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地方 > 大都会

2020-07-08 18:29:21 2303750

缘希·疫情之下的小幸福

城人小说
Advertisement

等到轮班的同事到岗,我终于可以卸下重重装备和踹口气。如果这时候可以啜饮一杯香醇咖啡是有多好啊!     

“要喝吗?”一瓶罐装咖啡出现眼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喜地抬起头。

“卫生部派我过来帮忙。”泽信神情自若地坐下,把其中一瓶罐装咖啡递给我,拉开另一瓶罐装咖啡的拉环。

“喔,真巧。”我喝口凉凉的咖啡,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咖啡品牌,但是咖啡因使我的脑神经得到数分秒的兴奋。随即我沉淀心情,感慨地说道,“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

“是啊,应该有五年了吧?”泽信把后脑倾靠墙壁,闭目养神。   

看来他也是蛮疲累……

“这场战役不容易,你要多照顾身体。加油!”我撑着困倦的身躯给泽信打气。

“你也是!好伙伴!”     

这句“好伙伴”让我怀念。

由于必须争取休息时间,于是我匆匆跟泽信道别。每当想起泽信和自己同一间医院服务,心中有股暖意,仿佛回到实习期间并肩作战的时候。我们共同经历苦读和考试的阶段,一起见证不少病患康复出院或者病重离世,这段岁月是我视为最重要的成长回忆。  

回到家,屋里剩下一盏昏暗的黄灯照着客厅,还有寂寞的时间滴答滴答走着。站在玄关把自己消毒一遍,然后在杂乱客厅间找到睡衣。我赶紧把身上的衣物撤换,以及使用消毒沐浴露彻底地把自己清理干净。

在这三个星期里,我过着紧张兮兮的日子,害怕不慎把病毒传染给宇浩。

三个星期前,宇浩开始在家作业,而我深怕把医院里隐形的病毒传染而协议让他尽量待在房间,我则睡在客厅。即使夜里接获紧急任务,我可以用最快速度从沙发上动身换装再出门。  

XXXXXX

天刚亮。我即接到紧急任务,必须马上换装出门。睡房依然静悄悄……想必宇浩还在睡觉,我没有多想便赶回医院执行任务。

“现在什么情况?”我隔着口罩问着身边同事。我看不见同事的容貌,瞄见他衣服上写着“谢泽信医生”。穿上防护衣的护士也凑过来听泽信的讲解和吩咐,然后又急忙离开。

经过半句钟急救后,病人情况稳定,我们得以松口气。由于装备有限,我们尽可能不替换,反而选择穿着闷热的装备坐在房间里稍微作息。隔着护目镜,我强忍着泪水,始终不敢倒下。泽信调皮地给我做个加油手势,拍一拍肩膀,尽在无言中。

我不禁回想往事。很多人说通常踏入医学领域的人都会挑同行作为伴侣,而偏偏我选择当厨师的宇浩。

“你这几年还过得好吗?”我不敢望向泽信,害怕泄露太多讯息。

“不错啊!我很开心能在这里见到你,证明我们都没有忘记当初毕业的誓言!”我边笑边点头。

朦胧的视线里,我好像看见当年热血青年相约要成为尽职和永不退缩的医护人员。无论多辛苦,只要有人跟自己站在同阵线守护最初的理念和目标,共同品尝不是每个人都能体验的滋味,这是不可言喻的幸福。   

直到下班后,我可以稍微放松,却也觉得空虚……我无时无刻想着与泽信并肩作战的时光。

要不是泽信始终把“我们是最好的伙伴”挂在嘴边,我大概会遗忘曾经的誓约。除了工作的誓约,还有伴侣的誓约。

要不是那天深夜感到饿了打开冰箱,我不会发现原来宇浩每天都坚持给我留晚餐,尽管我有段时间忙得忘记吃晚餐,但他依然坚持为我做着同样的事情……。

XXXXXX

隔日,我如常出门,宇浩早就站在房门前,我们相隔一段距离互视良久。

“我希望这场疫情结束后,我可以抱你一下。”他终于说话。

我抿嘴,举起拳,手作势与宇浩碰拳,就像跟泽信碰拳一样:工作是一半,家庭是一半。幸福没有十全十美,都是靠着生活里零碎的片段拼凑而成,困难则使人看清楚幸福的所在。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0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