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6-14 07:00:00 2289111

何宜贤.铁路与当地人的生活

燕园春秋
Advertisement

铁路,走进了我的生活中。在马来西亚的家乡金马士,早晨从家窗外一望,总能看到远方的火车站停靠着一辆准备于早上8点启程的城际火车(ETS)。若碰上出发在即的火车,我的双眼会凝视着那列火车,至于双手所紧握着的温开水,只有火车走出我的视线后才甘愿咽下一口。作为火车的常客,此趟早班车仅需两小时半就能抵达首都吉隆坡,直接参与从中午开始的活动或会议。来往于西海岸腹地和大都会之间,火车承载着我许多琐碎的事,一切待以拼凑有关成长和追逐梦想的叙述。


基于有限的载客量,北上吉隆坡的列车每天只有两趟(另一趟是下午3点出发)。近来,受冠病疫情所影响,这两趟列车的行程也被取消了。以往早上忘我地观看火车,也因此不能不进入“新常态”。望去的,也只是空空如也的车站。直到开斋节将近,一对认识已久的马来父子刚好来我家人店铺备货准备过节。顺口询问在马来亚铁道公司(KTMB)工作的儿子有关车站行程的情况,才得知已恢复3点正北上的城际火车。即便如此,疫情下所带来的种种考虑,乘搭火车不会再是我短期内出行的首选。


选择?那比起没有其他选择来说,也算是很奢侈了吧!但若换个角度,铁路是某某人生活离不开的一部分,那在他们心中的铁路是个怎样的存在?上回在《我观北京地铁》里,文中提到那些住在北京的回龙观和天通苑北地区的居民。在时间和成本的考虑下,地铁是他们来往位于北京市区和住家的最佳选择,甚至是部分中下阶级和社会新鲜人士的唯一选择。即使高峰期快至每一分钟一趟的班车,在他们的眼里更是分秒必争。若耽误时间,哪怕是那一分钟也会对其工作带来压力。这也是为什么,北京城地下的工人依旧争取时间建造地铁,造就每一到两年的北京都会有新地铁线路的产生。这一切,都是为了北京市民的生活。


学校假期一到,走出学校安排旅行,在途中从洞察当地人的生活,开启自己新一轮的学习。去年的夏天,我从北京乘坐高铁出发,4小时半的车程把我送到往南1035公里外安徽省的省会──合肥。在合肥游玩的那几天住在同学梓青的家里,他家人待我甚好,不时也跟我聊起本科在元培学院就读的一些经历。一早起床,往窗外一览,抓住我眼球的正是楼下的高铁高架桥。之后得知,这是2015年才竣工的合(安徽合肥)福(福建福州)高铁线,经停闻名于世界的黄山。不久,高铁动车呼啸而过,所发出的声音在屋内也能听见,非常清晰。


一直以来,唯有从高铁动车里头的窗外一探,观察毗邻的组屋区。至于这次,乃是我第一次的“换位”观察。我相信,这些眼前的建设在上千上万户的家庭里,并非只是高铁,而是牵动着他们生活周遭的发展,各种受惠于铁路经济所带来的连锁效应。他们生活中的巨大改变,应对之际更是需要视为生活的一部分。种种细节,除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的一小部分,也是近14亿人口中社会拼图一隅。


如何与铁路相处,作为当地人的个体除了在中国,也具有国际意义,其中则包括伴随我生活和成长的马来西亚。有一些,甚至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紧密。国内就有媒体报导一列位于半岛东海岸的短程火车(Shuttle Timur),每天凌晨4时05分从吉兰丹州的道北(Tumpat)始发往南,利用近8小时驶往227公里外的彭亨州立卑(Kuala Lipis)终点站。在中国的8小时,北京西站的高铁已经抵达广州南站;在马来西亚的8小时,两百多公里却是当地上百上千户乡村和附近小镇百姓的生命线(lifeline)。此列车为沿途的百姓提供便利,可以前往瓜拉吉赖(Kuala Krai)或话望生(Gua Musang)办理日常所需,享用当地的公共设施。在车厢内,也能看到不少的老师和学生清晨摸黑,乘搭这趟列车前往学校。


“34年至今,火车没有一次是不满座的。”一名驻守该短程火车已三十余年的守卫描述。近期,疫情下为了遵守社交距离,每一个车厢从原有承载的60人减至30人。在半岛几乎所有的城际列车停运之际,这列班车仍旧营运,其中的原因与吉兰丹州内陆路交通基建发展落后有着紧密的关系。住在西海岸的我们,交通建设发展之迅速让我们可以进行选择。而他们,火车是唯一的生存选择,更是维系生活的重要部分。


“今后如果有乘坐火车,到了火车站记得跟我儿子打个招呼啊。”马来叔叔一说完,手头上的工作也进入尾声。我说:“下次你儿子若已能在火车上值班,我们俩争取在火车里一起喝咖啡,吃椰浆饭。”到了那时,除了希望自己的马来文再上一层楼,也希望我们各自的历练和视野已开出车站,朝着所记着的那个目的地前行。是铁路还是生活,这些都已融合在一起。

作者 : 何宜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4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