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 专题

2020-06-13 15:33:03 2288846

闭馆至今 重启遥遥无期·电影院 前路晦黯

专题
Advertisement

疫情之下,电影院的座椅已经空置近3个月。
疫情之下,电影院的座椅已经空置近3个月。

报道/摄影:黄田恬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电影院停业闭馆至今,88天已经过去了,然而,根据最新的“复原期行管令”,爆米花和大银幕的日子仍是遥遥无期。

过去百年,“电影院的死亡”被提起了无数次,而最有嫌疑对戏院下毒手的,包括曾经流行的电视机、DVD光盘,以及近几年兴起的流媒体Netflix。但谁也没想到,眼下最可能杀了电影院的,是这个直径在0.1微米左右的畸形圆球。

商场顾客少 餐厅提早关门

行管政策又一次松绑后,记者实地探访雪隆区几家购物商场发现,人流较一周前并没有太多变化,逛街的人很少,只有底层的食肆还比较热闹,尽管营业时间已经可以恢复正常,但许多餐厅在做完晚餐就提早关门,这至少意味着,商家引颈期盼的“报复性消费”还未到来。

灯火通明的商场里,只有顶层还是一片漆黑——电影院和游戏厅一般被放在这一层。戏院紧闭着大门,平常炫目的电影看板也全数熄灯,苦闷的疫情下,要增添一点娱乐也不容易。

6月10日起进入“复原期行管期”,虽然体育馆、健身房等的室内休闲活动场所将重开,国人也可以跨州旅行,但电影院、卡拉OK、夜店等密闭式娱乐场所,仍继续被禁。

疫情以前,有人会说大银幕提供给观众的“沉浸式体验”是无法撼动的。但在此非常时刻,有的人连没戴口罩外出,都感觉自己像浸泡在病毒里,影院这样的密闭场所,似乎还是比开放空间危险得多。

对一般人来说,电影充其量只是其中一种娱乐,但对靠电影业维生的普通工作者来说,电影院、电影业则是“必要”的。

偌大的购物商场里灯火通明,只有电影院所在的顶层还是漆黑一片。
偌大的购物商场里灯火通明,只有电影院所在的顶层还是漆黑一片。

连锁影院TGV、LFS:
旺季变淡季 生意泡汤

杨允徕透露,为保持至少1公尺的安全社交距离,影厅将只剩下30%到35%的座位可用。
杨允徕透露,为保持至少1公尺的安全社交距离,影厅将只剩下30%到35%的座位可用。

这个季度本该是影院最赚钱的旺季——学校假期、开斋节等等,是观众上座率最高的时候,但行管令下的被迫停业,将戏院推入了危机。

TGV影院公司(TGV影院)首席执行员杨允徕说:“我们可能失去了高峰月多达200多万的票房人数。”

莲花五星电影院(LFS)私人有限公司董事加鲁纳穆迪(Garuna Murthee)则表示,损失惨重的还有更早前的贺岁档和情人节档,票房收入比往年同期减少了60%至70%,春节变“春劫”。

疫情打乱贺岁档期

拥有《唐人街探案3》、林超贤的《紧急救援》和成龙的《急先锋》这样的豪华阵容,今年贺岁档本应迎来票房丰收,但鉴于疫情形势严峻,中国数部贺岁片选择在除夕前一天撤档,也打乱大马农历新年档期。

“还好《家有囍事2020》能如期上映,前几天的票房非常、非常好,但大年初四起,观影人潮突然呈断崖式下降。”

“当时大马刚出现数宗(冠病确诊)病例,政府一宣布,人们就开始回避电影院…来的都是年轻人,我们失去家庭观众。”

LFS影院:汽车影院行不通

为度过寒冬,穆迪透露,LFS影院正初步探讨露天汽车电影院(drive-in cinema)的可行性。最近因疫情在国外重新流行的汽车影院,其本质是“在停车场看电影”,观众坐在各自的汽车内观看大银幕,然后调整车内收音机频率接收电影原声。

比起大马更常见的露天草地影院,汽车影院看似符合“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大计,但“还是太难了,不会有新片、大片愿意(进驻)…若放的是旧片,那人们有什么理由特地出来?”

