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 专题

2020-06-10 19:06:54 2286954

上网自学 强化自己·音乐人咬紧牙关渡寒冬

专题
Advertisement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文:莫咏焮

图: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表演工作者最需的就是观众,在不能群聚的这4个月来,音乐演出产业可谓步入了寒冬。无论是餐馆、酒吧、大小型活动或婚礼演出,乃至全球巡演以及音乐节等大小表演活动纷纷宣布延期或取消,迎来的是音乐人的零收入困境。

今年4月6日,政府额外增加的100亿令吉经济振兴配套中,从事文化艺术工作的自雇人士或是演出者却无从中受惠。本篇带领读者探讨,音乐工作者在零收入的状况之下,是否真的手停口停?靠艺术表演和入门票赚取生活费的人,这阵子体会了怎样的求生之道呢?

这段期间若没爆发疫情,邹健聪原本的计划是参与落在中国的巡回演唱会。
这段期间若没爆发疫情,邹健聪原本的计划是参与落在中国的巡回演唱会。

邹健聪:疫情结束后

盼政府多资助文艺活动

疫情当头,音乐如旅游一样,似乎是优先可被冻结的休闲活动。以音乐为专业工作的乐手来看,更像是忽然被泼一盆冷水。从事贝斯演奏工作已将近20年的邹健聪,曾与多位本地与海外歌手合作,当中包括梁静茹、品冠、光良、李宗盛等。这段期间若没爆发疫情,他原本的计划是参与在中国的巡回演唱会。

他提到普罗大众一般对音乐人的生活不大了解,“你做这行可以养活自己吗?”、“你上台表演一晚能够赚多少钱?” 这些问题对他来说已不以为然。“事实上我们真的没赚多少钱,不会发达,但至少可以过活。”

邹健聪深知目前各行各业都处于瓶颈,期盼音乐工作者忽然之间得到政府的关注犹如钻火得冰。他笑说, “说实在的,现在无论什么行业都很惨。我只希望疫情结束后,政府能在更多方面地资助本地文艺活动,提供多元的表演平台给音乐人。”

商演,婚礼及演唱会演出被打乱,刘维忠唯有待在家里专研编曲/咏焮摄
商演,婚礼及演唱会演出被打乱,刘维忠唯有待在家里专研编曲/咏焮摄

刘维忠:用储蓄过活

网上学编曲 接零散工

没工作的几个月,刘维忠与邹健聪一样仍在消耗着原有的银行储蓄。钢琴兼键盘手,刘维忠是本地歌手阿牛于今年5月国内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因为疫情的关系,演唱会延迟至明年3月。“我原先还蛮期待的,因为他会把以往大家对他熟悉的歌曲进行大改造。”

刘维忠也是商演和婚礼演出的键盘手,行动管制令期间所有计划被打翻。他直言,经济上他忽然变成了瘸子,加上妻子刚诞生第一胎,每晚睡前难免会有少许担忧该如何生活下去。

部分人转行当Grab司机

但他庆幸自己拥有乐观的态度,情况也未算太糟,在家待着的日子反而推动他上网学习编曲,接一些零散的编曲工作。“我有些音乐圈朋友为了照顾一家大小,已转行当Grab司机,还有的卖掉自己的乐器来帮补,或转行卖水果。”

刘维忠坦言,他明白音乐在经济上属非必要事项。对他来说,没有音乐的生活还是可以生存下去,只是会比较辛苦。

对于表演工作者无获得政府的津贴金辅助,他表示:“其实只要中小型企业受惠,疫情过了之后这些公司再上回轨道,便有能力邀请表演者参与商演,我只能这样满心期盼。”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低调汇入会员户头

MACP发500援金 及时雨

疫情爆发以来,世界各地政府已介入来协助遭受冲击的艺术和文化产业。如台湾文化部发放的总预算高达52.2亿元台币(约马币7亿令吉)的“艺文纾困政策”,补助各类型艺文事业的人员薪酬、水电、行政等相关营运费用高达3个月。

纽西兰也为艺术家和文化协会拨款960万美元(约马币40亿令吉);韩国政府宣布250万美元(约马币10亿令吉)的预算给予艺术家优惠贷款;西班牙也发布了1100万美元(约马币46亿令吉)的低息贷款以支持艺术工作者。

Cendana援助未有效宣传

而在马来西亚,成立于2017年的艺术经济发展机构(Cendana)也耗费500万令吉部署资助计划以及营销发展计划来辅助艺术工作者。家庭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雪隆区艺术工作者可向该机构申请粮食援助。无奈的地方在于,这援助项目并未有效宣传至大众,有些音乐人更完全未曾听闻。

反之大马音乐创作人版权保护协会(MACP)于5月份向3498名符合资格的会员发放总174万7500令吉的辅助金。MACP一声不响,低调地将辅助金分发到会员的银行户头,一人可得500令吉,一开始还让不少会员误以为这是预付版税。

赵政信担忧,MACP会员明年的版税收入会因疫情影响而降低/取自赵政信脸书
赵政信担忧,MACP会员明年的版税收入会因疫情影响而降低/取自赵政信脸书

MACP总监,兼环球音乐版权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总经理赵政信受访表示,“因为初衷不在于要做宣传,主要是为了帮助我们旗下的创作人渡过疫情,尤其是要庆开斋节的马来同胞。”

他透露,写歌的人一路以来处于被动状态,市场有需要的话才可以卖歌。“这期间华裔至少还可以写歌让版权公司卖到中国或台湾。”

