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6-28 07:30:00 2297496

黄大志.宗乡与宗亲会馆何去何从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宗乡会馆即地缘性社团,如三水会馆、永春会馆,而宗亲会馆主要以血缘姓氏为依据组成的会馆,如黄氏宗亲会、刘氏公会等。构建会馆原是汉文化的传统,按历史学者何炳棣的考据,父系宗族会可追溯到1050年的宋代。到了社会经济制度较为成熟的清朝,规模较大的跨区域会馆就变得越来越普及。到晚清时期,同乡同业会馆已遍布中国各个省会、沿海与内陆港口,成为互助与经济交流的汇集点。

很自然的,秉承祖居地的文化传统,200多年来随着华人祖先南迁大马,宗乡和宗亲会馆拔地而起,成为不同方言群和血缘群为关照乡里亲属而成立的自助与自卫性团体。在马来亚独立前,这类会馆的确为华社作出诸多贡献,早期穷困无依无靠的移民可以藉同方言和同原居地积聚的同乡互助力量,取得人脉与经济上的协助与庇护,没钱的甚至可以获得短期住宿和谋生技能上的援助。在自力更生的殖民地时代,同乡会在大的社群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他们群策群力,集资筹钱,兴办学校、庙宇及慈善活动等。同时,帮会领袖们也扮演社群的护卫者,与有利益冲突的不同方言群或私会党帮派谈判,为保护自己社群的生存作出努力。在必要时,他们也会出面跟政府谈判,为自己及同乡取得某些好处;最普遍的莫过是申请象征式地价的华人义山,为先人提供安息地。

时过境迁,国家独立63年来,会馆的原来功能已基本丧失,呈现外因和内因两项危机。外因的突发性起于独立后新形式国家的建立以及强化的政府税收制度,商业税收的增加和多样化,直接减弱了以往富豪的捐献能力。政府功能的福利健全化也取代了民间传统的多项功能,包括慈善活动。另一项外在因素就是华族子弟教育的普及化和专业化,会馆早期的互助功能已被工会、商会等组织取代。也许更关键的是,年轻人对祖居地乡情淡薄,新加入的会员不再是以求谋生为目的,只希望能在文化、乡谊、商业之间得到某些联系而已,但积极性不高。

内因来自华人社团内部的凝聚力下降和管理问题。宗乡会馆原来依靠的方言性凝聚力,也在华社中跨方言群婚姻的普遍化、家庭语言变化中出现严重的淡化。许多城市的华族年轻人已不能以流利方言与老一辈沟通,而且代沟普遍严重。从实际意义上说,以方言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地缘性会馆即将很快失去它的方言背景,它的继续存在价值就会受到质疑。

会馆管理上的问题也颇多,除名利纠纷之外,就是统筹的困难,因为大地缘或大血缘会馆和附属小会馆之间不易配合。譬如说,福建会馆就难以号召属于旗下县级会馆例如安溪、同安会馆等。黄氏总会也不易统筹地缘性的黄氏会馆,地缘性的宗亲会馆,各有各的领导山头,财力和财政来源也各不相同。除非有共同目标,否则意见纷纭,不容易统筹大局办成重大事务。说到会馆的日常运作问题,许多会所早期由会员出钱出力买下,成了该会的不动产,省下租金,有的还能出租部分产业,基本开销还能维持,但在过去30年间,会员多是领袖拉拢加入,对会务却甚少兴趣。总的来说,会馆领袖老化,理事成员关心者少,长期担任者,身心疲惫。愿意担当领袖者,得长期自掏腰包,支付一些开销。这也造成无财力者不敢承担领导。可以说,今天的绝大部分会馆基本已成联谊性质场所,主要筹办一些传统文化活动、祭祖、节日庆祝等,如此长期发展下去而不改革,势必自我淘汰或消失。中国境内的会馆便是前车之鉴。

在今天的北京,有一些早期曾经风光一时的会馆,在关闭后由国家文物保护单位评审合格,而作为历史文物保存了下来,这其中包括平阳会馆、浏阳会馆、湖广会馆、福建汀州会馆、绍兴会馆等。就说说浙江绍兴人在北京建立的绍兴会馆的遭遇吧!该会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南半截胡同7号,是1826年清朝道光年间由章学诚与数位浙江在京官员筹建。民国初年,学者蔡元培、钱玄同、鲁迅等人都曾在该会馆出入。鲁迅1912年到北京,就在绍兴会馆的简陋书屋住了7年,对收入不丰的鲁迅,算是得到很好的照顾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前,北京房屋供应紧张,破旧不堪的绍兴会馆院落挤满了超过10户人家,经济条件改善后的住户现在都已搬离,准备以文物馆面貌与公众见面。

鉴于时代的根本性变化,大马的宗乡与宗亲会馆将走向何方,是异常迫切与值得华社关注的一件大事。会馆的传统功能不再,哪它的新时代功能是什么,而它的转型又该如何推动?还有,马来西亚华人文化的传承既是既定目标,那么遍布各地城市的小会馆又该扮演怎么样的“小团结”角色,以便完成华社的“大团结”堡垒?

除了文化传承,会馆的新任务应包含配合现代化教育的需要和培训了。会馆能协助传播和承继华人先贤刻苦耐劳的精神,但这个精神必然得配合全球最新发展和针对我国的多元种族社会的需要去制订。也就是说,会馆的新照顾对象,必须从狭窄的只照顾同乡,扩展到关怀整个国家的发展、全国多个民族的发展。

其实,过去30年来大马华人的地缘和血缘性社团已经觉察到危机,有增强合作的趋势。一些跨地缘和血缘界限的华人社团组织也在扩建中,例如全国性文化、青年、宗教等方面的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马来西亚青年运动总会、马来西亚青年团结运动、马来西亚佛教总会、马来西亚道教总会等。有鉴于此,目前最迫切的改革应针对已失去传统功能的地缘和血缘性社团,以下是笔者对这两类社团的初步改革建议,作为抛砖引玉之用:

一、加强地缘和血缘性社团总会的统筹力度,分会必须与总会密切配合,达到“小团结”变大团结”目标。

二、有各类困难的小分会,可以考虑关闭或是与另一个分会合并。关闭的小分会的资产处理方案可以由小分会自己通过开会员大会解决。

三、有潜质但已关闭的分会可以考虑办成文物馆,争取政府和社会的支持。

四、地缘和血缘性社团今后的发展方针必须逐渐走向国际化、以服务整体华社和推动华社文化及经济联系为首要功能的路线。

五、在马来西亚国家体制下,地缘和血缘性社团必须以全国利益为重,促进各民族相互尊重、和谐合作。

作者 : 黄大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黄大志.政治走进了没道德原则的胡同

    2020-03-07 07:40:00

  • 黄大志.政客风云与马来人主导政府

    2020-02-29 07:50:00

  • 陈亚才:华团华教应紧贴国情·谋跨族群方案找新出路

    2020-02-22 20:05:3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