“再说,大马和德国、美国不一样,这里并非人人都有车。”

相较其他连锁戏院通常设在购物商场内,以放映印度片子为主的戏院如LFS影院,不少都是独栋的建筑。
相较其他连锁戏院通常设在购物商场内,以放映印度片子为主的戏院如LFS影院,不少都是独栋的建筑。

冀政府免娱乐税

穆迪表示,在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的政府薪资补贴下,LFS影院没有裁员,但部分月薪超过4000令吉的员工自愿减薪,即使这样,他们也只能勉强维持到8月,过后不排除会开始关闭一些分行。

“现在完全没有营收,如果政府不帮忙的话,我们只能卷铺盖了。”

他因此建议政府,豁免向电影业征收的25%娱乐税和执照费用,“若一部电影有100万令吉票房,就得纳25万令吉的娱乐税…剩下的我还要和电影制片方、发行方分账,再扣除其他开支,才能看到盈利。”

“即便(未来开放后)允许(影厅容纳)40%的观众,也不可能有40%的人买票入场,也许只有25%的人进去。”因此穆迪认为,“(25%的)娱乐税对现况来说太高了。”

另一方面,TGV影院接受采访时,未有透露是否裁员减薪,仅强调公司现在专注节流,尽量削减自主支出(discretionary spending),如减少市场推广和宣传开销。

加鲁纳穆迪表示,连续损失农历新年、情人节、学校假期、印度新年和开斋节高峰期,令其院线损失了约50%的年营收。
加鲁纳穆迪表示,连续损失农历新年、情人节、学校假期、印度新年和开斋节高峰期,令其院线损失了约50%的年营收。

电影院模式现变革?

从业40多年的穆迪感叹,“我经历过经济萧条和繁荣的时候,即便在SARS时期,戏院也从未关闭…这次像战争一样…(而且)我们真不知道重开时,观众反应会是怎样。”

还未重启,有业者已开始忧心电影院的盈利模式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错开座位 缩短营业时间

“安全”是一切行业重开时,大众最关注的问题,除了加强通风和消毒,杨允徕透露,TGV影院已决定开放后将让观众错开座位,“左右将会相隔两个座位,前后则会相隔一排座位的距离…为保持1公尺距离,可能只剩30%到35%的座位。”

“两场电影之间的间隔时间,会增加到至少30分钟,以作更彻底的消毒清洁,”杨允徕说,“(我们也)打算先暂时缩短营业时间,”这些措施意味着影院开放后只能减少放映场次。

唯TGV影院和LFS影院皆表示,他们并未打算调高票价。

尽管这段期间戏院没有营收,但戏院仍要定期进行清洁消毒,包括墙壁、幕布、地毯、座椅、银幕甚至海报展示柜。
尽管这段期间戏院没有营收,但戏院仍要定期进行清洁消毒,包括墙壁、幕布、地毯、座椅、银幕甚至海报展示柜。

先放映中小成本电影试水温

现在,美国和中国这世界两大电影市场,都被冠病攻陷,一部部电影被拖出档期。目前,好莱坞大片基本延期到明年,坚持在今年7月暑期档上映的,只有美国导演诺兰( Christopher Nolan)的《信条》(Tenet)和迪士尼大片真人版《花木兰》。

穆迪由此推测,即便戏院允许复工,届时重新定档上映的也都是些中小成本电影,“制片方会让‘小片’先上映,试试水温。”

他说,电影公司当然还是渴望把“卖座大片”(blockbusters)留到大银幕上放映,“(但)现在(市场)情况这样,推出大制作电影会(亏)死的。”

爆米花等“副业收入”或减少

疫情直接影响的,还有爆米花、零食和饮料等的“副业收入”,这向来是影院的重要收益来源。根据TGV影院和LFS影院,来自餐饮的非票房收益占比达30%至40%。

对院线而言,为赚取票房,不止须花高昂成本购买电影拷贝,票房收入还要和发行方、制片方分账;与之相对的,爆米花和饮料的成本极低,且收益全归戏院,可说是电影院最容易赚的钱。

现在民众出外都受促尽量戴口罩,并避免用手触碰口鼻,更何况是身处在人群聚集的密闭影院内,即便戏院重新开放,相信“爆米花收入”也会被影响。

穆迪说:“重点在于到时观影人数肯定少了,餐饮收益当然会跟着变少。”

Amenic:群聚价值消失
微影院面临生存危机  

连锁影院一直靠着“卖座大片”,以及一桶桶搭配着汽水的爆米花和其他副业收入,吸引大量观众入场,但如今这模式可能将成疑。

过去人们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去到漆黑的影院,无非是为了增加观影的仪式感、制造咫尺之外那活生生的“在场”幻觉,但严峻的疫情,似乎让电影院的幻觉魔法不再,这是否“再一次”预示着,电影的未来不在大银幕上?

毕竟,平常在地铁巴士上,相当大一部分捧着手机的乘客,已经在享受小屏幕带来的乐趣,看不看大银幕真有差别吗?

为“隔离观影”,Amenic为小厢房加上安全隔板,也将观影人数从最多4人减至2人。
为“隔离观影”,Amenic为小厢房加上安全隔板,也将观影人数从最多4人减至2人。

过往常有电影同好聚集

戴申祖和Jovy(刘家伟)在2017年创办独立微型影院 Amenic Film Space,过往经常会有电影同好者、影像系的大学生聚在这里,进行社交、电影教学和讨论。当群体的聚集等同于有风险,“群聚”价值的消失,将对这小型放映空间造成怎样的生存危机?

