对的,他的对手慕尤丁,已经被这场无可回避的决战唤醒了。

原本慕尤丁还留了一条后路给马哈迪父子,也就是保留慕克力的大臣位子,作为双方和解的一项“抵押”。不过,当马老爷子推动不信任动议之后,抵押已经被收回,大臣和政权一起消失,双方也正式撕破了脸。

马哈迪发出“用尽一切方法推翻慕尤丁”的宣言,慕尤丁的回击方式,预料同样是“用尽一切方法击败马哈迪”。

在国会,慕尤丁以55分钟结束会议,让马派没有启动计划的机会;做法固然引起许多非议,但却是有效。以后的国会,可以依样画葫芦,任凭你骂,却无可奈何。

面对6月的党选,慕尤丁也做了准备。

首先,社团注册官宣布马哈迪辞去土团主席生效,换言之,马哈迪已经不是土团主席。

这是一个决定性的宣布,把马哈迪排除在土团之外,再也不能干预土团事务。尽管马派可以带上法庭,只是,法庭程序旷日废时,影响不了这几个月的发展。

既然马哈迪已经不是党主席,慕尤丁就能以代主席身分,召开土团会议,主导议程。

慕派可以名正言顺的开除马哈迪、慕克力,以及马派高层。慕派的最高理事旺赛夫已经放话,称支持反对党的土团议员应该自动失去党员资格。

慕派也可以推动废除党主席职位,让党总裁成为最高领导。如此,马哈迪3月时没有竞选对手而连任的党主席职位,将一并失效;而慕克力如果失去党员资格,也就不能挑战慕尤丁的总裁地位。

很快的,马哈迪将会被逐出他联合创办的土团党,成为孤单的独立议员。

最终,马哈迪惟有寄望大选。只是,第15届大选已经不是他的战场,马哈迪不可能获得巫统和伊党支持,连希盟也未必接受他领导。不管慕尤丁是成是败,和马哈迪也不会有直接的关系。

相信马哈迪的人,或许认为马哈迪还是可以创造历史,再次放倒一个首相。若是成真,会是奇迹,而奇迹是在逻辑范围之外的事了。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6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林瑞源.马哈迪复仇记2.0

    2020-05-22 21:00:00

  • 郑丁贤.慕尤丁、安华、马哈迪的新三角关系

    2020-04-19 08:10:00

  • 吉9土团区部挺慕尤丁·剩6区部支持敦马父子

    2020-05-23 18:12:07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