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地方 > 大都会

2020-07-10 10:02:44 2304100

无求‧​还债

城人小说
Advertisement

看《读心》时,男主角庄重说过一句话:“夫妻的结合,只有四种关系:要么报恩,要么报仇;要么讨债,要么还债。”

或许,我就是来还债的!

负笈台湾时,追求的小伙子多如繁星,足以在门外排上半条街。可我从来没有看上眼。

也不是自己的眼界太高,只是一心在学业上,从来没有思考过男女关系。

那时候,留学是为了光宗耀祖。

顶着这么一个大光环,在台湾考获硕士后,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在美国,追求折的行列缩短了,但可供选择的对象仍然不少。曾经有几个洋小子逼得特别紧,什么把戏什么伎俩都搬出来,就是没能打动我的心。也许,没有缘分吧!

也许,缘分早就谱在月老的因缘册里,红线上辈子已经系好,就等着再次拉近。

XXXXXX

归国后,刚好遇上同学聚会。小学同学的聚会。分道扬镳18年,难得当年的副班长那么有心,那么认真去发起那个聚会。

分别18年的同学,会长出什么样子?又会在人生道路上谱出什么样的歌曲?我兴致勃勃地参加了那个聚会。

原来许多同学都带着伴侣出席,而且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聚会。

18年,不算太长的时间,但人事桃花几番新。

花了整个小时去辨认儿时的脸孔,回想当年的记忆。一颗心,激动起伏。

副班长小吕结婚了,太太是当年坐在他前面的小姑娘,夫妻二人为了这个聚会,忙得不亦乐乎。

大声公江山也带着一个女伴,介绍说是未婚妻,年内准备拉埋天窗。两人看起来挺登对。

班花秀儿依然是花样般迷人,而且增添了成熟的韵味,魅力十足。她身旁的男士,原来是她的上司,两人关系也非一般。

当年的歌王小柯,娶了班上成绩总是排在最后的王美丽。王美丽幼时并不美丽,时常被顽皮的男生冠上“美丽的丑小鸭”代号,如今却是出落得一副贵夫人模样。

看着小柯与王美丽在台上载歌载舞、幸福甜蜜的模样,脑子不自禁浮起那么一句话:女子无才便是德。

“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冷不防,一把低沉的男人声音出现在背后。

她回头,有目眩的感觉。此人是何方神圣?

“您是?”

“苏洋,当年因为弄坏体育用具,被你到老师面前告发的‘手痒痒’!”

“苏洋,手痒,手痒痒,我记得你!”

“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后悔了吧?”

“什么好后悔,我当时是班长,必须执行任务。”

“哈哈哈,我是来报仇的!”

就这样,红线把我们缠在了一起。

XXXXXX

甜美的婚姻,就如童话故事。婚后,生了苏云和苏斌。

苏斌五岁,苏洋的生意宣告失败,从此一蹶不起。

生命中太多意气风发的例子,如此自暴自弃,拒绝面对的男人,还是第一回遇见。

作为背后的女人,我责无旁贷地,帮他还了许多债务——生意上的,也包括后来许多陆陆续续的贷款融资以备东山再起。

而他,始终没有东山再起。苏斌10岁了,做父亲的情况还是没有进展。依然在计划着如何如何“赚大钱”,却是每天都在花着我的血汗钱。

这个家,我扛得几乎动不了,太累了。两份兼职,还是只能清茶淡饭。已经记不清日子是怎么流逝,除了孩子与家庭的必需开销,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尽量节省,节省,节省……

挨到苏斌18岁了,苏云21岁。孩子们都懂事了,我终于决定和苏洋离异,正式摆脱变色的命运。

孩子们还是跟着我。未来的岁月也许继续苍白,但至少,我可以自主地为策划如何走下去。

忘记是谁说过的:人生远看是喜剧,近看是悲剧。

我年轻时主演了一出出的喜剧,如今却是以悲剧收场,始料未及啊!

也许,正如我们初次邂逅时苏洋所说,他是来报仇;而我,是因此来还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1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