Amenic专门播放已下档好电影、经典老电影,推开大门步上二楼阶梯,映入眼帘的是贴满墙的经典电影海报,以及细心标注分类的DVD光碟展示架,迷影氛围的打造由此而来。

两位老板戴着口罩和我说,他们隔几天就要来给放映设备开机通电,“如果长期不转动,设备很快就会坏。”

疫情以前,两人把大部分心思放在“卖什么片”上,戴申祖说:“Jovy经常会去关注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等电影节,看什么片子最为火热,”但停映期间,两人想的只有未来该“怎么卖片”。

过往Amenic经常会迎来电影同好者、影像系的大学生聚在这里,进行社交、电影教学和讨论。
过往Amenic经常会迎来电影同好者、影像系的大学生聚在这里,进行社交、电影教学和讨论。

接下来只接受预约

消毒清洁和保持社交距离仍是重中之重:拥有3个厢房、原可容纳约20名观众的微影院,在调整座位后,只能同时容纳最多8个人,不到原本的一半;接下来也将只接受预约,并拒绝观影团、小型派对等所有的场地租借。

“所以如果重开,场次、人数和开放时间都要拿捏得很准……费用也要调高,不然难以为继。”

唯一稍微乐观的是,不像大连锁影院的展厅动辄就聚集上百人,小展厅“天生就能保持社交距离”。

Amenic拥有550多部DVD光碟的展示架,都细心标注了电影分类。
Amenic拥有550多部DVD光碟的展示架,都细心标注了电影分类。

微影院依靠小分众支持

和靠商业大片的大型连锁影院不同,独立微影院有着更公开又私密的矛盾性质,依靠主流掩盖下的固定小分众支持,以及经营者对电影的热情。

戴申祖举例说,电影同好组织“解构重构”(DecoRecon)经常来举办电影放映讨论会,“(他们会)花一两个小时讨论(电影),非常轻松,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没有任何压力,”

Jovy补充说:“大马人真的、真的极度渴望谈论电影。”

两人无奈表示,直到今年初,生意才逐渐步上轨道,却不巧遇上冠病无情肆虐,眼见解禁遥遥无期,面对租金、版权费用、器材维护和家庭的压力,他们心里知道,过去两年多,有可能白干了。

戴申祖(左)和Jovy(右)无奈表示,两人已做好结业的最坏打算,若真不幸关门大吉,未来也将一直珍视这段美好回忆。
戴申祖(左)和Jovy(右)无奈表示,两人已做好结业的最坏打算,若真不幸关门大吉,未来也将一直珍视这段美好回忆。

推百元优惠券自救

他们最近试推百元优惠券“AVoucher”自救,“情况比我想象中好…卖出了30多份…有新山和槟城的顾客一下就买了3、4份支持…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消费)。”

尽管重启后的情况还未有定论,但各大戏院已进入一场比谁能撑到最后的耐力赛,显然地,现金流较少的微型企业更容易受伤害,惨况持续的话,两人语带惋惜地说“铁定撑不到明年”。

访问那天,本来是Jovy和未婚妻举办婚礼的日子,结果婚礼不仅因疫情取消,苦心经营多时的实体空间亦可能化作泡影,他望着摆放500多部光碟的展示架,有点意兴阑珊地说:“可能再过不久,我们就要送掉这些DVD了。”

明日预告:国内疫情已经有所缓和,也进入复原式行管期,健身房、羽球馆等室内运动场所也获准在6月15日重新营业。按下重启键后,大家似乎还没办法改掉“宅家”的习惯,不少业者忧心,复工后可能才是最艰难时刻的开始。

Amenic里最大的展厅原可容纳12名观众,也供场地租借使用,但调整座位后,只能摆下4个座位。
Amenic里最大的展厅原可容纳12名观众,也供场地租借使用,但调整座位后,只能摆下4个座位。

Amenic的小仓库里,堆满被收起来的椅子、坐垫和抱枕公仔。
Amenic的小仓库里,堆满被收起来的椅子、坐垫和抱枕公仔。

作者 : 黄田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3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电子化阅读网购及冠病打击·实体书店雪上加霜

    2020-06-12 21:08:00

  • 博纳副总裁疑坠楼身亡·贾樟柯叹:行业之悲

    2020-06-12 13:19:00

  • Romeo肉嘟嘟萌翻网民·周杰伦为儿许愿:“以后长得跟我一样帅”

    2020-06-11 10:56:00

  • 博纳影业副总裁传坠楼逝世‧终年52岁

    2020-06-10 22:44:11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