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专题

2020-09-10 10:55:00 2307660

【看见清洁工人/02】清洁工人不是商品 他们是国家卫生体系的背脊

焦点
Advertisement


工会于6月2日在怡保中央医院前罢工纠察,抗议资方打压工会。
工会于6月2日在怡保中央医院前罢工纠察,抗议资方打压工会。



清洁工人在卫生领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卫生关乎清洁,医生护士并不会清理医院环境。政府应该承认他们是前线人员,是国家卫生体系的背脊,吸纳他们为公务人员,公平对待他们。他们不是商品,更不能被当作包身工(Bonded Labour)。

——莎拉丝(马来西亚半岛政府医院支援服务工会执行秘书、社会主义党中委)

●报道.摄影:本刊 白慧琪
●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相信在此次冠状病毒病(Covid-19)瘟疫中,人们都认可医院清洁工人在前线的付出。除了医生、护士等医护人员,清洁工人在这期间竭力维持医院环境卫生,功不可没。然而,这些清洁工人并不享有每月600令吉的政府特别津贴。

这是制度问题,马来西亚半岛政府医院支援服务工会执行秘书莎拉丝指出,私营化政策下,清洁工人身为卫生领域的前线人员,却被排除在公务员体系外,薪资、福利不获长期保障。

目前,工会提出4大诉求:

(一)政府不该滥用定期合约(Fixed Term Contract):清洁工人与医生、护士一样,日复一日到医院服务,“只要医院还在,病人、医生还在,清洁工人也会在。”他们做的是长期工作,不该采定期合约制。

(二)重新纳入公务员体系:医院支援服务私营化之前,清洁工人为公务员,每年享有调薪、花红、公共假期和贷款便利等福利。私营化之后,合约不时更新,资深员工和新人享有同样薪资,并不公平。

(三)停止扼杀工会、骚扰工会会员。

(四)促请公司与工会展开正式对话:工会是公司与员工之间的桥梁,如果公司希望制造良好关系,应该展开正式对话。

工会罢工纠察的系列标语。
工会罢工纠察的系列标语。



莎拉丝(左)和工会工业关系调解员丹娜常常奔波各州,了解各地工会成员的困境。
莎拉丝(左)和工会工业关系调解员丹娜常常奔波各州,了解各地工会成员的困境。




行管期种种限制,打击工会士气

提及工会,莎拉丝认为又是另一个制度问题,法律条文并不利于工会。这得从工会重启的来龙去脉说起。

2016年,清洁工人组织工会时,莎拉丝到工业关系局(Jabatan Perhubungan Perusahaan)询问筹办过程。当局查询后告知,已有一个注册工会停摆多年,即马来西亚半岛政府医院支援服务工会。按照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清洁工人要重启工会,当务之急是遴选出委员会,制定工会章程。

委员会名单出炉后,依照法令,需得到公司承认。想当然耳,工会多次致函通知,时任承包商并没有承认工会。此路不通,工会需依据工业关系法令秘密投票,取得员工过半人数(50%+1人)的支持,工会即能正式成立。

当时,莎拉丝和工会成员随即半岛走透透,号召各医院清洁工人加入工会。秘密投票也是浩大工程,必须安排时间到各个医院,配合清洁工人的时间举行。虽为秘密投票,当时一些主管站在投票室外,造成清洁工人极大心理压力。

马来半岛的政府医院清洁服务被划分成北中南3区,发包给不同承包商。玻璃市、吉打、槟城和霹雳为北区4州,属于同一承包商(现任为Edgenta UEMS)。工会听取顾问律师意见,先集中北区33家政府医院清洁工人的权益。

丹娜(右二起)、莎拉丝和社党党员在6月2日罢工纠察中被捕。
丹娜(右二起)、莎拉丝和社党党员在6月2日罢工纠察中被捕。



工会提出的控诉:工会成员休息时间不得外出用餐(左起)、停止扼杀工会。
工会提出的控诉:工会成员休息时间不得外出用餐(左起)、停止扼杀工会。



从决定组织工会,到通过秘密投票正式成立工会,就已耗时2年。2019年工会投入拟订劳资集体协约(Collective Agreement)。莎拉丝说,开会商讨集体协约时,不只工会执委,每家医院的清洁工人代表也都出席,非常积极参与。

谈判多时,2019年10月23日,工会终于与时任承包商NS Medik签署劳资集体协约。工会提出43项要求,公司答应其中38项。不到3个月,清洁服务由新承包商接手。

此外,2019年7月份开始,清洁工人们就听说即将更换承包商,且新承包商并不鼓励员工参与工会。莎拉丝坦言,很多会员因此退出工会。同年底,新承包商准备接手,6名清洁工人表明“接受工作但反对合约条件”(Terima dengan bantahan),最终不被吸纳而失去工作。

2020年1月1日,Edgenta UEMS接手医院清洁服务,工会多次致函要求展开正式会面不果,因而要求工业关系局介入,唯碰上行动管制令,事务一直延宕至今。这期间,不少成员申诉受到打压,工会致函公司都不受理。有鉴于此,工会于6月2日在怡保苏丹后拜润医院(中央医院)前罢工纠察(Picket)。

行动管制期间无法跨区和跨州,工会成员之间难以联系。虽然目前网络、科技发达,人们可以视讯会议,但对清洁工人而言,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智能手机或电脑,也未必有足够网络数据。种种限制,大大打击工会士气。

马来西亚人的抗争意识其实很高

访谈尾声,问起莎拉丝,马来西亚人似乎对抗争没有多大意识。她提高声量,“其实我国的劳工抗争历史非常丰富啊!”

譬如,1962年,马来西亚铁路工人发起罢工要求增加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当时共有1万4000名工人参与行动,长达33天,政府不得不让步。1967年阿沙汉(Asahan Estate)工潮,园丘工人从马六甲阿沙汉出发前往吉隆坡,展开百里长征。

是什么原因造成劳工抗争走向低落呢?莎拉丝点出《内安法令》,那又是另一个大课题了……



延伸阅读:

【看见清洁工人/01】僱主频换  他们成了永远的“资深新人”
【看见清洁工人/03】UEM Edgenta11点声明  反驳工会指控




作者 : 白慧琪(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0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瘟疫蔓延时的你和我/01】即使疫情过去,也回不去的生活

    2020-05-28 07:00:00

  • 【MCO期间家暴不曾歇/01】外有病毒,內有暴徒 Stay Home ≠ Stay Safe

    2020-05-14 07:00:00

  • 冠病康復者抹不去的心中伤痕:谣言比病毒更可怕

    2020-04-14 08:46: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