赵政信:明年版税收入会降低

赵政信解释并不是所有音乐人都能收到这笔辅助金,因为MACP的会员只限于作曲和填词人以及版权公司。国内除了MACP,还有三大受承认的版权征收管理机构,即大马唱片播放版权有限公司(PPM)、大马唱片艺人协会(RPM)和大马音乐演绎者权益有限公司(PRISM)。

“若你隶属以上公司,他们未必有提供辅助金,但可向他们申请预付版税。” 赵政信举例,若MACP旗下会员在行管令期间需要一大笔医疗费用,公司有提供这方面的福利。

“如果你在过去3年是活跃的作者,便可以申请这3年内平均收入的30%当作预付版税来应急。”

MACP一年发放一次版税,创作人今年的版税是去年1月至12月所累积下来的。赵政信担忧其会员明年的版税收入会因此降低,“因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来自今年的演唱会、戏院和电视台,大家都深受疫情影响,对音乐圈子造成了骨牌效应。”

钟厚麒的医疗费用已确定为一个月18至20千令吉,至少为期一年/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钟厚麒的医疗费用已确定为一个月18至20千令吉,至少为期一年/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郭美君夫患癌

同行线上演唱助筹药费

对驻唱界歌手来说,这期间遇上什么困难,唯有自救,或向同行取暖。郭美君的丈夫今年32岁,在行管令期间被诊断患有第四期的肺腺癌。这震撼弹一时间吓坏了他本人,也震惊本地乐坛。

肺腺癌属非小细胞癌,肿瘤扩大较慢且症状不明显,诊断出来的时候往往已经是末期。对于这对驻唱夫妻档,是个雪上加霜的消息。她丈夫,锺厚麒的医疗费用已确定为一个月1万8000至2万令吉,至少为期一年。

正当在烦恼这笔费用,同行友人为郭美君安排了一场长达3小时的线上慈善演唱会,站台歌手包括本地艺人陈慧恬、罗忆诗、傅健颖以及刘国辉等等。演唱会引起良好反应,圈内多人提供援助,目前已筹得至少半年的医药费。

她向记者分享自己曾阅读的研究报告指出,心情不好的人在半小时内免疫系统会减弱80%。“所以我现在即使难过也不能给丈夫看到。”

郭美君在她脸书上的文字分享,完全看不见渲染负能量的痕迹,遇上这种事却能难得地保持积极态度。她受访表示,这也许是宗教的关系,她选择完全交托于上帝,也接受丈夫也许只有30多年的寿命。

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郭美君庆幸自己是幸运儿,遇上同行眷顾并邀约她参与线上直播表演。每个星期有3天的唱歌环节,与另外两位搭档一天唱两个小时,一个月下来可以顺利应付租金。

郭美君脸书帖文透露,这张照片很难得,因为是丈夫自己洗了澡吃饭,然后站起来拍的照片/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郭美君脸书帖文透露,这张照片很难得,因为是丈夫自己洗了澡吃饭,然后站起来拍的照片/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郭美君:做好财管可渡难关

音乐人应借机反思

郭美君坦言,“说真的,在马来西亚驻唱是蛮好赚的,但很多人在这圈子舒适了,几十年都只是在唱歌。”她认为,既然这行的工作者原本就是自由职业,现在没法开工表演,那大家都可以另找出路甚至转行,也不一定只限制打一份工。

她提到,像驻唱歌手以往平均日收入300令吉的时候,有做好财务管理的话,是有可能还可以再忍受几个月的寒冬。与其责备政府没送及时雨,她认为同行是否可趁机反思,平日是否有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

郭美君提到近日散播在脸书上,命名为《拯救娱乐圈,舞台界,KTV,演艺圈艺人》的请愿书。针对政府的经济振兴配套没让表演与艺术工作者受惠,同行发起声明,要求政府提供及时援助。

“对,政府是没有资助我们,但说真的我们对社会也没有回馈太多。”她敬佩处于高风险及高压工作状态的前线人员,每日疲于奔命只为压制冠病蔓延,也明白政府目前无法顾及太多人,甚至自责待在家中无法将才艺在转化其他能力来贡献社会。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版权图

勿将鸡蛋放同一个篮子

强化自己 精进音乐才艺

与其掉入自怨自怜的陷阱,其实音乐工作者中更多的人不愿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反而持续强化自己,精进音乐才艺,或重整理财观念。

他们当中不少人持有刚强不屈的骨气, 因为他们知道,若收入都来自演出,遇上无可抗力的因素时存量却不足以应急,那是否在向社会彰显,表演工作者这份工作毫无保障,是社会遇难时可优先被舍弃的?于是,他们咬紧牙关。

确实,音乐或任何其他表演都有可能是疫后最迟才能恢复原状的产业。但至少目前音乐工作者面临的,并不算太糟。

下篇预告:

近几年以来随着科技崛起的网红KOL,在居家隔离期间除了待在家里哪都去不了。工作内容以拍摄为主的他们,这阵子该如何维持收入,以及自己在网络社群的声量呢?




作者 : 莫咏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0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最早受创 疫后求存·旅宿业恐最后复苏

    2020-06-09 19:03:46

  • 4千MACP会员获500援助金抗疫·群星感动纷发文

    2020-05-23 13:40:00

  • 用歌曲祈祷疫情快结束

    2020-05-15 09:3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