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6-11 07:20:00 2287283

丁杰隆.如何监督政委官企高职的薪酬

城乡大桌
Advertisement

以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政府自2月政变以来一口气委任了70位正副部长在内的内阁阵容,以及大量后座议员获得担任各大官联企业和法定机构高职,最新一位是上周受委为大马渔业发展局主席的武吉干当国会议员赛阿布胡先。

如今,将近80%国盟国会议员不是官拜部长,就是官联企业或法定机构的领导者,没有获得受委的只剩有官司在身、且跳槽希盟机率几乎为零的元老级国会议员,如纳吉、阿末扎希、东姑安南、邦莫达、阿末马兹兰和阿都阿兹等人。

国会议员受委官联企业高职、变相从事两个职业当然不违法,但是,当受委之目的,酬庸买票大于职位所需的相关专业背景,则会容易衍生寻租行为。

许多官联企业掌握了马来西亚的经济命脉与民生,但是官联企业董事的薪酬和绩效表现往往不成正比,似乎司空见惯。举个例子,根据财报,国家能源(TNB)的董事都领着非常丰厚的薪酬,但在处理公众投诉和不合理的电费暴涨,其服务品质仍然长期遭人诟病。不要忘记,新上任的国能主席兼巫统国会议员马哈兹尔今年的年薪预计将会突破100万令吉,这尚不包括他的另一份国会议员工作薪酬。

马大教授Mansor Isa(2016)针对官联企业的研究也发现,更大的董事局规模或更多的受委董事,与该企业的表现毫无直接连结关系。换言之,不管是否有国会议员或政治人物受委,官联企业还是可以如常运作,正如2月政变让国人知道,没有首相和部长的日子,政府机构不会打烊。

最怕是那些没有相关专业背景却又诸多干涉官联企业内部作业者,滥用职位牟取利益,或领取不合理的薪资和津贴。例如,许多非执行董事的福利也包含和职务毫无关联的高级休闲会所会员证、高尔夫球场会员证、资助出席社交活动等,变相转移公共资源以支持个人奢侈的生活方式。

那么,该如何监督政委官企高职的薪酬呢?槟城消费人协会去年出版的《多少被隐瞒了?付给官联企业精英的薪酬》(How Much Is Hidden?)(Minhat & Dzolkarnaini,2019)就坦言,马来西亚目前缺乏一套监督机制,官联企业的委任、薪酬和绩效不受议会监管,也没有对官联企业董事薪酬申报的强制要求或统一规范,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只有少数的上市官联企业有清晰或含糊带过董事薪酬。但大多数的官联企业并没有上市,也不受制于《2016年公司法令》,因此大众就无从获得相关企业的财政报告,也就无法得知这些企业的日常消费型态。

此外,经历一马公司的丑闻与其稽查报告被窜改的教训后,我们该如何确保官联企业聘请的外部稽查公司仍然能够履行职责,完善且彻底地审核财务报告,并且针对不合理或违规行为,提出警示?而非为了避免丧失政府潜在丰厚的外部稽查合约而静音。但讽刺的是,一马公司曾轮换过全球四大会计行的其中三家,却依然出祸。

也许目前还可行的追踪方式便是透过比较国会议员下一年度的财产申报。问题是,国盟辖下的国会议员会主动且如实申报个人年度收入吗?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1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丁杰隆.良好治理和唯才是举——官企改革关键

    2020-04-23 07:30:00

  • 丁杰隆.社会福利局的无力救援

    2020-04-15 22:00:00

  • 丁杰隆.振兴经济,官联企业“国家队”不可少

    2020-04-09 07:4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