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6-04 07:10:00 2283149

丁杰隆.被否决的地方民主?

城乡大桌
Advertisement

槟岛前市议员林马惠博士今年初出版的《被否决的地方民主?》(Local Democracy Denied?),是值得推荐给所有地方议员乃至关心地方政治发展者的一本书。尽管内容主要围绕在作者担任市议员时期的观察和经验,但其核心发问才是本书最有贡献价值、也是最值思考之处——马来西亚的地方民主真有被否决了吗?

对作者的核心发问,以及整本书的解读,可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Local Government Act)起源开始,即取消地方政府选举之后,谁才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如何运作?

今天的地方政府对当初参与起草地方政府法令者而言,想必一定并非他们所愿看见,且出自他们初衷。因为法令当初尚保留许多让市民有机会参与地方政府事务的空间,但在国阵政府长时间执政下,大多数者包括地方官僚体系也许早已认定,国阵过去执政下遭到异化和滥用的地方政府运作模式即是“常态”,改变就变得困难。

第一,地方官职变相成为政治绑桩的“常态”。维持地方政府运作的县市议员,必须和政党绑定吗?事实上,地方政府法令是保持开放的,例如第10条阐明县市议员(包括市长或主席)的遴选,着重在有关人选在地方各领域的专业和经验,而并没有说明成为县市议员一定需要参加政党或代表政党。但是,许多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过去三个月,伴随柔佛、马六甲、霹雳和吉打州的政权陆续变天,许多原任县市议员遭到停职。另一方面,在森美兰、雪州和槟城,来自土团党和阿兹敏集团的县市议员也遭到冻结或直接开除。赢者全拿的局面,导致双方都有人不高兴。

他们也许忘记了,如果要再避免下次“赢者全拿”,特别是阿兹敏集团,何不积极游说过去积极表态欲要恢复地方选举的祖莱达部长?如果过去两年,恢复地方选举的最大阻力来自马哈迪,那么今天换政府之后,祖莱达是否又会改变主意?

第二,地方政府在大多数时候是亲发展商,更甚于亲人民的“常态”。因为官员无需向民众问责,但地方的税收和经济成长却是大家升迁的绩效指标。不论从任何一项发展计划的提呈申请、批准、公开展示(听证会)到上诉,即有程序几乎一面倒倾向发展商,因为发展商和利益游说者在体制内具有庞大的人脉网络、时间、金钱和资源可以和一般百姓耗上,特别是在进入司法程序之后。一旦宣布大型发展计划之后,我们很少会听到因为人民反对而被取消。

虽然地方政府法令赋予民众参与,但遗憾过去并没获得善用,以致官僚只视地方政府法令阐明在规划中必须听取民众意见(如发展项目听证会、年度预算听证会),更多仅沦为 “程序” 需要,意思意思带过就好。这是今天城市规划不协调的其中关键。

最后,民主政治,除了选举,就没有其他?事实上,进入投票站投票,不是普通百姓在民主政治中唯一可参与的活动。就算地方选举取消,人民在地方政府的参与程度,其实可比在州政府和联邦层级来得多,这亦是作者在书中多次强调。

在地方政府层级,理应更容许市民参与、讨论甚至进行决策(而非意思意思),从居民在社区自主举办的各式活动(节庆、唱歌、烹饪、纺织)、市民讨论会、出席旁听市议会(法令其实允许民众出席市议会常月会议)到如何规划或改善社区基础设施等。市民关心地方,也不一定要加入政党,地方政府理应主动和地方上的居民协会、公会商会、睦邻计划乃至地区性非政府组织,维持密切联系、合作乃至资源共享。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4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丁杰隆.良好治理和唯才是举——官企改革关键

    2020-04-23 07:30:00

  • 丁杰隆.社会福利局的无力救援

    2020-04-15 22:00:00

  • 丁杰隆.振兴经济,官联企业“国家队”不可少

    2020-04-09 07:4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