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7-01 22:00:00 2299724

丁杰隆.华人都是城市富有者?

城乡大桌
Advertisement

认为“华人都是城市占有者”、“华人都是富有”等语调,向来都是马来右翼政党用作制造敌人以达到维系和巩固政权的伎俩,而这种刻意塑造出的意识形态,或者在过往教科书中常出现的“华人住在城市、印度人住在园丘、马来人住在甘榜”的刻板印象,恰恰是由马哈迪最痛恨的西方殖民主义者开始。

已故前马大校长赛胡先阿拉达(Syed Hussein Alatas)在其经典著作《怠惰土著的迷思》(The Myth of the Lazy Native)(1977)中就质疑将马来群岛(包括菲律宾和印尼爪哇)的土著视为是“懒惰的”、“怠慢的”、“落后的”,乃是殖民者长期有系统性建构出的意识形态,借以贬损(degradation)土著以展现其殖民统治的优越感和更现代化。

今天,尽管已处在不同时代,这种刻板印象仍然长存并且嵌入在许多人的脑海里,甚至不知不觉地信服——自己的族群永远是弱势的一群、需要协助的一群。

事实上,只有华人住在城市吗?华人都是富有吗?长期在布城坐享权力的领导者,可能看不清现状。即使巡视选区,官员们也都早已“洗太平地”,看不见污垢,也就不察觉底层社会人民的真实生活。

只要国会议员敢在国会提问,要求政府提供国会各县市最新的人口统计,以及报税者和领取一马援助金者的族群和区域分布,数据摊开就可一目了然,也就不必争辩。然而,印象中,这类问题不是提早被刷掉,就是委婉略过。

伴随经济发展和快速城市化过程,马来西亚的城市化比率已达到75%。换言之,在马来西亚,高达75%的人口住在城市里。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曾在2018年指出,根据统计,在全国49个城市议会里,土著人口占多数的城市近三分二,华裔人口占多数的只有6个,分别为怡保、古晋南市、新山中区、槟岛、诗巫和梳邦再也。在吉隆坡和槟城州,土著人口也已超越华裔和印裔,这使华裔占据城市的言论不攻自破。

扶助弱势,也不能单以“城”和“乡”作为区域发展差异的切割。收入差距的不平等乃是超越地域、族群和性别。地方政府本身最清楚,就算是在繁荣的城市里,也会住有低收入群的社区,或生活品质恶劣、基建设备不足、卫生条件不佳的违建贫民窟。但是,不论是社会福利局或地方政府,都不会因为申请者的肤色而拒绝施援,或拒绝颁发小贩执照。

例如,在Wahid Murad 等人(2014)针对吉隆坡弱势社区的地方调研里,研究者选择了三个弱势最集中的社区——以华裔为主的增江北区(Jinjang Utara),印裔为主的洗都(Sentul),以及巫裔为主的拿督克拉末(Datuk Keramat),发现家庭收入低于2000令吉的华裔和印裔比列皆高于巫裔;但若以极贫而论,则巫裔比列高于非土著。

这说明了,贫穷是不分族群,就算是族群本身内部的收入差异也非常悬殊。华裔也有许多低收入户,分布在吉隆坡市中心富都、十五碑、秋杰路和甲洞一带的人民组屋或城中村,并以独居长者、低技术劳工、前非法木屋搬迁户为主。

若是真诚看待我国贫富差距续扩大的迹象,理应从如何界定需要辅助的弱势开始诊断,方能精确对症下药,而非直接以族群或地域作为切割,使扶贫政策存在盲点。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1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宋明家.检讨“原意很好,执行偏差”的扶弱政策

    2020-06-30 20:00:00

  • 宋明家.老马的歪论

    2020-06-30 08:30:00

  • 社论.敦马的“华人富有论”

    2020-06-29 20: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